2014年10月17日星期五

中间道路方针是汉藏的共同点




八月下旬,达赖喇嘛在德国汉堡给佛教徒讲经,听经的近万佛教徒大多是西方人,他们中有些人跟随达赖喇嘛学经已经三十多年,他们也是最早支持西藏事业的欧洲人。与此同时,八月二十六日至二十八日,几十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汉藏人士在汉堡举行了第二次“寻找共同点”藏汉会议.第一次“寻找共同点”藏汉会议是二○○九年在日内瓦举行的。我应邀出席了这两次会议.

为什么要寻找共同点?

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流亡政府的官方正式名称)非常重视这次对话,司政洛桑森格博士、外交和新闻部长德吉曲央女士、达赖喇嘛驻欧洲代表格桑坚赞先生出席了会议,并发表讲话。达赖喇嘛尊者在汉堡的最后一个活动就是接见这次藏汉会议的参加者。与会汉族代表都是非常关心国内政治状况变化的人士,对未来民主化转型的可能性和路径有不同深度的研究。德吉曲央女士则在讲话中指出,西藏问题是藏民族存亡继续、保持本身文化和民族认同的问题.过去半个世纪,汉藏民族的遭遇虽有很多重合,但是也有一些截然不同的经历.汉族有识之士更关心的是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政治演变,而藏族精英关注的是本民族文化的生存。表面看来关注焦点并无交集,那么,为什么要通过对话来寻找共同点呢?

达赖喇嘛说过,藏民族争取自身权利的事业,只有得到广大汉族民众的支持才能成功。这是从现实出发的智慧之见。达赖喇嘛从一九七四年开始思考汉藏民族的和解,在八十年代提出放弃独立诉求,只要求藏民族名副其实的自治,这就是中间道路的方针。最近几年,由于中国政府一直坚持强硬态度,歪曲污衊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部分藏人认为中间道路没有效果,转而更倾向于诉求独立。但是达赖喇嘛一再表示反对独立诉求,坚持对中间道路持乐观态度。我的理解是,达赖喇嘛的这一立场,和他对佛教中道观的认识有关.达赖喇嘛特别推崇古印度佛教那烂陀学派的理性传统,用变化的眼光来看待世间万物。中国政府对西藏问题的立场,早晚有一天要变的,因为中国政府和中国的政治制度是早晚有一天会变的。中国不会永远是今天这个样子,民主乃世界潮流,中国不可能永远处在这个潮流之外。

对于正在寻求政治改革和民主转型的汉族人士来说,西藏问题和其他边疆地区民族问题终于成为无法忽视的问题.一百三十多藏人的自焚,使得任何一个有良知的汉人无法漠视藏民族的痛苦处境。藏区和新疆非汉民族地区的人权、环境和文化毁灭问题,是当今中国境内同类问题中最野蛮、最血腥、也是封锁最严的部分,这种状态一方面是来源于中共长期的错误民族政策。另一方面,最近十几年,特别是二○○八年以来的严重和尖锐状态,是中共内部周永康等维稳、宣传、民族统战部门黑道化,以非汉民族为敌的种种野蛮政策制造出来的。在对非汉民族施行严酷“维稳”的同时,他们大肆宣传“政府对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封锁藏区历史和现状的真实情况,以此误导内地民众,制造汉族民众对非汉民族的不满,试图把非汉民族和汉民族尖锐对立起来,不仅使藏人的抗争在汉民族中难以得到理解和支持,也使中国的民主转型更加困难.这种故意制造出来的民族对立是非常危险的。中国的民主转型一旦启动,边疆民族地区的诉求将成为民主化过程中不可回避的重大议题.在中共统治下,不仅有西藏问题,还有维、回、彜、蒙等等民族问题.这些问题很可能会成为民主转型时期的“火药桶”,暴力和流血极有可能一触即发.民族问题的激化甚至可能夭折民主转型,导致更强硬的政府,甚至军人政府上台。一旦出现这样的转型失败,对各民族争取自由的事业无疑将是重大挫败。

所以,汉族人士争取的民主化,和藏族人士争取的自由事业,实际上是一个整体的不同侧重,是紧紧捆绑在一起的。民主化转型必定会以完全不同的态势启动西藏问题的解决;同样,西藏问题的任何进展,也会触动中国的整体政治体制。另一方面,民主化和西藏问题还将面临同样的危机.在未来民主化和解决西藏问题的过程中是否能做到和平、理性、有序、非暴力,需要汉藏有识之士的协同努力。为此,双方需要早作准备,这就是“寻找共同点”的意义.

向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方针靠拢

二○一四年汉堡“寻找共同点”会议与会汉族代表的背景很不相同,他们通过交流在会议期间达成了五点共识:

一、达赖喇嘛尊者创导的“中间道路”有助于汉藏民族和解,有助于藏民族和平非暴力地争取自由。

二、“中间道路”是汉藏两族互利共赢的途径。

三、“中间道路”原则有助于和平、有序、理性、非暴力地实现中国民主转型。

四、中国的民主化有助于和平解决西藏问题。

五、让中国同胞了解西藏问题的真相和“中间道路”原则非常重要,与会汉人代表愿意为此作出不懈的努力。

达赖喇嘛倡导的中间道路方针,成为会议所要寻找的共同点的基础.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道路,不仅仅是几条简单的政治主张,更非中国政府妖魔化的变相独立,而是有深刻哲理的一种政治哲学.汉族代表们认识到,“中间道路体现了达赖喇嘛尊者的大慈悲和大智慧。这项政策不仅是藏民族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争取自由的途径,是全人类解决各种冲突的新方法,也是尊者对人类政治文明的重大贡献.”以中间道路方针为基础,未来民主转型和西藏问题解决过程中的问题,就有了理性、和平与非暴力处置的方向与契机。

汉堡会议开幕前一天,中国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吴英傑通过印度媒体发出信息,透露达赖喇嘛的私人特使和中国政府的谈判“持续进行且向来顺利”,不过中国政府“只讨论他个人的未来,并非西藏的未来”。这一透露其实并不新鲜,却有可能是针对汉堡的“寻求共同点”会议,意思无非是表示,你们的共同点没用,没有意义。

然而在我看来,吴英傑的透露最明确不过地表明,第一,中国政府明白当今西藏局势的严重性,而且明白解决西藏问题非达赖喇嘛不可,所以它才会继续保持和达赖喇嘛私人特使的谈判。而且,中国政府也明白,达赖喇嘛的未来就是西藏的未来。中共是一个连国家主席和总书记都会被自己人置诸死地的党,它可曾真正关心过任何人的“个人未来”?吴英傑的说法是刻意表现强硬态度,实际不过是鸵鸟政策而已。

二○一四年汉堡会议最后明确表示,与会者支持藏人行政中央与中国政府的和谈努力。今天,也许大家仍然看得出,中国政府并无解决西藏问题的谈判诚意,但是中间道路必将得到越来越多汉人的了解、理解和支持,这对推动民族和解、促进西藏问题的解决无疑具有正面、积极的意义。

文章来源:《动向》杂志2014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