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日星期一

我相信真相的力量──《一九五九拉萨!》出版感言

用了两年时间,终於把有关一九五九年拉萨事件导致达赖喇嘛出走的《一九五九拉萨!》写完了,说不出心情是轻松一点,还是依旧压抑。这两年里,我採访了很多西藏难民,阅读了各方很多文件和回忆录。有关拉萨事件的资料和故事,能够找到的我都读过了,有些读了不止一遍两遍。那不是一种愉悦的阅读体验,因为那里面有太多的血腥和眼泪,有太多的残酷,有太多的生命丧失,有太多的人生悲凉。可是我知道我必须搜寻,必须阅读,必须採访,直到把这本书写出来。

把书稿传到台湾和香港的出版社投石问路。感谢台湾联经和香港新世纪出版社,他们立即决定出版这本书,在今年七月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前后和两岸读者见面。

理解西藏问题必须瞭解拉萨事件

我是在研究达赖喇嘛流亡生涯的过程中,产生了先写这样一本书的念头的。一九五九年的拉萨事件,是达赖喇嘛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他从中国最年轻的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难民。这个转折点,也是当今纠结难解的“西藏问题”的起因。要理解西藏问题,就必须瞭解拉萨事件。可是,我在研究和採访中发现,倘若不瞭解拉萨事件是怎样发生的,为什么发生,就无法瞭解达赖喇嘛出走的真相,也就不可能准确地理解当今西藏问题.拉萨事件不仅是以后半个世纪西藏问题的起因,也是此前十年中国和藏人居住地区一系列政治和社会动荡的结果。只有把它们联系在一起,才能看出来龙去脉.前后联系在一起,才谈得上是非曲直。

前几天,我在台湾中央电台接受採访的时候,主持人问得直接了当:既然在西藏问题上,北京和流亡藏人双方都各说各的,那么,你能够用什么来向读者证明,你讲述的拉萨事件更接近真相呢?

这正是我写作这本书的目的,我的目的是和读者一起探索拉萨事件的真相。正因为拉萨事件是中共在藏人地区搞“改革”的结果,也因为达赖喇嘛出走导致西藏流亡社会的形成和中国政府不可能摆脱的“西藏问题”,使得对西藏问题的瞭解和评价,直接影响对半个多世纪里中国政治和社会革命的评价.所以,拉萨事件的真相长期以来被有意无意地掩盖、修饰。这给查明拉萨事件真相制造了很大困难.有关拉萨事件的文件和回忆资料,非常分散,真伪混杂.相关政府部门,尤其是中共和中国政府的档案,尚未解密公开,有些文件甚至无法肯定依然保存着。当年主导中国和西藏社会变革的中共一方领导层,已经全部离开人世。有很多关键情节,也许将永远是秘密了。

探索真相永远不迟

但是,探索真相永远不迟.面对错综複杂的历史事件,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必须从探明真相着手,因为真相是我们能够理解世界,能够有信心明辨是非善恶的前提。没有真相就没有是非。我写这本书只有一个目的:重建事件,查明真相。我的能力和资源有限,只能尽我微薄的力量收集和使用了我能够找到的一切资料,特别是各方对同一事情的不同描述,比对其中的时间地点和数据,筛选出较为可信的描述。如果不同的描述无法肯定真伪,那就只能存疑,留待将来有新的资料问世。

值得庆贺的是,半个世纪前参与和经历了中国和西藏社会变革的较为年轻的一代人,如今大多还健在,包括尊者达赖喇嘛。他们都垂垂老矣。我在採访中发现,他们大多并不讳言当初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尽管很多人回忆以往是非常痛苦的。半个世纪来,没有人去问他们,他们就只能把这些痛苦经历埋藏在心里.只要你诚心诚意地去问他们,他们的回忆对於核实资料,查明事实细节是非常有利的。

当年入藏的解放军和中共干部,一定还有很多人健在。有些人出版了他们的入藏回忆录,可惜的是这些出版物都受某种固定叙述方式的约束,缺少历史研究需要的细节和客观性。今后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他们个人留下的口述历史资料,将是研究这段历史的重要事实资源。

这本《一九五九拉萨!》是我的一个小小的努力,我以此抛砖引玉,期待引出更多的人来探索汉藏关系史上这段令人不堪回首的历史的真相。此书在台港两地受到的关注和评价,超出了我的预期。我期待读者的质疑。我将非常乐意地修正此书中的错漏之处。我相信真相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