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1日星期一

假如達賴喇嘛退休




去年十月二十三日,達賴喇嘛在多倫多舉行的加拿大第二屆漢藏論壇上透露,他將向流亡政府議會正式提出完全退休。這個消息立即引起了廣泛興趣。達賴喇嘛雖然依然身體健康,精力充沛,但畢竟已是七十五歲高齡的老人。他為藏民族的生存,為促進世界和平和人類福祉奮鬥了大半個世紀,退休也在情理之中。然而,一旦達賴喇嘛退休,對西藏流亡政府的運作,以及今後的藏中談判將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呢?

  達賴喇嘛如何退休?
  雖然身為藏民族的最高政教領袖,達賴喇嘛並非「想退就退」。幾十年來,他在流亡中推動政治體制改革,改革思路中有個有趣的悖論,即達賴喇嘛是在「利用自己的權利來限制自己的權力」。因此,達賴喇嘛想要退休,必須按照一定的程序,通過議會批准才行。達賴喇嘛首先得向流亡政府議會提交議案,議會就「達賴喇嘛退休案」進行辯論,最後投票表決。如果表決沒有通過,意味著該案被議會否決,達賴喇嘛只好繼續承擔一定程度的政治責任。

  如果議會通過了「達賴喇嘛退休案」,也不是說達賴喇嘛馬上就能「撂挑子」。根據流亡政府憲章規定,達賴喇嘛退休或者圓寂之後,流亡政府將成立一個通過選舉產生的三人小組來擔任攝政,行使達賴喇嘛的部分職責。根據流亡政府的運作方式,議會每年開會兩次,本屆議會,即第十四屆議會下次開會的時間是二○一一年三月十五至二十日。三月二十日恰好是選舉日,流亡社區將選舉新任首席噶倫和議會。

  議會將於二○一一年五月底換屆,六月一日,第十五屆議會正式開始運作。首席噶倫的交接班將在兩個半月之後完成。二○一一年八月十四日,現任首席噶倫桑東仁波切正式卸任,他的繼任者開始行使首席噶倫職權。根據這個時間表,「達賴喇嘛退休案」最快將在第十四屆議會的最後一次會議期間討論。假設議會通過了該案,同意達賴喇嘛完全退休,政府和議會也得等到第十五屆議會開始運作之後,著手組建三人攝政小組來取代達賴喇嘛的那部分職責。由於議會和首席噶倫都在換屆期間,為了避免出現「權力真空」,即使第十四屆議會通過了「達賴喇嘛退休案」,他也不大可能在首席噶倫交接班期間,或在「三人攝政小組」形成之前退休。

  達賴喇嘛退休意味著什麼?
  大家普遍關心的問題是:達賴喇嘛退休,對流亡政府的運作將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沒有達賴喇嘛,流亡政府是否還能正常運作?

  西藏流亡政府可以說是一九五九年三月達賴喇嘛在逃亡路上建立的臨時政府的延續,其歷史比中國政府的歷史不過短十年而已。流亡政府「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具備一個正常政府的幾乎所有基本功能,擁有完整的教育、宗教、福利、外交等系統。西藏流亡社區的管理早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制度,迄今為止,尚未出現重大變故。從基層管理的狀態來看,這套制度應該說是行之有效的。西藏流亡社會經過五十年的實踐,已經奠定了良好基礎,新一代的政教領袖已經成長,並逐漸進入流亡社會領導層。沒有理由相信達賴喇嘛退休,流亡政府的運作將會癱瘓。

  另外,達賴喇嘛退休,對國際支持西藏運動將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前不久,我在德里參加了第六屆國際支持西藏大會,與會人員全部是民間人士,來自五大洲的五十七個國家。這些人所關心的議題包括西藏的環境、人權、文化保存等等,這些問題並不會因為達賴喇嘛的退休或者圓寂消失,因此,我不認為達賴喇嘛一旦退休,會對國際支持西藏運動產生重大影響。

  那麼,達賴喇嘛退休對曠日持久而效果不佳的藏中談判意味著什麼?在我看來,中方一直堅持的「達賴喇嘛個人問題」將不再成為理由。達賴喇嘛既已退休,自然不再存在「個人地位」問題,「達賴喇嘛的地位」也就很難再成為中方堅持的主要議題。這一因素被排除之後,藏中談判除非再度中斷,如果繼續談下去,顯然必須面對實際問題,而無法再用「達賴喇嘛的個人地位」作為搪塞。

  雖然當世達賴喇嘛在全世界的聲望如日中天,但是「達賴喇嘛」並不等於「丹增嘉措」。「達賴喇嘛」是通過「轉世」這一方式來傳承的獨特體制。理論上來說,達賴喇嘛擁有不受限制的政治權力,而且是天然的終身制。假如當世達賴喇嘛如願「光榮退休」的話,他將是西藏歷史上第一個不享有終身制的政治領袖。這一先例有可能成為定例,用來進一步限制未來達賴喇嘛們的政治權力。

  西藏政治體制的「第二次轉型」
  他退休還將意味著西藏政治體制上的「第二次轉型」完成。第一次轉型是「貴族政治」轉向「平民政治」,結束了西藏歷史上由貴族壟斷政治這一傳統。二○○八年我專訪桑東仁波切時,他告訴我,他第一次當選時,達賴喇嘛開玩笑說,他原希望藏人會選擇受過現代教育的年輕一代來擔任首席噶倫,沒想到民眾卻選了一位僧人。「原來是一個老和尚來領導,現在是兩個老和尚來領導!」達賴喇嘛退休,桑東仁波切卸任,意味著「兩個老和尚」同時退出了流亡政府的最高領導層。正如達賴喇嘛十年前所希望的那樣,下一位首席噶倫將會由一名受過現代教育的年輕一代來擔任,這不僅意味著「第二次轉型」成功,也意味著政教進一步分離。這對於西藏未來的意義不言而喻。很有可能,未來的達賴喇嘛們會像英國王室那樣,成為民族象徵,而非掌握政治實權。

  其實,即使達賴喇嘛如願以償「光榮退休」,並不意味著他從此將不問世事,在達蘭薩拉法王府裡重拾他喜愛的園藝。所謂「退休」,僅僅意味著達賴喇嘛將不再對流亡政府的任何決策發表意見。除了政治責任之外,身為宗教領袖,達賴喇嘛還負有弘法責任,以及身為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所必須承擔的促進人類和平的責任。退休並不意味著達賴喇嘛將卸下這部分責任。如果達賴喇嘛退休,他的弘法行程有可能更加繁忙。

  達賴喇嘛曾經數次提出退休,均被議會否決。西藏流亡政府第十四屆或第十五屆議會是否會祈請達賴喇嘛繼續承擔一定的政治責任,尚屬未知。正如達賴喇嘛在多倫多所說,再過幾個月會有結果。


《动向》2011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