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日星期二

丁一夫:藏區左禍何時到頭?

中共在治藏政策上的左禍表現為誇大敵情,虛報危險,製造敵人,小事化大,然後向中央要錢要權要槍炮,用天下大亂來恐嚇國家。這種左禍,何時到頭?經驗告訴我們,只有到左的一套再也混不下去的時候,才有可能右轉。 


治理西藏的幹部比賽誰更左

中共進藏以後治藏政策的第一個重大轉變發生在1955年底。後來遭到整肅的范明將軍晚年在香港出版了一本回憶錄《西藏內部之爭》,講述了這一重大轉變前後,中共西藏工委中西南派和西北派之間的「內部之爭」。這一內鬥的結果是西北派的范明失利,兩年後更以反黨集團的罪名進了監獄。但是,對於這次內鬥,范明至死也不認為是自己錯了,他的回憶錄就是要在蓋棺之前為自己做一番辯白。他的這番辯白顯然有人不服,於是西北派方面,一直在西藏工作到離休的張向明也出版了一本回憶錄《張向明55年西藏工作實錄》,就那次內鬥給出了另外一個版本。

不管哪個版本更接近真實,更符合主義,當代藏史學界得知的是,55年底中共內部的這場爭鬥,結果是最高層決定在四省藏區堅決搞「民改」,而且是立足於「打」,準備「大打」的暴力型社會改造,從1956年春天到1962年秋天,在整個藏區引發了一場流血和死亡的大災難。


這場內鬥的另一個結果就是,治理西藏的中共幹部,西南派和西北派互不買賬,都認為自己是對的,這兩派鬥爭一直延續到現在。而在以後的幾十年裡,治藏幹部證明自己比同志們更正確的辦法,就是把自己的思路和言論調整得比別人更左。

如今西藏和四省藏區局勢如此緊張的根本原因,如果細細往上追溯,就可以看出這幾十年來左禍在西藏的危害。

中共內部鬥爭有趨左的先天性格

在中共歷史上,左和右的路線鬥爭從來也沒有消停過。中國的大學生有一門必修課叫中共黨史,學生們就要背歷史上幾十次路線鬥爭,不僅要記住人名和年代,還要記住哪次是反左,哪次是反右。那是令學生最痛苦也最厭惡的課程。按理說,中央的正確路線是「既要反左,又要反右」,但是中共從蘇聯學習和繼承了一套詞彙,也早早形成了同樣的政治心理,左意味著革命,是正確的符號,只有極左,才是正確得過了頭,需要反對,所以反「左」這個詞彙裡,「左」字上是要加引號的,表示反的不是真正的革命的布爾什維克的「左」,而是形左實右;而右就從根子上不好,意味著反動,意味著幾乎就是階級敵人,所以反右的右字上是不需要加引號的。對於中共的幹部,左的錯誤是分寸問題,右的錯誤卻是本質問題。於是,中共幹部的內部之爭就有趨左的先天性格。


1955年底發生在中共高層和治藏幹部中的這場內部之爭,結果也是一樣。表面上看,是左得出奇的范明將軍和他的西北派失利,比較理性的西南派佔了上風,可是范明將軍的回憶錄裡告訴我們,毛澤東其實是同意范明將軍的,范明的失寵是人事鬥爭的結果。幾年後西南派也遭到了整肅,其中第一任中共駐藏代表張經武將軍的遭遇比范明更慘。而毛澤東等最高決策層在這場內部之爭後作出的決定,就是1956年開始左得不能再左的對藏強硬政策,完全改變了他自己在入藏初定下的「謹慎」的政策方針。


中共是依靠地下活動和武裝鬥爭而執政的,「對敵鬥爭」的需要決定了中共對外的鬥爭策略,也決定了內部的組織和紀律,所謂路線鬥爭。在每次內鬥之後,重新佔上風的,多半是比以前更左,而不會比以前更右,因為右的幹部容易受到攻擊,容易被淘汰而出局。這就是中共歷來是極左比較得勢的原因,也因此而形成了中共幹部趨左的性格。


左禍必壞事這一天早晚會到來

所以,縱觀中共的執政史,就是一部左棍橫行、左禍不斷的歷史。內鬥的結果是左派得勢,緊跟著就是左禍貽害。這部方向盤往左的龐大機器只有一個問題,左禍的胡作非為不可避免地會把事情幹砸,總有混不下去的一天。就像文革,到了後期已經是天怒人怨,國家到了「崩潰的邊緣」,全國各地家家戶戶都受害,到了人人都無法忍受的地步了。這時候毛澤東的自然死亡立即就引發了全國範圍的齊步往右轉,這就是隨後的撥亂反正,包括在胡耀邦和趙紫陽主導下治藏政策的糾偏。中共承認了「民改」和「平叛」中的擴大化,調整了藏區的幹部,改變了一系列政策。在八十年代前期,藏區出現了希望。在1984年的第二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上,中共元老們齊齊出席,總的共識就是反左,在西藏工作上堅決糾正左的錯誤。

可惜的是,到八十年代末,當制度改革遇到瓶頸,中共又發生了一輪「內部之爭」,內鬥的結果是又一次右派失勢,通過內鬥把別人打下去才上得了台的新領導們,只有舉起「對敵鬥爭」的旗號才能鞏固他們的權力地位,不左是不行的。

在治藏政策上就表現為誇大敵情,虛報危險,製造敵人,小事化大,然後向中央要錢要權要槍炮,用天下大亂來恐嚇國家。

這就是最近二十年又一次貽害藏區的左禍。細數最近幾屆西藏黨委書記,他們一個個在意識形態上左得出奇是一點也不奇怪的。他們執掌治藏大權,是黨內鬥爭的結果和延續,他們如果不左就根本上不去。所以這二十年他們把藏區弄得危機四伏,他們卻只會越來越左,一個比一個更左。


藏區左禍,何時到頭?經驗告訴我們,只有到左的一套再也混不下去的時候,才有可能右轉。從2009年開始的藏人自焚事件,如此慘烈,外界有人以為人類史上罕見的一百多人自焚會促使中共重新檢討治藏政策,如今事實證明,中共的左派思維裡沒有人性和人道考量,只要左的政策還混得下去,再多人的自焚對它也不起作用。那麼,甚麼時候是左的政策混不下去的時候了呢?


也是經驗告訴我們,那只有當災難將降臨到所有人頭上的時候。左禍必壞事,這一天早晚會到來。

——原載《動向》雜誌2013年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