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0日星期日

“鼓励通婚”──走到末路的“治藏策”

中国政府又有新的“治藏策”了。六月二十日,法制网的“高层动态”发佈了一条新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一天前主持召开“民族通婚家庭座谈会”。报道说,这位现任驻藏大臣在会上强调,“民族通婚是西藏开展反对分裂斗争的坚强保障,西藏各方面要创新思路和形式,积极鼓励民族通婚,要根据国家相关政策规定,紧密结合西藏实际,制订出台各民族通婚的优惠政策。”朝廷钦差大员召开这么一个怪异的会议,把异族通婚提高到那样一个严肃的政治高度,确实耐人寻味。

中共治藏步入无计可施的末路

中共治藏半个多世纪,藏区局势越来越紧张,一百三十多藏人的自焚抗议,让所有关於“和谐社会”和“中国梦”的说辞都显得虚伪。陈全国接替强硬派张庆黎担任中央驻藏大员后,除了有更多的军警在拉萨巡逻,军警们更加戎装迷彩耀武扬威之外,拿不出一点新招来。现在好不容易想出个新招,竟然是政府出台“优惠政策”来鼓励不同民族的成员通婚!这说明中共的治藏官员们实在是挤乾脑汁了。

这个座谈会特地召集了藏汉、回藏、苗汉、蒙藏、回汉等十九户“民族通婚家庭代表”,其实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别的都是陪衬,真正的目的是鼓励汉藏通婚。其他几个民族和汉族相比本来就人口不多,在西藏更少,人家生活在同一地区,产生了感情,想要结婚自然就会结婚,何需自治区党委书记来鼓励?这一招还说明,中共以“支藏”为名将内地干部大规模地送进西藏,在西藏实行军队屯垦等等“反分裂”的策略效果不彰。

青藏高原是个神奇的地方。它的全部神奇之处就建立在一个简单事实上:有“世界屋脊”之称的高海拔。在高海拔环境下,只有数千年生活在该地的藏民族和他们的犛牛、羊群、藏獒等完全适应了高海拔的高寒缺氧环境。正是这样的独特环境保护了历史上的西藏王国免於周边民族的佔领和殖民。外人来过,最终都走了。旧西藏的僧俗相信,外人来了总归是要走的,不用打,他们也要走的,因为他们生活不了这样的高海拔。当代医学研究发现,藏民族适应高海拔环境的能力和他们的遗传基因有关,是天生的。

赤裸裸的种族主义

但是,共产党是意志决定论者,相信“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这也体现在中共“治藏政策”上,而其“治藏之策”说到底就是在文化上搞“民族融合”:一方面强制进行汉文教育,另一方面压制藏文化。改革开放后,西藏市场向全国开放,大批内地商贩进入西藏,内地各省市点对点地在西藏大搞基建,圣城拉萨的面貌迅速内地化。青藏铁路通车,公路路况改善后,西藏成为内地汉人旅游的热点.这一切,使得汉文化在西藏的强势明显提升,藏文化有沦为次文化的危险.

但是,陈全国书记现在大概发现了:第一,汉人在西藏仍然待不住;第二,藏人依然是藏人,中央以达赖喇嘛为敌,等於与全体藏人为敌,就凭这一点藏人就不认同你。

汉人在西藏待不住的原因是古老的,长期在西藏生活无可逃避高海拔的影响。想赚钱或者想在官场高升的人或许可以到拉萨或日喀则“支藏”做几年生意,但紮根西藏的人却很有限。就连陈书记本人想必也不会从此紮根西藏,亲自充当“反分裂中最坚强的保障”。只要藏民族存在,中共眼里的西藏就永远是一条没有锚的船,一不小心就会飘走。

终於,中共发现,有一些汉人是例外,他们在西藏紮下根来了,那就是和藏人通婚的汉人。陈全国说:“你们这些兄弟民族通婚的家庭都希望我们社会幸福安定,是我们开展反分裂斗争中最坚强的保障”。前一句话说得不错,不同民族通婚的家庭最不喜见民族冲突,后一句话泄露出驻藏大臣的心机:用通婚来强化统治,通过混血来消灭藏民族。陈书记的如意算盘是:“民族婚姻”的后代(俗称“团结族”)会认同汉族,“团结族”的后代再来“民族婚姻”,血统一点点淡化,几代之后青藏高原就没有藏人了,藏民族就被“融合”,从此可以彻底解决“西藏问题”了。这是赤裸裸的种族主义.

不过,陈书记要是有点头脑就会知道,这一招是行不通的。

“团结族”也有民族认同

在不同民族区域相连的地方,历来就有不同民族的人混合生活,也历来就有异族通婚的现象。各个民族的集体意识中,都有保持本民族血统和文化纯洁性的动机,也都难免人类个体通过生活接触达成自然而然的通婚。在这方面,政治的强行介入是罕见的,而且多半不是好事情。如今陈全国宣称“要在全社会形成鼓励通婚、支持通婚的浓厚氛围,使通婚家庭政治上有地位、经济上得实惠、社会上受尊重,有光荣感、自豪感、幸福感”,听上去不仅怪异,而且明言要靠这样的通婚家庭来担当“反分裂斗争中最坚强保障”,也太想当然地一厢情愿了。

其实,汉藏通婚的所谓“团结族”在四省藏区历来就有,而且相当普遍,我就认识很多民族通婚家庭或者和此类家庭有亲戚关系的人。尤其是历史上汉藏交界地区的城镇,海拔较低,历来有汉藏民混合生活,很多藏人有部分汉人血统,或者有汉族的家庭成员.城镇上的藏人很多会说汉话,会使用汉语,甚至有汉名。这样的家庭里,更多了一份对文化多元的瞭解和理解,在语言和社会交流技能上具有先天的优势,我所认识的“团结族”藏人,大多会讲两种以上的语言。但是,陈书记指望“团结族”来进行“反分裂斗争”,那是无知才会说出这样的笑话来。要知道,“民族婚姻”家庭的人也是普通的人,而普通人都有天生良知,都有天生的正义感。“团结族”并非没有民族认同,他们更能理解文化多元,更倾向於民族平等,更理解民族之间没有平等就没有团结,他们的民族主义意识会跟着他们的正义感走。在如今藏民族受压制、中共以达赖喇嘛为敌的形势下,“团结族”会更同情藏人,更亲近达赖喇嘛。

我所认识的“团结族”藏人,只有前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的藏人领事符合陈书记“反分裂斗争坚强保障”的期望。而我还认识不少汉藏“团结族”,他们无一例外地认为自己是藏人。他们多数是佛教徒,关心藏民族的命运与未来,亲近和支持达赖喇嘛。

我不知道以后将出台怎样的“优惠异族通婚”的政策,怎样使“民族通婚”者“政治上有地位、经济上得实惠”,但我敢肯定,多一个汉藏通婚,就会多一个同情藏人、追随达赖喇嘛的汉人。

原载《动向》2014年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