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3日星期日

達賴喇嘛談西藏文化




--香港「明報月刊」專訪 2007.11.7

李江琳採訪,翻譯)
2007年11月7日,達蘭薩拉

李江琳:從我的理解來看,西藏文化目前受到雙重挑戰。一方面是中國政府的壓制,另一方面是現代化。西藏不再是封閉的西藏,她現在面向世界。我採訪過的年輕人會說英語,漢語和藏語。他們看香港電視長大。在這樣的現實之下,您認為現在藏人的文化認同是什麼?
達賴喇嘛:通常我告訴西藏的年輕一代,沒有現代教育,我們無法成為有用的人,或者說,我們無法有效地工作,以保護我們的文化和我們的信仰,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即保護環境。因此,現代教育是至關重要的。現代教育還應該在不同的領域中有所專長。 這方面西藏人應當掌握得越多越好。

然而,只是具備現代教育,一個人如果只有良好的西方教育或者現代教育,對西藏價值,西藏傳統,或者說西藏的傳統教育,即主要來自於佛教的理念,佛教觀念以及佛教知識沒有完全的瞭解,那只是半個藏人。因此,現代教育,加上對藏傳佛教,或者佛教文化有完全的理解,那才是完整的藏人。

李江琳:您剛才提到“西藏價值”。我正想向您請教這一點。您認為什麼是西藏文明的核心價值?
達賴喇嘛:西藏文明的核心價值,我認為是自信,還有更加慈悲的心態。當然,作為人類,有時候我們會打架爭吵,那是很自然的,但是我們具有更為慈悲的心態,. 包括對動物,對其他的生命形式,更加慈悲。由於自信,以及更為慈悲的心態,當我們經歷比較艱難的階段時,我們較少憤怒,較少沮喪。我們能夠保持起碼的內心平靜。我認為這就是“西藏價值”。

李江琳:身為佛教徒,我很難理解這樣一個事實。上千年來,西藏人民虔信佛教。一個懷有慈悲心的人民,卻不得不經歷如此巨大的苦難。能否請您從佛教的觀念來解釋,我應該如何理解這點?
達賴喇嘛:佛教,印度古老的宗教之一,本質上是一個無神的宗教。我們相信因果律,原因和結果。因此,西藏所經歷的一切,是她自身的因。然而,因果律還有一個因素,就是條件。原因與條件。我們的苦難,特別是我這一代所經歷的大量苦難,當然主要是由於我們過去的業力。那是主要原因。

不過,我這一代人所造的業,並不一定是作為西藏人的造業,而是在其他星球或者世界其他地方造過業,由於因果律,在同一時間裏出生在同一地方。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再說條件。西藏民族,我認為,在不同的問題上,不時犯下錯誤。一些最富裕的人並沒有誠心實意地將他們的信仰付諸實踐。那是一個條件。另一個條件:粗心大意。

粗心大意,疏忽。舉例說,第13世達賴喇嘛,我想,對現代教育的重要性有所關注。可是,在他之後,沒有人對此有興趣。那就是疏忽。有些時候,我認為,出於無知,負有責任的人乾脆是寧願處於完全封閉的狀態。這樣做據說是為了保護我們自己的文化和信仰,為此他們寧願保持封閉。這些都是出於無知。並不一定是出於負面動機或者有意疏忽,而是出於無知。

李江琳:我們怎樣去糾正那些錯誤呢?
達賴喇嘛:一個方法是,我們一到印度,那是1959年4月,第二年的4月,也就是1960年4月,我們就開始建立學校,現代學校,(進行)現代教育。接下來的幾年中,我們把主要精力和我們的那一點錢都集中在建立學校,而不是建立寺院。那就是一個糾正。

年輕一代的藏人,特別是來自西藏的,對佛教所知甚少。還有生長在印度以及其他國家,包括美國,瑞士或者加拿大的西藏年輕一代,他們缺少佛教知識。事實上,過去整個西藏佛教社會僅僅滿足於少數祈禱詞,背誦一些經文,我們漢族的佛教徒也是這樣,念誦“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或者是某種財物捐獻就夠了,對什麼是真正的佛教,佛教實踐和佛教理念並沒有很多知識。

因此,我常常告訴大家,包括藏人,我們的漢族佛教兄弟姐妹,還有韓國佛教徒以及整個佛教社會,所有信仰佛教的人們,我們現在處在21世紀,我們應該成為 21世紀的佛教徒。也就是說,成為一個對佛法對當今之世,在個人層面,社區層面,以及全球層面的價值有充分瞭解的佛教徒。瞭解了這一點,並且付諸實施,那就是21世紀的佛教徒。

很多時候,我們遵從佛教僅僅因為“我們的父母是佛教徒,所以我也是佛教徒”。這是一種簡單的方法,簡單的思路。因此,為了成為完整的藏人,在早期階段,也就是你所說的“生存階段”,我們非常關注教育。在“重建階段”也是如此。你瞧,我們的主要努力是朝那個方向的。現在,到了我們更多地關注傳統價值觀教育,即主要建立在佛教文化或者說佛教觀念教育的時候。因此我們更多地關注學習和推廣佛教知識。我們現在正是這樣做的。這是一種方式,一種矯枉。

李江琳:那是一種矯枉。也就是說,我們改變了原因,結果也就會隨之改變。謝謝您。我的下一個問題是:您認為西藏文化能夠為中國人民提供些什麼?
達賴喇嘛:我認為,總的來說,中國是個佛教國家。我們看到很多很多的佛教寺廟。事實上,佛教進入西藏至少400年之前,在中國已經很繁榮了。因此我一向把中國佛教的兄弟姐妹們當作大哥,我們是小弟。從佛教的角度來看,孔夫子的一些觀念,比如尊敬老人,尊敬父母,和諧,這些也都是佛教的概念。據我所知,毛澤東的父母和蔣介石的父母都是佛教徒。他們兩人都來自佛教家庭。

我也聽說了,傳媒界人士或者我的朋友們有時候會告訴我這些事,我聽說已經有大約1百萬中國人對藏傳佛教表現出真誠的興趣。

作為一個佛教國家,在最近幾十年中,中國出現了很大的損害。事實上,我看,在中國大陸,所有的文化遺產,包括孔夫子的學說,都遭到很大的破壞。其後果就是人們失去了精神,失去了人生意義,因此他們只注意錢,怎樣去賺錢,僅此而已。這就帶來許多不健康的東西。剝削。窮人,弱者,農民,或者農民子女到城鎮或大都市找工作,有時候雇主會剝削他們。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這種事情是不可想像的!因?缺少道德,還有腐敗。

這些都是因為失去了人類的基本價值,只是想著錢,錢,錢,錢,不管用什麼方式去弄錢。剝削,賄賂,腐敗。 因此,就連最嚴厲的共產主義體制,集權體制,在錢的問題上,似乎也失敗了。

因此,對你這個問題的回答是:轉變只能來自於內心,找到人類精神和人生意義,那種不健康的狀況就會改變。因此,我感到,我們藏傳佛教能夠幫助無數失去了遠景,失去了精神的中國青年。我是這樣看的。

李江琳:謝謝。 我的下一個問題恰好與此有關:為什麼是藏傳佛教?沒錯,藏傳佛教現在在中國很流行。我有一些朋友就在修藏傳佛教。您認?藏傳佛教為何會有獨特的吸引力?
達賴喇嘛:我想有兩個方面。 一方面是,人們僅僅是出於好奇,也就是說,好玩,新奇。對一些中國人來說,藏傳佛教很新奇。西藏是個新奇神秘的地方,因此西藏的宗教也有點兒神秘。那是一個原因。那不是嚴肅認真的。

是,還有另一個方面,更嚴肅認真的。那些對宗教懷有疑問的人,他們不滿足於簡單的信仰,他們要做更深入的研究。西方有些很聰明理智的人士,這些人通常對信仰是比較猶疑保守的,現在他們對藏傳佛教表示興趣。包括一些受人尊重的科學家,他們對藏傳佛教表現出非常認真的興趣。

我通常把藏傳佛教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佛教科學。

李江琳:佛教科學?
達賴喇嘛:佛教科學。第二個部分:佛教哲學,或者說佛教觀念。第三部分:佛教實踐。一些受人尊重的科學家已經開始與我們進行對話,主要是在佛教科學這個領域,一定程度上也在佛教哲學領域。至於他們是否進行佛教修行,那是個人的事。作為科學家,他們確實對佛教科學和佛教哲學懷有真誠的興趣。

李江琳:您所說的佛教科學具體指的是什麼?我知道佛教哲學和佛教實踐,但是從未聽說佛教科學這個概念。
達賴喇嘛:佛教科學是對事實的真實 (truth of reality) 解釋。什麼是事實?它有兩個層面:外部的事實,包括身體,身體的部分,分子,基因, 還有物理,天文,物理中的原子,誇克,量子物理等等,這些都是物質世界的事實。然而,還有一個層面是精神,或者說是意識和情感。現代科學對物質世界的研究相當先進,相當深入。佛教科學與現代科學相比,在這方面很落後。因此,你看,學習一些有關物質世界的現代科學是很有意義的。

同樣,關於人的心性,人的情感,在這些領域中,西方科學還在起步階段。與佛教心理學相比,西方心理學所知有限。佛教心理學要深入得多。現在,心理學家和醫學家已經發現,情感對於我們的健康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 還有疾病的預防,因此他們對人的情感更加關注。在他們自己的領域裏,資訊非常有限,因此他們轉向佛教有關情感,如何應對不同情感的資訊。一些科學家開始進行試驗。他們已經做出了一些確定的,積極的結果。這些與佛教無關,他們只是想要理解現實,理解什麼是現實 。

在此基礎上的佛教哲學是說,我們的心性具有轉化的可能, 由於事實(Reality)是如此這般的,而我們的有些理解卻是無知,或者扭曲的。因此,在很多情況下,扭曲的理解造成不合理的步驟,而不合理的步驟則會帶來災難。所以,要想達成合理的步驟,我們應該瞭解事實。

事實顯現出許多不同的層面。佛教創造了一些特別的哲學概念:事實的完整狀況應該是如此這般的,這些是佛教哲學。由於我們的情感有轉換的可能,因此值得去做冥想,或者自律,那就是佛教的修行。

現在,在西藏的年輕人裏面,批評佛教的人在增加。

李江琳:為什麼?
達賴喇嘛:我認為是因為沮喪,同時也因為對佛教的理念缺乏瞭解。另外,我想,以前由於無知,西藏的領袖以及喇嘛們在宗教領域投入太多精力,完全忽略了我們的民族利益。那是主要原因,他們把目前的狀況歸罪於那些。

李江琳:我向我採訪過的年輕人一個共同問題。您是西藏文化的核心,也是西藏文化的象徵。我們說到藏傳佛教,西藏文化,西藏歷史等等,都會提到您。年輕人也是如此。他們對我說,他們會無條件地跟從您,服從您的任何指示。假如您今天說:“拿起槍去戰鬥!”那些年輕人對我說:“我會第一個衝鋒陷陣。”可是在您之後呢?在您之後,統合西藏人民以及西藏文化的力量將會是什麼?
達賴喇嘛:嗯……這麼說吧,我出生於1935年,西藏文明已經延續幾千年,藏傳佛教也已經上千年了。我自己就來自于那個傳統。在目前的困難狀態下,面對反對西藏文明和西藏信仰的強大勢力,很多西藏人不得不找一個他們能夠依賴的人。正因如此,我成為西藏信仰和西藏文明的象徵。在我之後,當然,幾年內會有倒退。然而,僅就信仰而言,所有教派和傳統中,薩迦,噶舉,格魯,寧瑪,苯,潛在的年青一代領袖,他們的年齡大約在20,30,正在成長。我常常告訴他們:“在我之後,你們將是及其重要的一代。”因此,我不認為會有很大的損害。

李江琳:可是……
達賴喇嘛:在政治領域,我們已經有了民選領袖。每5年我們有一次選舉。人民現在完全可以依靠他們自己的意願了。如果年青一代保持自信,不失去希望,不失去自信,不放任情感,總得說來,運用理性,再者,如果他們真的遵從我的忠告,我已經很清楚地表示過:在我之後,下一代應該走這條路,諸如此類。這點我已經很清楚地表明瞭。所以,我並不很擔心。

李江琳:可是,我採訪過的年輕人,他們都很擔心,非常擔心。他們覺得前途渺茫。有些人對我說:“我不願意去想這事。”有的人說:“在那之後,我們就完了,我們沒希望了。”還有人告訴我:“我想我會開始使用暴力。” 只有一個人抱有積極的想法。您對此有何看法?
達賴喇嘛:我遇到過一些從西藏來的人。他們是黨員,中共黨員。他們是共產主義者,但是他們對我有百分之百的信仰。他們的意見是:只要達賴喇嘛在世,他們願意服從達賴喇嘛的意願,但是達賴喇嘛之後,他們要另找出路,包括使用暴力。我直接聽到過這話。你也聽到了這樣的表述。這確實令人憂慮。如果出現暴力,藏人將會受苦,會遭受極大的苦難。而且西藏問題,我認為,將會變成更為長期的問題。會出現大量殺戳,大量苦難,西藏問題將會出現倒退,延長幾十年。

李江琳:這是政治層面。我們還有文化層面。誰將會成為……
達賴喇嘛:我剛才提到過那些年青一代的領袖……目前,統合性的領袖,此刻當然是由我充當。在我之後,也許要等一段時間。但是,他們最終將會找到能夠代表所有的傳統,並為所有不同傳統的信徒尊敬的人。我想這種局面終將會出現。

李江琳:現在正是一個關鍵時期。西藏不再封閉。年輕人面臨很多誘惑。
達賴喇嘛:是的,你已經看到了。

李江琳:在這樣的時期,如果沒有一個強有力的精神領袖……您認為年青一代……
達賴喇嘛:我認為這取決於教育,精神教育。當然,使用現代設備但是不失去自己的內在價值觀是很正確,也很有用的。這一點,我認為取決於教育。

李江琳:您對未來具有充分的信心。
達賴喇嘛:一點不錯。

李江琳:西藏信仰與西藏文明的未來……
達賴喇嘛:這點也取決於中國本身的狀況。如果中國大陸變得更加精神化,更加能夠接受新思想,社會更加開放,那麼,西藏的信仰,西藏的文化,也就能夠生存下去。如果西藏方面沒有領袖人物,中國方面繼續保留獨裁制度,沒有言論自由,沒有表達的自由,同時到處都是腐敗……現在已經有很多漢人定居西藏,腐敗也蔓延到西藏的藏人。為了得到現金,一些藏人開辦養雞場。傳統上西藏人中當然也有從事屠宰業的人,但是人們通常很不願意屠宰某些動物。現在,出於那種急於賺錢的心理,一些農民已經開始辦養魚場。對於西藏社會的慈悲觀念,這是一個損害因素。

李江琳:那種狀況是否也可以被看作是現代化的負面?西藏現在對世界開放,人們看到了外部世界是多麼富裕。他們也想生活好一點。在此過程中,他們失去了傳統。中國就是這樣。怎樣才能防止這樣的事情在西藏發生?
達賴喇嘛:你知道,改變衣服,髮式,這些並不重要。

李江琳:是的。但是價值觀,西藏的價值觀……
達賴喇嘛: 通常我們是有所區分的。西藏的有些文化遺產是社會體制或者經濟體制造成的。這些將會改變,沒有必要保留。時代變了,你也得變。生活方式將會改變。但是西藏文化的另外一個類別,正如我剛才提到過的,更多的自信,更多的慈悲,這些事實上大有益處。因此,如果我們教育大家,如果我們恰當地加以介紹,人們會明白,這些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是有用的,特別是當我們度過困難經歷的時候。我想,這些比較容易,或者說有理由去保留,而且能夠保留。

轉自明報月刊2008年5月號

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100&sid=9be15cb6e16afe3c1c8793ce5c6d8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