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8日星期一

RFI:李江琳分析洛桑森格向大法官宣誓的意义


 7月26日,西藏流亡政府宣布,新当选的首席部长洛桑森格将在8月8日的就职仪式中向首席大法官宣誓,届时达赖喇嘛也会出席仪式并发表重要演说。挪威西藏之声在发布这一消息时指达赖喇嘛把政治与行政权力移交给第一位民选行政长官,是西藏历史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因此这一仪式非常特别和重要。在美国的西藏历史研究者李江琳认为,洛桑森格向大法官宣誓,比达赖喇嘛出席仪式更值得关注,因为它象征着在未来的流亡藏人社区里,权力的世俗化和法律高于宗教。
 
早在5月底第十四屆西藏流亡议会换届之际,达赖喇嘛最后一次行使自己的政治权力,签署了西藏流亡政府宪法修正案,把他的职权交给下一任首席部长洛桑森格。修正案明文规定,当选的内阁首席部长和各部部长在最高法院大法官面前宣誓就职,新当选的西藏人民议会议员在西藏人民议会议长面前宣誓就职。此条文显示在流亡藏人政体的历史转变中,最高法院大法官将担当新的角色,并由此形成藏人新的政治传统。
 
7月26日,西藏流亡政府外交与新闻部秘书丹曾平措表示,历届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都是在达赖喇嘛尊者座前宣誓就职的,宣誓地点也在尊者宫殿,而这次宣誓地点则选在大乘经院广场。在今年初达赖喇嘛决心放弃政治权力之后,新的首席部长就职仪式会有什么变化,一直为人们所关注,李江琳强调这不是为了满足好奇心,而是因为现在达兰萨拉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未来西藏进行预演。
 
李江琳认为流亡藏人摒弃了英国的君主立宪,而选择了美国的政治体系,同时保留了首席噶伦这一传统。在传统的西藏官员体系中,同一级别的官员一僧一俗,僧官的地位高于后者,而流亡藏人最重大的改革是政治走向世俗化和官员民选。
 
在修宪前的流亡藏人政治架构中,达赖喇嘛高居最高法院、噶厦内阁和人民议会之上。流亡议会曾请求达赖喇嘛借鉴英国女王制,担任西藏国家领袖,被他拒绝。达赖喇嘛向《第二次西藏全国大会》四百多名与会者明确表态:“应该结束国王或女王制,特别是宗教与政治必须要分离,我反对中共说一套做一套的做法,我相信真实、诚恳和透明。”
 
李江琳相信达赖喇嘛非常熟悉各种政治体制,但最终选择让西藏人民承担责任,让藏人的民选政府适应在没有他的情况下运作,达赖喇嘛的选择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她说:“达赖喇嘛不可能被复制,因为时代不一样了,第14世达赖喇嘛的时代,造就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他的时代不会再出现,他的经历和威望都不可能被复制。下一世达赖喇嘛弄不好会在境外成长,对境内情况说不定没有任何了解,我们无法预想他会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要他承担一个民族的重任,谁也不知道他的能力和威望如何。所以,与其让一个人来决定一个民族的命运,当然不如让一群人来决定更安全。”

这次被宪法修正案推向前台的大法官,早在1992年就已经存在于流亡藏人社区,当年3月11日正式成立的流亡西藏最高法院,由一名大法官和两名法官组成。当时,大法官由达赖喇嘛提名后经西藏人民议会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再由达赖喇嘛以国家元首名义予以任命。

现任的大法官是阿旺培杰,尽管他领着流亡藏人最高的薪水,但由于地处他人国土,以前更多地是一个象征性人物,工作仅是仲裁一些流亡藏人的内部问题,这次达赖喇嘛从政治上退休,提升了他的政治地位。

http://goo.gl/5XM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