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1日星期四

北明:行者當歸——讀洛桑僧格就職演說漢譯文


 那些漢字的排列和組合……是自由獨立的國語環境和國族氛圍,是中國曾經與西方民主世界平等對話和并駕齊驅的基石。俱往矣!而今,借中國當局類似日本侵華的犯藏之迫,只有藏語表達的價值和精神與我們民國時期的輝煌相照映,只有藏人的自由意志與我們歷史上沉重的光榮相媲美。



行者當歸

——讀洛桑僧格就職演說漢譯文

北明


        慚愧。
   上個世紀是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世紀,但是上個世紀最後十年,是人類歷史上最輝煌的十年:自從1989年中國敲響了世界自由之鐘而倒下,奴役制度開始接二連三地在世界各地垮台,和平不流血地垮台——東歐和蘇聯,極權主義解體;南非,種族隔離制度解體;拉美,軍政府統治解體後的國家,出現尋求和平未來的新契機。現在,在中國眼皮底下,流亡西藏安置好了他們的諾亞方舟,安頓好了他們的本土文化,秉持他們那位全世界矚目的精神領袖的傳承,又一次站在了起跑線上。
        在這道起跑線的後面,是深造於世界一流學府的書卷氣、涵泳西方文明典章的歷史感,鍥而不捨追求自由的意志。
       我相信世界已經感到這個西藏真力瀰滿,底氣十足。它卻不是初生牛犢,而是飽經苦難、屢受挫折、身背重負,哪怕倒下一百次,也要一百零一次站起來的男子漢。它也是一手搖動轉經輪,一手托起聯合國人權憲章、美國獨立宣言和柏拉圖理想國的現代文明人。


1:北美時間201187日宣誓就職的西藏民選首任首席部長洛桑僧格
Lobsang Sangay),是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和高級研究員,生于印度,1992年曾当选為主張西藏獨立的組織“西藏青年会”的常委。他在2011425日接受BBC記者採訪時表示:無論誰當選噶倫赤巴(首席部長),在解決西藏問題上必須認同並執行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政策。

        我更想說的是,這些由藏語翻譯成的漢語文字,由於所述內容與中國壓迫直接相關,由於源自於中國這個巨大的背景,由於出自自由西藏新任最高官員而代表西藏,讀來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它的境界、語感,它所顯示的思維方式、所表達的思想和所標榜的價值,與中國報紙上、電視裡、廣播中、公開出版物中的全然不同:它是被中國壓力催生的逆子,因而與中國官方新華語體毫無共同之處。儘管如此、唯其如此,恰恰如此,它的價值表述和自由訴求,讀之令人感到親切、熟悉、似曾相識。

“今天,我在此发愿,去发扬光大我们先辈们留下的伟大遗产。……持之以恒,直到西藏最终重建自由……。”
“我们的民主选举显示了,西藏的统一是建立在普世民主价值观上的,并以其为推动力。它超越了地区、教派、性别、族裔、信仰和代际的差异。”
“尽管在西藏悲剧重重,我们仍然向全世界、尤其我们的华人朋友阐明,我们继续坚持非暴力原则。我们与中国和汉人并无仇恨,而是尊敬待之。……我们将继续追随“中间道路” 的政策,寻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内实现西藏名副其实的自治。……这是一个藏汉双赢的提议。”
“……中国道德的力量却裹足不前。道德力量是不可能在市场上购得,也无法用军力来充实的。它只能赢得。只要西藏人还在受压迫,……对中国的尊重就会丧失。”
“为西藏今日的困境寻得持久的解决方案将是二十一世纪最有意义的大事之一,因为它必将加固我们的信心,相信人类建设世界和平、非暴力和全人类自由的能力。”
“我需要你们的支持、能量、和才能,一起顶天立地、迈向自由。让我们不要忘记,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我们为自由奋斗或会赢得正义,或会遭遇失败;西藏或会从世界地图上再现,或会完全消失;西藏人作为民族可能会存活下来,或称为博物馆的一件展品。藏人的坚毅和自豪、智慧和意志、勇气和献身,都会得到真正的检验。”
“当我活着,我就会矢志为自由而战。”
  “这是我们的向往。这是我们的奋斗。这是我们的梦想。六百万藏人秉着统一、创新、自助的原则,胜利就会属于我们。”

  語言是思維的工具、文化的表徵,沒有恰當的語言,思維將廢置,文化將不存;語言的心靈的翅膀、理性和情感的載體,沒有語言,心靈將寂寞沉睡,理性和感情將在朦朧中不知所終。漢語原來可以如此朝氣蓬勃、正大光明,能夠如此從容不迫地表達希望和憂慮、發出呼籲和請求、訴說夢想和祝福!這些語言構成的動力不只有五十年的苦難,也有五十年不間斷地對地球上先進文明的接納和融匯。洛桑僧格(Lobsang Sangay)博士的譯為漢語的就職演講辭證明,中國的漢語原本具有高貴、莊嚴、堂皇的本性,唯其表達的是黃鐘大呂而非瓦釜雷鳴,就可以莊嚴宇宙,造化萬物,讓天雨粟,使鬼夜哭。
  這篇演講辭的語境本該是中國作為一個文明大國的語境。慚愧“我國”泱泱,至大至尊,六十年不能產生這樣的文明語言和陽光文字!我們已經失去了與天地萬物溝通的浩然正氣,失去了只有高貴的文字才能表達的高貴心靈。
想起了蔣中正先生關于抗戰的一系列文告和宣言:

“我常覺得,我們要應付國難,首先要認識自己國家的地位。我們是弱國,對自己國家力量要有忠實估計,國家為進行建設,絕對的需要和平。過去數年中,不惜委曲忍痛,對外保持和平,既是此理。” 
“因為我們是弱國,又因為擁護和平是我們的國策,所以不可求戰;我們固然是一個弱國,但不能不保持我們民族的生命,不能不負起祖宗先民所遺留給我們歷史上的責任,所以到了必不得已時,我們不能不應戰。至於戰爭即開之後,則因為我們是弱國,再沒有妥協的機會,如果放棄尺寸土地與主權,便是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那時便只有拼民族的生命,求我們最後的勝利。
“和平未到絕望,絕不放棄和平;犧牲未到最后關頭,亦絕不輕言犧牲”。
“最后關頭一到,我們只有犧牲到底,抗戰到底,……若是彷徨不安,妄想茍安,便會陷民族於萬劫不復之地。”
“如果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  
縱使戰至一槍一兵,中國也絕不停止抗戰”。
 “……與其屈服而亡,不如戰敗而亡。”
“全體將士應以五事自勉:1,要有犧牲到底的決心。2,要有最後勝利的信心。3,要運用智能自動抗戰。4,要軍民團結親愛精誠。5,要堅守陣地有進無退。”
“要之,吾人此次(抗戰——引者)非僅為中國,實為世界而奮斗。非僅為領土與主權,實為公法與正義而奮斗。”

  國家滅頂在即,弱對日本外侮和壓倒性的軍事強勢,那些目不暇接的文告、談話、宣言、聲明、軍令,那些漢字的排列和組合,表達自由獨立精神鏗鏘有力、宣示浩然正氣悲慨莊嚴。它所體現的是中國傳統文明譜系孕育的精神,它是自由獨立的國語環境和國族氛圍,是中國曾經與西方民主世界平等對話和并駕齊驅的基石。
  俱往矣!
而今,借當局類似日本侵華的犯藏之舉,只有藏語表達的價值和精神與我們民國時期的輝煌相照映,只有藏人的自由意志與我們歷史上沉重的光榮相媲美。
  慚愧吧,同胞們:一個被中國當政者壓迫半個世紀的民族,就在我們的眼前站立起來了。
雖然他們的家園被殖民,工作機會被剝奪,語言被同化、資源被剝奪,生活被蠶食,信仰被禁止,自由被踐踏,但是他們沒有倒下。正如當年我們在日本鐵蹄下寧愿“戰敗而亡”,絕不“屈服而亡”。中國自毀傳統文化,接納西方文明之糟粕,用了半個多世紀,倒退了兩百年。與之相反,藏人用了半個世紀的時間,奔跑了兩百年的距離,趕上了世界上發達國家的精神文明水準,保留了自己的傳統,接納了西方文化精粹。他們的新生不是象徵性的,是實體式的:從茲,這個曾經於世無爭的邊緣民族,不僅走向了世界,而且站在了世界文明起跑線上。他們贏得的世界的尊敬跟我們獲得的世界的畏懼一樣多。
順便指出:在達蘭薩拉举行的流亡西藏新任首席部長宣誓就職典禮上,洛桑僧格是先後使用藏語和英語兩種語言發表自己的就職演說的。這是一個有意味的形式:藏語世界與英語世界聯袂,再度显示了传统西藏與现代西方之间的良缘,顯示了西藏價值與普世價值的聯姻,而意識形態化的中文語境——中國官方新華語——在這個世界沒有位置,它淡出了正统西藏世界。


2:飽讀西方法學經典的洛桑僧格博士(左)穿上了藏袍!這位新任首席部長
於印度時間201188999秒在達蘭薩拉宣誓就職。他發誓要努力使達賴喇嘛回到西藏,並指出:“尊者達賴喇嘛下放政治權力,並非完全給擔任首席噶倫的我,而是給所有的西藏人民。在尊者不卷入政務後,他對人民的信任和信心以及過去五十年間建立起來的民主制度
能否獨立生存繁榮將經受挑戰。這是對我們每一個人的考驗。”

  行者當歸!如果說西藏十四世達賴喇嘛用五十年時間,打造了保存西藏文化宗教火種的諾亞方舟,安頓了十五萬流亡藏人,凝聚升華了流亡西藏的生命活力;那么新任西藏領袖準備好了五十年、甚至更久的時間(參見亞洲時報在線採訪http://yyyyiiii.blogspot.com/2011/08/blog-post_08.html :對西藏流亡首席部長的考驗開始“Test begins for new Tibetan PM in exile,誓將這遠離家鄉的諾亞方舟駛回雪域高原,帶領史詩般崛起的流亡西藏“開啟另一個史詩般的偉大歷程”:“從佛法住所印度達蘭薩拉邁向雪域佛國的圣城拉薩”,回歸屬于他們的聖地。這不啻是“西藏流亡政府”工作重心的轉變,這也是這個契而不舍,堅毅隱忍的民族內修佛法、外爭自由的自我變法和使命更新。
  流亡西藏顯然意識到自己任重道遠,“團結同心”被提上議事日程。這確是一個真正的考驗,一個需要時間來打分的課題。
一個腐敗透頂、荒謬絕倫的帝國,無論多麼年輕多麼強大,歷史期待的是一位類似羅慕盧斯式的大帝,以便促其解體,而一個從奴役中爭自由的民族,無論多麼古老多麼弱小,歷史期待的是一位類似摩西般的先知,以便重建家園。現在,重建了家園的流亡西藏惦記內地數百萬日益漢化的同胞和自己耶路撒冷般的聖城拉薩,他們盼望一朝回歸故土,在那日益隳頹之地復興自己的文化傳統,自由而有尊嚴地生活並與漢人和睦相處。艱難在於,他們的對手遠非當年甘地面對的大英帝國,中華紅色帝國既無現代文明觀念,又無惻隱之心,甚至不懂殖民之道這一人類的前塵影事!有鑑於此,西藏需要的是一位大帝加先知般的“雙頭鷹”:內聖外王、性命雙修、宗教情懷和貴族精神並置。
       據查看佛曆,流亡西藏首席民选部长的就职典礼之日是的蓮花生大師的誕辰日。蓮花生大師是印度高僧和智者,與西藏有不解之緣:公元850年他將佛教密宗傳入西藏,並創立藏傳佛教,有“第二佛陀”之譽。洛桑僧格在接受亞洲時報採訪時說,他的就職典禮日與蓮花生大師誕辰重合,純屬巧合。無疑,對於西藏這個佛教民族而言,這個巧合是一個不期而至的吉兆。而在那一日的典禮儀式上,當印度的時鐘指向九時九分九秒的一刻,這位前哈佛法學博士和哈佛高級研究員、流亡藏人行政中央首位、民選、新任的首席部長洛桑僧格莊嚴宣誓,用他四十三歲的肩膀,扛起流亡西藏的使命。洛桑僧格告訴人們:“‘九’是藏人的吉祥數字”,他沒忘記接著說,對“中國人也同樣”。謝謝接下來的這“六字箴言”,中國已經發展為大腦瘀血、心肌梗塞的畸形巨獸,如果說,西藏價值是西藏之福,那麼西藏之福肯定是清理肌體,恢復健康的中國之福。
        “就職儀式非常壯觀,優美,多次被掌聲打斷。我們在現場深深地被藏人的熱烈反應所打動……”,這是前去參加這次就職儀式的韓連潮兄從到當地發回來的感言。雖然穿越半個地球,這只言片語足夠我們想像藏人世界的氣象。
  作為同情西藏苦難、尊戴西藏成就、認同西藏價值的漢人,我盼望藏人行政中央新當選的噶倫赤巴洛桑森格全面繼承達賴喇嘛政治、道德、精神遺產,愿他扛在肩上的西藏自由事業如其所願,蒙佛國眾神佑護,順利前行。

                                                                                                            2011810
美國維吉尼亞,酷暑中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August 10, 2011

 关键词: 洛桑僧格 就職演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