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3日星期六

噶倫赤巴在《西藏民主日》五十一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全文


今天,是我們慶祝西藏實施民主五十一週年的大日子。而在這個偉大的時刻裡,我們慶祝人類對於自由的共同渴望;在此,向世界各地的藏人同胞們, 特別向生活在被中共佔領之西藏境内的兄弟姐妹們獻上誠摰的問候!
也向我們最尊敬的領袖達賴喇嘛尊者獻上我真心誠意的感謝!因為尊者推動西藏社會實行民主的遠見,我才能在此完全致力於實現民主的承諾。首先,很高興地擁有達賴喇嘛尊者這樣一位真正的民主主義者,以及寬宏大量的領導者。尊者逐步引領西藏走向公平和民主;尊者來自於一個不起眼的農民家庭,成長期間結識了布達拉宮的清潔人員、廚師和看門人;然而,這些人卻傳達許多西藏民間的生活狀況,成為各種信息的來源。接任國家領導人的兩年之後,也就是在1952年時,尊者組織改革委員會,推動民主改革,其中包括免除貧乏的農民和貧困的藏人所需負擔的繁重稅收。不幸的是,中國軍隊入侵、佔領,打亂了已規畫好的工作,進而解散了改革委員會。
我想分享一下在1995年我自己親身的體驗,因為尊者的厚愛;在我們將要啟程赴美留學之前,連同其他的學生,我們有幸獲尊者的接見。當我被引見時,尊者提起我在西藏評論(Tibetan Review)發表的一篇文章,標題是《人權與亞洲價值》,讓我感到非常的驚訝及無比的榮幸,尊者竟然注意到一個普通且不起眼的藏人所發表的一篇文章;然而,我知道無數的人都有過類似的經驗。
西藏的民主歷程,早在1952年時初試啼聲,然後在1959年,隨著尊者離開西藏進入流亡之後,繼續在印度臻至成熟。而當世界各地群起反殖民主義運動、建立新民主國家時,第一步就是在菩提伽耶成立西藏人民議會;196025日,所有藏人領導在菩提伽耶堅定地宣誓服從統一的領導。 1960629日,尊者在達爾豪西公路附近向參與印度基礎建設的西藏工作人員,分享西藏民主的願景,發表感人肺腑的談話。對於失去家園、家人的流亡藏人而言,每個人都背負著非常痛苦的經歷;而這些為印度建設努力的流亡藏人,在難民營臨時搭建的帳篷之中,見證他們年輕、26歲的領導人說著西藏民主,不分老少,許多人都被感動的情緒淹沒而哭泣。
流亡藏人選舉(實際上是已經過選擇的人選)人民議會議員,全體人民議會議員並在196092日召開第一次會議,於是將92日定為西藏民主日。為了選舉各區的代表,從錫金到馬納里沿途上的西藏道路工人,以舉手方式提名候選人。當選的代表,週末時攜帶滿滿的文件,在(距大乘法苑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下,履行他們在議會的職務。早在1963年時,當一些民主先進國家尚沒有女性議員的時候,西藏就有女性的委員當選人。 1976年,也產生了苯教的代表。
仿照印度憲法,在1963年通過了西藏憲章,達賴喇嘛尊者堅持認為,憲法應規定包括他自己在內的彈劾權,可在違背人民意願時執行。 1970年,西藏青年會成立,並於1984年,西藏婦女會重新在流亡復興;這兩個組織在培養領導人方面,均發揮了重要的作用,著重在非宗派主義、非地方主義及全民的團結一致。
隨著蘇聯的瓦解、柏林圍牆的倒塌及「第三波」民主化在世界各地迅速地漫延,於是在90年代初期,西藏社會進行更多的民主改革。當世界各地的改革聲浪四起,中共政府卻在天安門屠殺勇於追求民主的中國人民。1991年,藏人憲章 – 藏人行政中央(CTA)最高管理職權 – 由西藏人民議會正式起草,並表決通過。西藏人民議會職權擴大,並且具備憲法所賦予遴選噶廈的權力。西藏人民議會的程序和功能,類似於印度的議會制度,只是更具有紀律,組織更加完善,也更具效能。
新千禧年,當全球目睹東歐的顏色革命時,西藏民主繼續蓬勃發展。歷經藏人流亡憲章的一項修正案後,在2001年,第一次經由選舉產生噶倫赤巴,藏人行政中央的行政首長。顙東仁波切以超過80%的選票在大選中勝出,此後也為西藏人民奉獻了令人敬佩的領導力。
10年後的20113月,發生阿拉伯春天、反政府革命運動,並且有些領導人仍在猛烈地以暴力對抗訴求改革的人民;達賴喇嘛尊者毅然決定在噶倫赤巴及議會大選前10天宣布,卸下政治權力的決定;尊者表達出交出政治和行政權力的強烈願望,並宣布「移交權力給予正式當選的領導人」。即便是擔任國家名義元首,達賴喇嘛尊者亦堅拒議會和人民溫情的慰留。
重要的是,我們要知道達賴喇嘛尊者作出的重大決定,恰好與全球主要的發展趨勢相符。現在回想起來,很顯然的是,尊者的決定並未被這些事態的發展牽動。相反的,尊者藉著這些事件的發生,即使人民有所抗拒,加速了流亡後的民主改革腳步。尊者每項主要決策的時機:60年代的彈劾條款,80年代建立尊者本身與噶廈之間的領導者地位,新千禧年代直接選舉噶倫赤巴;尊者的步伐,每一步都是那麼的精彩、輝煌。卸下政治權力的時機非常特別,尊者的決定,讓2011年噶倫赤巴大選的結果更偉大---完成了在西藏歷史上最大、最全面的民主選舉。
而今年初完成的選舉,足以證明西藏民主不僅逐步臻至成熟,並且非常具備活力。歷史性的選舉,吸引來自30個國家、數量空前的藏人參與,特別是青年學子們。藉由到寺院祈求大選成功,境內西藏人民也展現出他們對於大選的濃厚興趣和團結,不時地關切選舉的發展,當選舉結果揭曉時,施放煙火慶祝。噶倫赤巴大選,三位最後的參選人在七個定居點舉辦的辯論會上,歷經相當激烈的辯論。而議會選舉的結果,產生了百分之五十的新議員,其中包括許多婦女和新到的西藏難民。大選的圓滿成功,賦予我們境內的藏人同胞無窮的希望,並且向北京政府發出強烈的信息,西藏運動增添許多的新動力。
尊者的寬厚和民主價值觀,在噶倫赤巴宣誓就職上的談話中再次展現。尊者改變西藏重要的歷史,更重要的是,達賴喇嘛承傳了369年的政治權力,合法地移交給民選的西藏領導人;「當我年輕的時候,從當時的執政者達札仁波切手中接受了西藏的政治權責。今天在此,我將六十年前,從西藏傳統制度的執政者達札仁波切手中接受的政治權責,移交給透過現代民主選舉產生的執政-洛桑森格博士... ... 以我個人來說,今天是我人生中『長久掛懷於心中之願望』的實現……。」轉交了1751年七世達賴喇嘛的印壐給當前的噶倫赤巴,一個平凡、毫不起眼,生長在難民安置點的藏人,真實地展現出西藏領導人永續的合法性和象徵。
同胞們!輝煌的歷史和西藏民族領袖將會永遠延續下去。
今天,我們新生的民主,是流亡社會建立健全民主和管理制度的成功典範;但也因為我們的所在國印度政府及其人民的慷慨協助之下,才能成辦。其實我們的民主經驗已引起其他流亡者、難民社區和民運學生的重視。藏人行政中央及我們一些非政府組織,不斷地與他人分享我們實施民主50年的經驗,並且邀請大家踴躍地探討、研究我們的民主進程。話雖如此,但我們的民主尚且未能夠完善,所以必須更加努力地讓我們的民主更臻成熟與壯大。
我可以肯定地說,我們身處流亡的民主管理制度,遠遠優於受中共殖民統治的西藏。境內藏人生活在專制政權的惡劣條件下,我們流亡藏人享受著民主的豐碩果實。而西藏自治區(TAR)每任的黨委書記從來不是由藏人擔任,北京政權按自己的需要派遣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我們身處在民主世界,而中國並非這個民主世界的一份子。噶倫赤巴是西藏人民的合法代表,而中共統治西藏既不民主,也不合法。不接受普世的自由價值,中國永遠無法成為合法的超級大國。在此,呼籲中國當局尊重西藏人民和中國人民的人權與自由。
最後在此說明,尊者卸下政治權力,並非完全給擔任首席噶倫的我,而是給所有的西藏人民。現在是我們證明我們可以自立自強、獨立生存的時候了,甚至也是和我們的新責任一起茁壯成長的時候。我們要積極參與民主進程,確保我們的領導人,時時刻刻勇於承擔責任,堅持真正的民主精神。
我當選為噶倫赤巴,是新一代藏人的信心投票。因此,年輕一代期許,能夠在新的奉獻精神和信念下共同努力。我們必須不辜負尊者的期望,實現我們父母的夢想,返回到我們在西藏的家園。我們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但必須保持樂觀的態度。我們必須著重在追求境內不分男女老幼一致支持的神聖事業,他們為了保護西藏的身份認同和尊嚴,勇敢地犧牲性命。與我們強如雄偉的珠穆朗瑪的西藏精神和力量同在,鑒於我們的祖先還沒受過現代教育,也不諳城府,但靠著獻身和同心,經過不懈的努力,他們成功幫助十三世達賴喇嘛回到家園的經驗,我們必須更加努力,實現讓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的諾言。
親愛的境內藏人兄弟姐妹們!許多流亡藏人從來沒有見過西藏,但西藏永存我們的心和靈魂之中。決心、奉獻和佛法都站在我們這邊,我們將確保我們這一代人能夠脫離我們父母無法返回西藏的遺憾。在此重申我至深的信念,我們的指導原則,團結、創新與自力更生,將確保自由復興、藏人重聚,以及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
願西藏勝利!
噶廈
201192
(原稿为英文,如有出入以英文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