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7日星期二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1940年2月22日,第十四达赖喇嘛在拉萨布达拉宫举行坐床典礼。根据一个流传甚广的传说,这个典礼是时任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奉政府之命,专程转道印度到拉萨,亲自主持的。吴忠信“主持达赖喇嘛坐床典礼”,被认为是“国民政府收回西藏主权”之举。

为了证明确有其事,还有一张吴忠信跟幼年达赖喇嘛的合影传世,据说是吴忠信“主持典礼”时拍的。那张合影十分古怪,显然是在一个非正式场合,照片上的达赖喇嘛对“中央大员”吴忠信皱着眉,满脸的不耐烦;“主持典礼”的吴忠信居然是侧面,怎么看也不像是在主持一个庄重的仪式。


这张长久以来一直被宣传为“吴忠信主持达赖喇嘛坐床典礼”的照片,
终于还原了历史的部分真实:这张照片是吴忠信在罗布林卡
非正式见达赖喇嘛时的合影,而非"主持达赖喇嘛坐床典礼”的照片


  达赖喇嘛是西藏政教领袖,但是,他的坐床典礼首先是一个宗教性质的典礼。既不懂藏语,又不懂宗教仪轨的“中央大员”去主持一个重大宗教仪式,就像某国派一名部长去主持新教皇加冕仪式一样不合逻辑。而且,关于吴忠信专程去拉萨“主持达赖坐床仪式”的说法流传了70年,却没有丝毫细节。达赖喇嘛的坐床典礼是怎样进行的?吴忠信在整个过程中做了什么?说了什么?热衷于传播这个故事的人,并未给出任何细节。

  13世达赖喇嘛圆寂之后,国民政府以“致祭”为名,派黄慕松前往拉萨,试图重新建立与西藏政府的联系。热振担任摄政后,中央政府册封他为“护国禅师”。十三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在青海湟中寻获后,吴忠信即提议派人去拉萨主持金瓶掣签,并主持坐床典礼,以此宣示主权。但是,吴忠信到达西藏晚了一步,他于1940115到达拉萨,而灵童早已到达,并已于19391124日在大昭寺剃度,西藏人民会议已经正式宣布确认他为13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金瓶掣签显然已经无法进行了。

 吴忠信到达拉萨后,曾要求举行金瓶掣签仪式,但遭到藏方强烈反对。于是,他提出要有一个程序,以示达赖喇嘛的确认经过了“中央认可”。藏方表示同意让吴忠信正式拜见十四世达赖喇嘛,吴忠信不同意正式拜见,因为那样一来就意味着他见到的是早已确认的达赖喇嘛了。最后藏方同意让吴忠信礼节性拜访灵童。于是就有了后来的“由中央确认14世达赖喇嘛”一说。

  达赖喇嘛的坐床典礼于1940222日在布达拉宫举行。代表团成员之一,当时在场的朱少逸,在日记中详细记述了典礼过程:

   “灵儿升座后,热振起立向之行三叩首礼,司伦及三噶伦亦继热振[i]起立,向灵儿叩首,五人共立殿之中央,时热振戴黄僧帽,披黄缎僧衣,其装束又与平时不同,左右各有一喇嘛扶之,高声诵经,司伦噶伦等在旁恭立,全场寂静无哗,诵约半小时,一堪布(灵儿随身堪布)以黄缎绣成之轮回图一幅递热振,热振持之,复诵经约十余分钟,由另一堪布接去,挂灵儿面前桌上;据云图名金刚多尔济[ii],寓长寿不变之意。嗣有堪布以尖顶黄缎僧帽一顶递热振,热振捧之又诵经约十余分钟,由总堪布接去,谨戴灵儿顶上,盖系加冕之意,黄冠乃法冠也;自此以后,灵儿始得正式称达赖,于是热振率各寺著名活佛,司伦噶伦等,依次向达赖献哈达,次吴委员长率全体随员依次献哈达,再次,四品以下僧俗藏官献哈达五供礼品等物,辨经师于献礼进行中开始辨论,直至献礼完毕,辩论终止。”(《朱少逸:《拉萨见闻记》7980)

     接下来是舞蹈、献茶三轮,然后吃饭。吃的是“油拌米饭”和煮熟的羊肉,朱少逸“福薄不能下咽”,把他那份羊肉转赠坐在他旁边的翻译,对方连连道谢,郑重其事地用手帕包起来揣进怀里。饭后,达赖喇嘛“乃自以红绫条结成护身符,交一堪布,持赠吴氏,佩之胸际”,然后进行典礼的最后一项活动“抢面饼”,以表吉祥。“于是此轰动一时之第十四辈达赖坐床典礼,圆满结束矣”。达赖喇嘛离去后,“吴氏亦随员回寓,时已下午一时,前后计费八小时之久”(《朱少逸:《拉萨见闻记》81页》。

从描述中可见,在长达八小时的仪式中,自始至终压根儿就没吴忠信的事儿。如果有人在主持的话,主持者显然是摄政热振仁波切,而不是吴忠信。就连向正式“加冕”之后的达赖喇嘛献哈达,他这位“中央大员”还是排在热振仁波切和噶伦们之后。他最大的成就,是在达赖喇嘛座下争取到了一个孤零零的座位。他认为这个坐位的位置是清朝“安班”坐过的,意味着国民政府承继了前清在西藏的地位。他也许没想到,在藏人心目中,他们与清朝皇帝的关系是“供施关系”,而非他认为的主权关系。

这是朱少逸绘制的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座位图。正中1是达赖喇嘛的法座,他的左边2是他的经师,3是他的父母,4是吴忠信,5是热振仁波切
坐床典礼的当天,吴忠信给蒋介石发了一份秘密电报,陈述自己代表国民政府收回了“三十年脱缰之马” 。很明显,他夸大了自己在达赖喇嘛坐床仪式中的作用。事实上,他根本什么也没做,既没有发言,也没有司仪,只是作为不请自到的客人,参加了观礼而已。

这是1940年2月22日吴忠信发给蒋介石的秘电。台湾国史馆的“蒋介石总统文物”档案,
简称“蒋档”,只能抄不能复印。这是我从原件上抄录的全文。 

   



[i] 当时的西藏摄政热振仁波切。
[ii]  应为金刚多杰,即乃穹,达赖喇嘛的护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