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8日星期二

達賴喇嘛聲明遏阻中共操控藏傳佛教


二○一一年九月二十二至二十四日,藏傳佛教四大教派及苯教的宗教領袖在達蘭薩拉召開第十一屆宗教會議。會議參加者均為各教派法王和高僧,可說是最高級別的宗教領袖會議。會議作出的決議對各教派內部,以及藏傳佛教和苯教的發展具有重大意義。本屆會議出席者包括噶舉派法王十七世噶瑪巴、薩迦派法王達赤仁波切、格魯派法台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等二十七位宗教領袖,並首次有來自拉達克和俄羅斯卡爾梅克的高僧參加。

   九月二十四日,達賴喇嘛尊者就他的轉世問題首次發表公開聲明。由此看來,達賴喇嘛轉世一事可能是該屆會議的議題之一。尊者在會後發表聲明,顯示有關事宜在宗教領袖會議上取得了共識。尊者的聲明是在他卸去政治職責後,首次以宗教領袖身份,對他未來的轉世問題發表聲明。因此,聲明立即引起各方關注。本文謹就尊者的聲明談談個人感想。

  達賴喇嘛轉世是宗教事務

  在傳統西藏體制中,達賴喇嘛雖是僧人,但同時擔任西藏最高政教領袖,因此,傳統上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尋訪過程,政教兩方面都會參與。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圓寂後,熱振仁波切擔任攝政期間,主持尋訪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尋訪到靈童後,熱振仁波切依據傳統,向西藏民眾會議報告轉世靈童尋訪的經過,介紹靈童認證的情況,然後由民眾會議通過。不久前,達賴喇嘛正式宣佈卸下政治職責,意味著延續三百多年、以達賴喇嘛擔任政教領袖為特徵的傳統政治制度結束。從此,未來的達賴喇嘛只能是宗教領袖。

  達賴喇嘛在聲明中再次表示,達賴喇嘛轉世制度是否延續,首先將由「各宗派領袖、藏族民眾和相關信眾」決定,而不是由未來的政府決定;如果宗教領袖和信眾要求延續此一制度時,尋訪轉世的責任將由「達賴喇嘛噶丹頗章基金會的董事會」來承擔。這個基金會相當於達賴喇嘛的「拉讓」,即高階僧侶的私人管理機構。在流亡期間,尊者對他的「拉讓」進行了改革,成立了一個基金會,在董事會的監督下運作。達賴喇嘛宣佈將由該董事會負責尋訪靈童,而非按照傳統方式,由擁有最高政治權力的攝政來負責。但是,具體的尋訪過程,則將遵循傳統的、符合佛法和宗教儀軌的方式來進行。換言之,西藏民主政府首腦將不再參與尋訪達賴喇嘛轉世靈童的過程。達賴喇嘛的轉世,將被限制在宗教範疇之內。

  我相信這是尊者經過深思熟慮後的決定。如果說他交出政治權利,意味著從此杜絕了宗教對政治的控制,避免宗教勢力為其利益來操縱政治事務;那麼,轉世靈童尋訪方式由達賴喇嘛的「拉讓」董事會負責,則意味著杜絕了政治對宗教事務的控制,避免政治勢力為其利益而操縱宗教。如此一來,政治與宗教各自形成不同的「換屆」體系,在制度層面上保證宗教不能操縱政治,政治也不能操縱宗教的局面,由此實現政教徹底分離,確保各自的純正性。不久前的首席噶倫選舉,顯示政治制度的變革得到民眾支持;這次宗教會議後發表的聲明,顯示宗教制度上的變革得到了宗教領袖們的支持。

  無論從政治還是從宗教角度來說,這都是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改革,將之視為一場「革命」亦毫不為過。

  對全球信眾的開示

  既然達賴喇嘛的轉世屬於宗教事務,那麼這件事就必須符合佛法,用佛教術語來說,它必須「如理如法」。宗教領袖的合法性,並非來自於外部政治勢力的支持或反對,而是取決於信眾是否接受。晚清時代,十三世達賴喇嘛曾兩度被清廷「削除」稱號,但信眾並未因此背棄他。同樣,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流亡五十二年,中國政府極力對他妖魔化,亦未動搖信眾對他的信仰。在遍及全球的各民族、各人種的信眾心目中,他作為根本上師的地位毫不因之受損。

  然而,在中國這樣一黨專制的體制下,政治勢力勢必會對宗教事務加以操控。二○○七年七月十八日,中國國家宗教局發佈第五號「國家宗教事務局令」,即《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表明了將以政治勢力對「轉世」這一宗教事務進行控制。達賴喇嘛的「九‧二四聲明」被認為是對上述法令的正式回應。然而,應該注意的是:尊者的聲明不是針對國家宗教局的《活佛轉世管理辦法》,而是以佛教金剛乘最高領袖的身份,對全球弟子的開示。正如聲明的開頭所說,該聲明是「持金剛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釋迦比丘丹增嘉措」對「境內外西藏人民、信奉藏傳佛教之僧俗民眾,以及與西藏和藏人有關的所有世間眾生」所發表的聲明,而非對中國國家宗教局發表的聲明。理由很簡單:作為藏傳佛教最高領袖的達賴喇嘛是否轉世、如何轉世,是上師與信眾之間的事,與非信仰者和世俗政權毫無關係。

  尊者在聲明中就轉世的佛法依據、轉世制度的傳承和方法作出詳細說明,澄清了「金瓶掣籤制度」的來源,說明該項制度源於政治勢力對宗教的操控,並非藏傳佛教的傳統儀軌。也就是說,雖然歷史上一度存在過用抽籤來決定靈童人選的方式,但這並無佛法依據,即便能夠公正實施,最多也只是一種占卜方式而已。

  中共「維護傳統」的悖論

  近年來,在一九五八年和文革期間,兩度大規模全面摧毀西藏文化傳統的中共,突然變成了西藏傳統的維護者。這使其掉進一個悖論:他們所要維護的,恰恰是已經被他們摧毀,如今早已不復存在的傳統。且不說以唯物主義為理論基礎的政黨公然控制宗教事務是多麼荒謬,就務實層面來說,中共若要嚴格按照當年尋訪十三世達賴喇嘛轉世靈童的傳統方式來尋訪未來的達賴喇嘛轉世靈童,就得恢復一九五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廢除的西藏噶廈政府;在十四世達賴喇嘛圓寂後,按照傳統,民眾會議將指定一位攝政,由該攝政主持靈童尋訪事宜。回不到這個傳統的話,中共所謂「維護傳統」,也不過是以政治干涉宗教的另類「政教合一」而已。

  達賴喇嘛在聲明中已經指示全球信眾,對於包括中國政府在內的任何政治權威,處於政治需要選出的靈童,「誰也不需認可和信仰其孩童」。





原載《動向》雜誌2011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