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8日星期三

一位国内青年有关西藏问题的对话


转帖者按:前几天,有一位境内的汉人青年发给我他与某人讨论西藏的对话。他将自己的话稍加整理,发给我看。征得他的同意,我将此文转发。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屏蔽文中出现的人名,改了几个明显的错别字,其他完全保持原状。

---------------------------------------------


XXX, 你好,昨天和你聊了西藏问题,后来太晚了,我困死了,所以没再说下去。今天我觉得还想再说说这些。为什么要谈论它呢?因为我发现现在西藏问题已经是中国目前最大的火药桶问题了。所有关心国家命运的年轻人,都应该对它有所了解,意识到问题出在何方。希望你先不要把我当成藏独支持者。我仅仅是对某些事情有一稍深入的了解而已。我怀疑这个世界上是否有真正的藏独分子(即坚持想建立一个和中国、印度有同等的国家地位的西藏国的人),很多对抗中国政府的藏人,他们仅仅是想对抗一些不合理的政策而已。

你说他们甚至于会敌视想要帮助他们的人这句话让我内心万分惭愧。我现在也在怀疑,汉人对藏人所做的一切,是否真正算是帮助?比如说,藏人的信仰再愚昧,活佛们也不会去强迫藏人儿子揭发父亲、弟弟揭发哥哥。但是来帮助他们的汉人,却会强迫他们这么做,强迫他们家人互相揭发,强迫他们侮辱僧人和活佛,如果不肯,就把他们关到学习班里去,就把他们送去劳教。我以前看过一些被译成汉文的逃出来的藏人的哭诉,内心不断地在发抖,很可怕。我也看过一些资料,比如说六十年代,在藏区,有多少寺院被改成劳改营、学习班,有多少多少僧人和虔诚的藏人都被送去强迫劳动改造,家人相离,很多藏人痛苦地被迫害死。当然,汉人也有差不多的遭遇。这种类似的强迫子批父、弟批兄、学生斗老师之类的事情,不是说汉人没有遭遇过。在汉地的土改中,这种事情非常普遍化。但是汉人无法怨别人,因为这种事情是汉人发起的。可是藏人内心的创伤,哪里能够轻松地抚平呢?

你说是不是?汉地发生的那种改造我只要一想起我的外祖母跟我说过的事情,恐怖的记忆就抚不掉(说起来好笑,我的外祖母是那种非常虔诚地相信毛主席是大救星的那种人,但是她还是跟我说过一些关于她的兄弟全家饿死的故事),但是藏区曾经发生过的土改,政策的残酷远甚于汉区。怎么说呢?我曾经看到一些相关资料,因为觉得文中的描述过于恐怖以至于一度不敢相信的地步。比如说关于用轰炸机轰炸牧民的描述。

但是关于轰炸机轰炸牧民的事情,我后来又渐渐相信了。为什么呢,因为我后来在一个军事论坛里到一篇某老一辈空军的回忆录,作者满怀豪情地回忆了五六十驾驶苏联赠送的轰炸机在藏区参与平叛的艰苦斗争的经历,说自己如何如何刻苦学习,在短时间内在苏联教官的帮助下学会了如何在恶劣的高原气候中驾机、投弹,什么的。我看了不断地内心发抖。我真想当面问问这个老空军:你知道你曾经做过的是什么事情吗?你知道你当年镇压的是一批手无寸铁的藏人吗?为什么要对他们投弹?就算作者当年是在训练,不是在实战,但是他又没有避开有人居住的草原进行训练。

达赖喇嘛到底有多坏,我不知道。但是在了解他的生平之后,我怎么也无法认为他是个坏人!真的。他曾经愿意归顺共产党的领导的,但是1959年,随着革命的推进,已经有很多反动僧侣被劳教改造了,西藏军区书记邀请他去看表演,周围的人都不放心,不让他去,然后过了几天,他在周围人的劝说下,横下一条心逃跑了,逃到印度去了。这难道算是他的错?比他小三岁的班禅喇嘛没有跑,后来他还是被当作改造对象坐牢8年,监禁多年,还被强迫婚配,然后1989年,正当壮年(51岁)的十世班禅,莫名其妙地死了。达赖要是不逃跑的话,会不会比班禅有更好的命运呢?那些反动僧侣共产党说你反动你就是反动的,要是敢给自己辩解就罪加一等。

在藏人心目中,达赖是观世音的化身,是佛,是精神支柱。但是在我眼中,达赖只是一个凡人,他的选择我完全可以理解,不想指责他。是人都是不会愿意束手就缚的。不过,达赖也为他的选择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比如说,十世班禅因为没有逃跑,接受了共产党为他安排的命运,即使是坐牢多年,他在牢中也没有反抗,只是利用劳动之余,向看守学习汉文,跟看守结成了不错的人际关系。他出狱之后,重新获得了藏人的无限爱戴。他的画像,所有的寺院都挂。政府也不作制止,听之任之。达赖跑了,藏人也爱戴他,他的画像,很多寺院都偷偷保藏。一旦被政府的人发现,就是勾结境外的敌对行为了。

我曾经看到有藏人在网上说:共产党在改革开放之后对我们的帮助我们都看在眼里,但是共产党凭什么一定要逼我们骂达赖呢?为什么不让我们挂达赖的像呢?我们不肯骂达赖就有罪。可是我宁愿受罪也不肯骂达赖。他们就是这样子认为的。而且在很多藏人眼中,共产党在改革开放之后帮助他们发展经济,只是一种赎罪。因为改革开放之前做的好事实在太罄竹难书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车臣战争?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车臣人的反抗?极为恐怖。车臣战争对我来说,是第一场直接通过电视通过报纸经历的战争。说错了,第一场通过电视通过报纸让我亲历的战争是波黑战争。海湾战争发生的时候我还太小,还不会读报。我至今还记得我13岁时在报纸上看到的关于车臣战争的残酷性,乌云和枪炮密布的格罗兹尼,成千上万的车臣少年(甚至少女、寡妇)怀着刻骨仇恨跟俄罗斯政府军一决死战,要清算俄罗斯历史上对他们的镇压。而俄罗斯政府军呢,不少军人战死的形式也很恐怖:被割头,被割舌,被挖眼,或者强迫他们尿十字架(俄罗斯政府军都是东正教徒,十字架对他们来说是圣物,而车臣解放军都是穆斯林,把古兰经当圣物。

我也不知道,俄罗斯政府军和车臣解放军,到底谁是恐怖分子,谁代表正义?我无法判断。我只是根据他们所做的事情,认为他们都是恐怖分子,谁都不代表正义。他们之间的胶着将永无难解难分。从1995年到1998年,叶利钦时代,俄罗斯打了三年车臣战争。之后车臣匪首杜达耶夫被无人机炸死,战火略平息。没多久,俄罗斯政府任命的车臣总统卡德罗夫也被反对派炸死。普京时代,俄罗斯再次大举镇压车臣人的反抗,之后略平息,然后又发生了圣彼得堡舞剧团绑架案、别斯兰中学绑架案、莫斯科地铁爆炸案一系列恐怖袭击。别斯兰中学绑架案的制造者,居然大部分是一些黑寡妇,这些怀着国恨家仇的车臣女性,她们的亲身遭遇就说明了她们拿起武器以牙还牙制造绑架爆炸,从道义上来说并无多少可指摘处!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必须感谢达赖。感谢他的博大。他被迫流亡半个世纪,没有一天不想回到故乡,但是他始终没有鼓励用武力来达到这个目的。你看,虽然说现在海外藏人宣传自己的理念宣传得这么厉害,又是绝食又是传递人权圣火又是到处挥雪山狮子旗,你有没有听说过他们有谁在学习制造炸药?你有没有听说过有哪个藏人在接受军事训练学习使用自动步枪或者在建立少年甚至少女军事训练营?车臣解放军从来不绝食,也不宣传理念。他们就是用炸弹来传达自己的理念,用枪声来告诉俄罗斯政府他们想要什么。车臣境内军事训练营多得很,连60岁的寡妇都要学枪。藏人并非没有人想这样做,但是达赖用个人声望制止了他们的这种想法,要求他们别去碰枪和炸弹。

我承认旧西藏曾经是一个非常落后的地区,大部分人(农奴、佃农、下层僧侣)地位地下,极少数人(庄园主、上层僧侣)锦衣玉食。我也认为藏人的信仰行为(虔诚地敬山神、心甘情愿地向寺庙捐献、排队等着活佛摸头、把活佛用过的东西都当作圣器、相信生命轮回因果报应)什么的,真是落后愚昧。但是就算愚昧,也没有理由逼着他们互相作自我批评、提高认识,非要他们学习科学共产学义的那一套,更不该升级到逼他们违心互心揭发对方、揭发家人。谁揭发得越厉害谁就思想进步得到提拔,谁不肯揭发就是思想反动落后拒不接受教育要劳动改造。至于劳改营中的虐待,甚至嫌劳改费事,对顽固分子直接肉体消灭的事情,更是完全是灭绝人性的。

我希望达赖喇嘛多活几年。没什么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害怕如果达赖死了,一些藏人激进派没有人能制约他们,纷纷买枪造炸弹怎么办?我希望千万千万不要发生这种事情!现在的中国政府的对藏政策,已经完完全全失败了,别说是藏族人抵触,甚至藏族干部汉族干部都在一起抵触了。以至于前几天国内不少网站上报道说现在藏区干部,维稳不力者,工作有抵触者,一律撤职,就是这样逼着这些越来越消极的干部。我听说,现在藏区,游客频繁地被查证件,僧人频繁地被搜查僧舍,查他们有没有偷藏雪山狮子旗,查他们有没有偷藏达赖画像。我想,就算一个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人,受到这种遭遇,也要受不了的。反抗和独立意思从来都是被逼出来,被逼得不断升级的。

要说藏区的反对意识是境外达赖集团骟动的,我只要这样想一想:如果没有境外达赖集团,或者说如果达赖只活了五十多岁就死了,藏人是否会安然接受这种被监视的日常生活呢?藏人会不会因此爱上政治学习爱上思想改造呢?我想,如果是我,天天被迫学习邓小平理论邓小平文选,我也会受不了的,要恨不得把《邓选》撕了泄愤的。何况现在很多西藏寺院,还要迫使僧人学毛主席思想(国内新闻网站上这几个月频繁报道这些藏区新气象)。最近西藏僧人频频自焚。三月份以来已经有六人自焚!!!从去年一月份以来已经有28人自焚!!我恐惧难忍,痛苦得五内俱焚。藏人自焚给我带来的痛苦感觉和唐福珍自焚事件、宜黄钟家三口自焚事事件是一样的。

我叹息地说:车臣人从来不自焚!车臣人从来不绝食!车臣人从来不祈祷念经表达悲伤或者愤怒!车臣的寡妇从来不流泪!车臣人一切用枪和炸弹的声音来表达!我不知道藏人一再自焚,是不是因为中国政府运气太好。如果藏人去学习车臣人的那种反抗,中国政府的麻烦会大十倍!

昨天晚上,你对我说:有的农奴被解放了还不知感恩,原来的主人随便煽呼两句就掉头来跟恩人做对,手段残忍至极有时候,我也在想,对目前藏区的情况,达赖集团是否完全知情?达赖集团和藏区的电话、网络联系是否很顺畅?达赖集团常常向藏区的寺院的僧人下达指令的吗?可能不是。现在很多藏区寺院根本没有互联网。虽然常常有一些藏人翻过雪山逃到印度去(很多人冻死在跑上),从此把自己的悲情告诉世界,但是再次从印度、尼泊尔翻过雪山把达赖的口信传给藏区的僧人困难极大,且不说路有多难走,只要被发现肯定是劳教。所以达赖的口信很难传达到藏区的寺院僧人。如果达赖从未要求僧人自焚,只是听说了自焚之后对自焚发表了看法,这怎么叫煽动呢?

如果我在唐福珍自焚之后,网上写文章赞扬唐福珍无畏的抗争,敢于舍生取义。我难道是在鼓动被强拆者自焚吗?所以说,声称达赖煽呼藏人自焚是不对的。因为现在达赖集团既鼓动不了藏人自焚(因为通信隔断),也无法劝说藏人不要自焚(也是因为通信隔断),只能被动的了解藏人自焚的消息,把它们收集整理告诉世界。更况,所谓的农奴被解放并非事实。所谓的解放,只是大量原来还算有人身自由的佃农和原来没有人身自由的农奴一起失去了自由,要么革命要么被革命,只是改革开放拨乱反正之后,这种事情才有所改变,但是人毕竟是有记忆的生物,藏人也是有记忆的生物,不会因为改革开放之后汉人大手脚援藏就把痛苦的记忆全抹去,捐弃前嫌地把汉人当恩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