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9日星期一

丁一夫:中國對藏政策-----變還是不變?

 巨大的冰塊上的裂紋

  前一陣,有關中國政府對藏政策有所鬆動的傳聞,引起了海內外關心西藏問題人士的重視。據說青海省海南州的寺院裡傳達了允許懸掛達賴喇嘛照片的上級精神,而且規定以後不得污衊攻擊達賴喇嘛。類似的消息以前也出現過,後來又悄悄地消失了。這次我向和藏區有關的多人求證,有些人肯定有這樣的事情,另一些人卻說無法取得當地確有其事的證明。甚至從中國國安部門也傳出過肯定有此事的消息,但是中國政府的官方發言人後來在國際上又斷然否認中國政府的對藏政策有任何鬆動,仍然堅持「對達賴集團的鬥爭」。

  那麼,這一陣似有似無的風,來了又去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和不少關心西藏問題的人討論過這個現象,特別是一些長期在藏區工作的漢藏幹部和現在還在藏區的漢藏人士。中國的藏區,分佈在四省一區,現在的局面看上去就像一塊巨大的冰塊,但是冰塊下到底在發生什麼,確實撲朔迷離,因為中國政府把西藏問題弄成了敏感中的敏感,除了官方的假話空話大話,有用的信息實在太少,人人都只能以猜測來判斷。更可怕的是,別以為到了上層就掌握真實情況,雖然他們有龐大的監控和情報收集、分析、傳遞系統,可是長期高壓政策已經迫使藏區所有活著的人進化適應,只說可以說的話,所以越到上面越脫離現實,越不知道藏區的現實真相,而對藏政策就是由這樣脫離現實脫離群眾的最高層所決定的。

  根據我對藏區情況的瞭解以及同漢藏朋友的討論,我的結論是,傳言在藏區某些地方的寺院傳達允許懸掛達賴喇嘛照片的「上級指示」很可能是真實的,但它還遠不是最高層運籌帷幄、通盤決策的一部分。它不是來自於最高層的某個指令,而是來自現實層面上幹部群眾的大膽試探,最多是得到了某一層級領導的默許,它反映的是冰塊上的裂紋。

  官方和民眾「兩層皮」

  我的這一判斷,緣於我在藏區看到普遍的官方和民眾「兩層皮」現象。一方面是官方的高壓政策,在藏區的大街上,說錯一句話、表錯一個情,那是不得了的事情。一個藏人膽敢拿著一張達賴喇嘛的照片走在馬路上,那是要坐牢的,在牢裡受到的待遇會讓你能否活著坐滿刑期都成問題。另一方面是藏人民眾普遍的對達賴喇嘛的思念和崇拜。寺院和老百姓家裡,幾乎家家都悄悄地掛達賴喇嘛照片,根本就不是秘密。中國政府曾經一度以為藏人是有個照片就要掛的民族,所以想出了一個主意,送了大量中共毛鄧江胡四個領袖的像到藏區去,畫像帶有佛光的風格,印刷精美且免費。向上層提供這個餿主意的人,一定以為藏人都沒頭腦,同時也一定沒有向上面匯報,藏人懸掛什麼照片,也要通過腦子想過的,要不然為什麼他們都不掛中國政府認定的班禪靈童的照片呢?

  從二○○九年以來,藏區一百二十例藏人的慘烈自焚,在漢地可以封鎖消息、可以禁止討論,在藏區卻不可能做到密不透風。佛教講同理心、慈悲心,幾乎全民信佛的藏人群眾感同身受,自焚之悲慘痛楚,政府極盡淡化掩蓋卻無補於事,唯一的辦法是高壓,將民心封閉在冰塊之下,強迫不了你的心,就強迫你的口。然而,也正是這種蠻橫的殖民者風格的高壓政策,使得廣袤藏區的所有藏人在腦子裡明白了自己的民族身份,民族認同達到了藏民族有史以來的最高最強水平。無論是老人還是年輕人,無論是喇嘛還是經過多年培養的民族幹部,無論是經商成功的商人還是草原上的牧民,對中國政府高壓政策的批評,要求變的願望,是一致的。

  中國政府最失策的地方是,決策層竟然多年看不到一個簡單的事實,以達賴喇嘛為敵就是以全藏族為敵,而達賴喇嘛恰恰是中國非漢民族中歷來願意和中國政府合作、尋求妥協和雙贏、最有佛教的慈悲和智慧理念、反對暴力且最具國際威望的領袖。

  這樣的對藏政策錯得那麼明顯,所以藏區的老百姓和幹部都在問,為什麼以達賴喇嘛為敵的錯誤政策不改變?這一疑問,可以說在藏區上上下下的藏族幹部群眾都在問。於是,厚重的冰塊裡,裂縫出現了。

  倒逼上層決策的「下面先動

  就像一位在藏區工作了半個世紀的老幹部所說的,不派那麼多武警戰士在藏區大街上每天全副武裝地走來走去,藏人就會叛亂了嗎?讓藏人自由懸掛達賴喇嘛的照片,天就會塌下來嗎?

  這樣的提問,在藏區的群眾和基層幹部中,其實是共識,這共識也普及到了幹部中相當高的層級。於是,在一些不太緊張的地區,比如青海省的海南州,就會有幹部作出嘗試的動作,在比較偏僻的寺院裡「傳達允許懸掛達賴喇嘛照片的上級指示」。

  這種下面先動,最後促使上層順風順水的做法,中共歷史上不乏實例。「乒乓外交」是莊則棟先動起來的,包產到戶是小崗村農民先動起來的,中共歷史上要糾正自己的錯誤,往往需要下面某個層面上有人先動一下,若效果是好的,捅到上面,再得到上面的支持,才能變過來。如果上面通不過,那麼下面率先動起來的人,往往成了時代的犧牲品。

  現在藏區形勢不好,這一點恐怕最高層也不得不承認。變──是上下都在等待的。問題是,上層更關心一個規律:對於一個不好的政局,最危險的時候是它開始變革的時候。對統治者來說,弄不好改革失控,就會變成自殺。藏區政策更是如此。中國現在一再說自信,正是因為缺自信。因為缺自信,所以中國政府變得非常地要臉面,它不敢在世人面前垮了自己的形象,它怕垮了收不住。所以,藏區下面小小的變,它能容忍甚至鼓勵,但是如果外界把這種變動解釋為中國政府認錯了,解釋為是大變動的開端,它就決不會承認,斷然堅持自己仍然要「堅決鬥爭」。

  於是,變還是不變,仍然是中國對藏政策的一個問題。

原载《动向》2013年8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