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0日星期四

达 杰: 深秋的一场奇梦

公元20081021日晚,我看完当日央视《新闻联播》后,找来几份《生活文摘报》,选读了其中几篇关于干部腐败案件报道和呼吁政治体制改革的文章后,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了,便把报纸推到枕边,很快睡着了,作了以下奇特之梦,记录于后。

一天下午,我独自坐在宿舍里,心里觉得很闷,就销上房门,离开楼群,乘出租车到了郊外一个地方。想在那里寻一片可以躺下舒展身体的干净之草地,仰览宗喀的天空。可是找来找去,除了采沙挖土留下的坑坑洼洼和遍地垃圾的地方外,没有一处可以休息的干净之地。便登上了城市最近的一座山岭。在寒风飕飕、草木枯叶沙沙作响的黄昏时分,我还在这座东西走向的山路上茫然慢游。不大一会儿,夕阳落下山去了,夜幕渐渐笼罩了整个山野。我仰望夜空,群星竟相闪耀着,俯视岭下城市,除了一排排路灯的光亮外,一片寂静、黑暗。我借自然的亮光仍向岭东走去,却被一处高大的峭壁断崖挡住了去路。在另寻路径时,传来了一阵群狼嚎啕和狗叫声。这毛骨悚然的声音虽然离我较远,但顿时感到恐惧、孤独,就急忙扭头往回走,往回走了很长的路程,在天放亮时到了一座草原小镇上,这才静下心来。当我走进这个镇上一个不太大的广场时,看到这里已聚集了很多人,还发现从四面八方来的人流越来越多。在广场上的人群里有僧侣、农牧民、还有机关干部和学生。这些人几乎个个热泪盈眶地相互传递着“嘉瓦仁宝切”回来了的喜讯。许多人满怀喜悦地云集在许多个水果店前选购供品。这时有几个认识我的人走过来问我嘉瓦仁宝切这次回来不会再离开吧,我即回答:据我所知,中央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1979年底接见达赖喇嘛的代表时许诺,只要不谈独立,其他问题可以协商解决。据说邓小平当时还说过;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往前看,希望达赖喇嘛早日回来,以及流亡海外的,在印度的藏族都可以回来,欢迎大家都回来,中央政府一定安排,招呼他们。并对该代表提出的门户开放,不要限制境内外藏族往来探亲的建议。邓小平当场答应下令所有边境开放、来去自由,海外藏族任何时候回来定居、做生意,探亲都可以,西藏境内、青海、四川藏区,所有藏族可以到印度看望达赖喇嘛也好,找自己的亲人也好,来去自由。可惜这一境内外藏族深受欢迎的举措,在接待达赖方面两个访问团队之后,由于藏区有的地方发生群众狂热情绪后,被冷落了。

据传近年来,达赖喇嘛方面除了一再表示完全赞同中央提出的:“一、不能搞藏族独立;二、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三、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等三点外,达赖喇嘛自己也多次明确地表示他的“中间道路”,即:不求藏族独立,只求名符其实的自治,以保存自己的文明,独特的文化,宗教语文,生活方式,并使之发杨广大,我最为关心的是确保西藏人民及其独特的佛教文化遗产。所以,我认为达赖喇嘛这次来,说明与中央有了达成和谈协议的可能性。这时,站在我旁边的一位戴眼镜的汉族干部插话说:是呀,达赖喇嘛一再表示愿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架构下,找出解决办法,但不知是那个混账东西却编造了“西藏是自古以来是中国的部分” 的谎言,更有昏官老爷竟授意下文,要求以此来统一口径,对和谈设置障碍破坏中央解决西藏问题的进程。正当这位干部说话间,突然爆发出鼓掌声和鞭炮声。国家主席胡锦涛、副主席习近平、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倍同达赖喇嘛来到了人群中,其中还有青海省政协前副主席、塔尔寺主持阿嘉活佛。当达赖喇嘛、胡锦涛、习近平、贾庆林向广场里群众招手致意时,鞭炮的轰鸣声、热烈的鼓掌声和人们的欢呼声交织在一起,经久不息,整个草原小镇沉浸在一种欢乐无比的气氛中。忽然有一枚鞭炮飞落到我身边爆炸,把我吓醒了。原来我在作梦。


脱离这个热闹非丸的梦境,有股难舍的心情,但不可能返回梦境里了。拉开电灯一看手表,时针指向深夜225分。这时窗户玻璃被暴雨刷刷地击打着,炸雷声在不远处震响。我即刻意识到在我作这场梦时,所在的这个高原城市经过了一场雷鸣电闪,骤降暴雨的过程。它,就是它,烘托了我梦境中国家领导人倍同达赖喇嘛出现在草原小镇上的场面。在这个深秋季节,发生雷鸣电闪,骤降暴雨的现象很少见,它在梦中的配合的那么巧妙、那么神奇,不可思议。

(作者是前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州长)


达杰遗作:
藏人更加敬仰达赖喇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