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0日星期三

达赖喇嘛尊者与科学家今天开始对话




20131028日,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在印度达兰萨拉召开。按照惯例,研讨会为期五天,今天是研讨会的第一天。我有幸参加本届研讨会,在今后的几天中,我将与中文读者分享本届研讨会的见闻与心得。

第一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是1987年在达兰萨拉达赖喇嘛尊者的居所的客厅里召开的,属于“私人交谈”性质。26年后,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也是在尊者的居所里召开,但规模已经大大扩大,现场有近100多名旁听者,并有全程网络直播。 旁听者中约四分之一是僧人,包括几位来自蒙古的僧侣。有几位正在美国乔治亚州艾莫利大学攻读科学课程的僧人专程从美国赶来,也有几位来自印度哲蚌寺,参加过上届研讨会的格西。会场里有几位穆斯林女士,有来自台湾和斯里兰卡的佛教徒,也有其他宗教的信仰者。

这届研讨会题为“渴望、欲望与成瘾”(CravingDesire and Addition),有12位参加者,其中主讲者为5位心理学和行为学领域的教授、一位宗教学教授,以及美国国家药物滥用问题研究所所长诺娜·沃尔科夫女士;心灵与生命研究所主任查恩兹、前任哈佛大学卫斯理学院院长戴安娜·沃尔什博士和著名的乌帕雅禅修中心创建者兼住持琼安·哈利法克斯博士共同担任本届研讨会的主持人。

研讨会9点开始,达赖喇嘛尊者致简短的开幕词。他特别向第一次参加研讨会的旁听者们说明“心灵与生命研讨会”的两大宗旨:1. 增进外在世界和内在世界的知识;2.  致力于增进人类福祉。

接下来,心灵与生命研究所主任查恩兹、戴安娜·沃尔什博士和著名神经科学家理查德·戴维森分别介绍本届研讨会的主题。沃尔什博士介绍说,本届研讨会所讨论的内容在2000年的第8届、2003年的第11届和2011年的第23届研讨会中都曾讨论过,随着大脑神经科学、心理学、行为学等领域的发展,这些领域的研究取得了许多成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本届研讨会是对上述研讨会内容更深入的讨论。

下午1点,研讨会进入正式的讨论。第一场报告由荷兰阿纳姆-内梅亨大学行为科学研究所教授马克·路易斯主讲。在他开讲之前,戴安娜·沃尔什博士介绍了毒品成瘾的严重性。她列举了一连串来自于美国政府和联合国的数据:从致死人数来看,所有毒品中最严重的是烟草即尼古丁。据世界范围的估算数字,二十世纪由于使用烟草而致死的人数高达一亿。如果这个趋势继续下去,本世纪因使用烟草而死亡的人数将高达十亿。仅在2011年,全世界因使用烟草而死亡的人数就达六百万。这个数字到2030年将增长为八百万。其中 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在低收入或中等收入国家。这是因为近年在发达国家里立法和宣传教育使得吸烟的形象不再吸引人,而全球大烟草商将市场营销转移到了不发达国家。

她从1数到6:“现在每六秒钟,就有一个人死于与使用烟草有关的疾病。”也就是说,当她数到6时,地球上的某个地方,就有一人由于使用烟草而亡。这真是令人心惊。

她接着说:“每十个成人死亡中有一个是由于吸烟,将近一半的今日吸烟者将死于和烟草有关的疾病。从公共卫生的角度,吸烟是头号公众敌人。”

死亡和疾病只是成瘾毒品危害的两个容易观察测量的结果,我们可以轻易地从医院收集到有关数据。而毒品成瘾造成的问题并不仅仅是导致上瘾者的死亡。如果把成瘾毒品的其他危害,比如造成的行为问题、家庭问题、人际关系问题等计算在内,那么烟草、酒精等物品的滥用所产生的危害是非常非常大的。沃尔什博士说,烟草和酒精等毒品不同的是,它损害人的健康,但是不造成使用者的行为问题。

二十多年前和达赖喇嘛尊者一起发起讨论的著名脑神经科学家弗朗西斯科·瓦瑞拉博士曾指出过第一人称的研究对大脑神经科学的重要性。今天下午的主讲人,荷兰心理学家马克·路易斯在二十几岁的青年时代就是一个成瘾者。当年他成瘾的时候,自己正在大学里学心理学。以后,他成为一个神经科学家和心理学家的时候,研究的就是成瘾的机制。他向大家详细地讲解了成瘾是怎样发生的,为什么会这样发生,在成瘾过程中,大脑神经系统发生了什么,人的心理发生了什么,如何形成一种恶性循环,而戒瘾的方式之一,就是打破这个循环,特别是在“渴望”开始出现的时候。

马克·路易斯教授讲完后,尊者与其他参加者开始就如何理解“渴望”、如何打破成瘾者心理和行为的循环等问题进行讨论。尊者认为,从佛教的观点来看,“渴望”是一种强烈的“执”(attachment),而“执”的背后是“无明”(ignorance)和“虚幻”(delusion),对治的方法是提高觉察力(awareness),觉察力包括了解和行动两个方面。也就是说,了解成瘾的原因、后果,然后采取行动来戒除。科学家们则讨论了各种戒除的方式,以及预防成瘾的方式,特别是通过“滞后满足”的方式来训练幼童的自我控制能力。 尊者对这些方式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他饶有兴致地观看了一段儿童“滞后满足”训练的录像。

这一次的对话会和今年年初在南印度哲蚌寺举行的26届对话会不同。在哲蚌寺举行的上一次对话会规模庞大,几千僧侣参与旁听,主要内容是“怎样理解实在的本质”,由现代物理学家主讲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等尖端理论物理,带有向佛教僧侣演示当代科学研究的意义,在谈论会过程中正式介绍了将现代科学引入格鲁派寺院教育的计划。这一次的讨论会在尊者住处举行,内容较偏重大脑神经科学的研究及其应用。这次没有大量僧侣旁听,参与旁听的特邀客人从世界各地赶来。我在长途巴士站遇到了几个年初在哲蚌寺结识的喇嘛,他们从各自的寺院赶来旁听。在旁听的人群中,我看到了哥伦比亚大学的Robert Thurman教授,他可是尊者在流亡初期收的第一个洋学生。虽然他早已是著作等身的著名教授,今天他也坐在旁听者当中,用电脑做笔记,像梯形教室里的一个普通大学生。


达赖喇嘛尊者刚结束了在北美的弘法,访问日程非常紧张,返程中又访问了波兰,三天前才回到达兰萨拉。参加对话的科学家和旁听的各国客人大多是两三天前到达达兰萨拉的,时差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今天一天的对话会中,尊者始终兴致勃勃。主讲的科学家是和达赖喇嘛个人对话,坐在达赖喇嘛旁边的主讲席上。尊者时不时地提出一些出人意料的问题,让科学家挠头,全场哄堂大笑。科学家有时也提出一些让尊者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也引得全场乐不可支。会场上,尊者和科学家们有一种庆祝重逢的快乐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