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3日星期一

西藏问题谁之罪──从阿沛‧阿旺晋美的一篇文章说起

阿沛·阿旺晋美

一九五九年三月拉萨事件导致达赖喇嘛出走印度,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政府和以达赖喇嘛为政教领袖的藏民族的关系。这一事件是我研究的重点。为此,我必须研读我所能够接触到的所有数据,包括解密和半解密的历史档案、中共文件、中共领导层的内部讲话、以及中共和西藏方面亲历者的回忆录。在这些资料中,阿沛阿旺晋美「谈一九五九年三月十日事件真相」流传很广,可以作为史学中「文本研究」方法的典型。

  拉萨事件亲历者阿沛阿旺晋美

  阿沛阿旺晋美一九一○年出生于拉萨的贵族家族,年轻时当过藏军军官。中共入藏前,他担任过昌都粮官、法官、西藏政府的财务官孜本、昌都总管,噶厦政府的噶伦,是旧时西藏政府的一个重要官员。一九五○年昌都战役中任藏军指挥官,兵败被俘;一九五一年受达赖喇嘛和噶厦政府委派赴北京任谈判首席代表,签订了十七条协议。

  在西藏贵族和官员中,阿沛阿旺晋美是罕见的特例,在一九五九年三月拉萨事件期间,他在解放军西藏军区内受到保护,一度曾不成功地担任中共西藏工委和达赖喇嘛沟通的渠道。此后半个世纪里,他就一直和中共与中国政府合作,成为除班禅喇嘛以外藏人政治地位最高的人,官至全国政协副主席。即使是在文革中,当班禅喇嘛身陷囹圄的多年里,他仍然受到中国政府的特殊保护。他处于险恶的中国政治风浪中西藏问题的风口浪尖,却是名副其实的不倒翁。


  但是,了解阿沛阿旺晋美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早在一九五一年谈判《十七条协议》期间,中国政府要求商讨十世班禅喇嘛人选问题。阿沛阿旺晋美表示拒绝,他说这是西藏内部事务,只有达赖喇嘛才能决定。一九八九年十世班禅圆寂后,阿沛阿旺晋美第一个提出,要按西藏传统宗教仪轨办理十世班禅葬礼,寻找十世班禅转世灵童。他的提议促使中国政府恢复被废除了三十年的藏传佛教高僧转世制度。他又在西藏自治区人大的讲话中宣布,他在南京国家第二档案馆查看了历史档案,证明当今达赖喇嘛和十世班禅都没有经过「金瓶掣签」,达赖喇嘛的坐床典礼并不是国民政府代表主持的。这两件史实事关重大,对于澄清近代西藏历史上的所谓「主权归属」意义极为重大长远。所以,我曾采访过的老一辈西藏历史专家郑重地对我说过,阿沛是一个真正的政治家,他懂得什么时候不得不妥协,什么时候就不能妥协。二○○九年阿沛阿旺晋美以九十九岁高龄逝世后,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都表示哀悼,正面肯定了阿沛阿旺晋美的人生和贡献。

  


  阿沛阿旺晋美是一九五九年三月拉萨事件的亲历者,他那时在噶厦政府中担任噶伦,还有解放军西藏军区第一副司令员的头衔。他比达赖喇嘛年长二十多岁,出生在霍康家族,又联姻于宇妥家族,当时是年轻的达赖喇嘛必须依靠的老一代贵族。没有人比他更有资格来谈一九五九年拉萨事件的真相。

   没有自由就没有真相
  历史研究需要史料验证,文本验证的第一步,是比对阿沛阿旺晋美谈一九五九年三月事件的真相的多个版本。中国的出版物和读者都不讲究编者、出版者的标识和责任,在引用、辑录、重版时候的改动通常都不加说明,编辑在修改文本的时候也常常不经过原作者认可。所以,不同版本中新出现的一句话或删掉的一句话,到底是属于原作者的还是改编者的,责任是不清晰的。

  阿沛阿旺晋美作为中国政治中心地带的一个西藏贵族合作者,情况更为复杂。他谈一九五九年三月事件,我手上就有十来个版本。一九八八年刊登于《中国藏学》第二期,同年收入《西藏百题问答》,并在《新华文摘》第十一期以报道形式出现,二○○三年收入《见证百年西藏》,二○○八年出现在中国网的《揭秘一九五九年西藏叛乱真相》,二○○九年编入《西藏民主改革纪念文集》,同年出现在新华网上,并被很多国内网站以不同形式转载。这些文本都宣称是阿沛阿旺晋美的谈话,可是文本之间差别非常大,在阿沛阿旺晋美去世前将近一百岁的时候,新文本还会出现大段以前版本中没有的文字,或者有一些关键句子悄悄地删掉了。这些是阿沛阿旺晋美的话吗?这些谈话是「真相」吗?

  事实上,大家心知肚明,阿沛阿旺晋美是一个失去了自由的人。在中国,没有言论自由这回事,处于阿沛阿旺晋美的地位,言论不自由尤甚。没有言论自由的极端是没有了不说话的自由。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真相。

  阿沛阿旺晋美谈一九五九年三月的各种版本到处出现,互相之间可以说面目全非,虽然打的都是阿沛阿旺晋美的名号。俗话说,言多必失。当新的编辑者增加一段,越是把「当时场景」描述得栩栩如生,就越是可能在细节上暴露出伪造的痕迹。

  谁造成了西藏的苦难
  二○○三年的《见证百年西藏》收入了的阿沛阿旺晋美谈一九五九年三月事件真相,篇幅大增,描述也更为具体,新增加了达赖喇嘛在布达拉宫的卧室里亲自向西藏军区副司令员邓少东和工委秘书长郭锡兰提出要去看西藏文工团演出,连达赖喇嘛的原话都有:达赖喇嘛是听机巧堪布洛桑三旦说西藏文工团演出的节目很好,所以想看一下。洛桑三旦是达赖喇嘛的哥哥,那时候已经在美国,阿沛阿旺晋美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这一段描述,完全是后来的编辑者胡编乱造。那时九十三岁的阿沛阿旺晋美即使知道这些用他的名号进行的宣传事实上将诋毁他的历史声誉,他又能做什么?

  中共是不区分史料和宣传的。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胡耀邦等中共领导人终于意识到中共入藏后给藏民族造成的空前灾难,承认中国政府在藏区犯了错误。中共在藏区的「民主改革」、「宗教改革」、「平叛」、「人民公社化」等所造成的破坏和苦难的历史事实,也渐渐地为人所知。然而,从一九八七年胡耀邦下台开始,中共顽固派重新得势,但是他们又不再可能完全否定已经揭露的藏区苦难事实,于是采取了把一切都推到藏人一方的策略:藏人的苦难都是因为藏人自己要叛乱。中共采用了彻头彻尾的欺世盗名的做法,他们要让阿沛阿旺晋美这个藏人旧贵族来说出中共想说的话:「因此,一九五九年在西藏发生的叛乱是毫无道理的。这次叛乱并不是中央政策和中央造成的,而是少数上层反动分子自己搞起来的。」


  还有这样的话,「但反过来想一想,一九五六年,中央已宣布了六年不改的方针,如果认真执行这条方针,不搞叛乱,到『文化大革命』时,整个西藏可能还没有全部进行民主改革.(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西藏未进行民主改革的边境地区没有搞文化大革命)这样整个西藏也就没有进行文化大革命的条件。「这样的话,听起来就像是强奸犯的辩护词:女人要是穿得正经一点,我也许就不想强奸她了。这种作贼心虚的辩护,不可能是阿沛阿旺晋美说得出口的。阿沛阿旺晋美不是藏区灾难的直接行动者,他没必要勉强地为作恶者如此辩护。更加欲盖弥彰的是,有些版本后面还跟着这么一句:「那么西藏寺庙以及其他方面遭到的破坏也就无从而来。」但世人明白,藏人无论什么人,是不会去毁寺灭佛的,欺骗过了头就没人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