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1日星期二

丁一夫:走在中间道路上的中间人——平措汪杰和他的政治遗言

平措旺杰


西藏共产党创始人丶如今中共内部资历最深丶年龄最大的老资格共产主义者平措汪杰(平汪)先生在今年两会开幕之际出版了他近年一系列理论着作的压轴之作——《平等团结路漫漫:对我国民族关系的反思》。出生於1922年,92足岁生日已过的平汪非常重视他这本33万多字的文集,将其称之为“我的政治遗言”。这是一位老革命家留给子孙後代的嘱咐。对於没有经历过上世纪的风云变幻和国家与民族灾难的年轻人来说,这本书读起来并不轻松,但是,这本书值得每个注重中国民族问题的人留意。这是一本在历史上留得下来的书。
    
    平措汪杰是巴塘人。巴塘属於藏人所说的“西藏三区”中的“康”,平汪就是典型的康巴汉子。在他儿时,巴塘名义上是在国民政府治下,实际上当时军阀混战,巴塘是四川军阀刘文辉的地盘。那时巴塘有国民政府办的新式学校,也有外国传教士办的华西学校,巴塘少年能在那里学英语。那时的巴塘人要争取的是“康人治康”。少年平汪第一次离开家乡前往内地,先要赶着牦牛走到打箭炉,即现在的康定,然後到大足,再坐船顺长江而下。後来,平汪进了国民政府政治学校特地设立的蒙藏班。青年平措汪杰勤奋好学,精通汉藏英文,会唱歌,会弹琴,醉心於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也熟知上世纪上半叶的汉丶藏丶康之间的复杂关系。
    
    1939年,平汪发起成立了藏人的共产主义组织。作为西藏共产党的创始人,他联系过中国共产党丶苏联共产党,还亲自前往印度联系了印度共产党。他在拉萨从事革命宣传,和各类开明的改革派人士都有接触,也和拉萨政府中的开明贵族保持了良好的关系。有整整十年的时间,他们这些西藏共产党人孤军奋战,宣传西藏的变革,直至保守的西藏政府把他逐出了拉萨。1949年,中共在取得全国胜利,即将进入西藏以前,才主动联系西藏共产党,把他们这些青年西藏革命者吸纳到了中共之中。朱德亲自打电报联系平汪,要求平汪在解放军进藏的过程中提供至关紧要的协助。
    
    平汪的西藏共产党组织,为中共入藏派出了一百多个热情能干的藏族干部。平汪亲自组织了解放军入藏需要的几十万头骆驼丶牦牛和骡子。这个时候,平汪还不到三十岁,却已经是超过十年革命史的老资格革命家,有相当扎实的共产主义理论修养,经受过革命考验,共产党相信他。他又是一个熟悉西藏政治丶社会丶文化,和西藏各界有广泛人脉联系的藏人。他在中共和西藏僧俗之间,两边都能接受他。他是两边交往的时候,不可替代的中间人。
    
    昌都战役之後,西藏政府噶伦阿沛•阿旺晋美被解放军俘虏。平汪向解放军提出,不能把阿沛当成一般的俘虏,要尊重他,参照西藏贵族的礼节和待遇来对待他。後来中国政府和西藏谈判,获得礼遇的阿沛•阿旺晋美担任西藏方面的首席谈判代表。在谈判和签订十七条协议的过程中,平汪担任翻译,起了非常重要的调解作用。有一次谈判几乎破裂的时刻,平汪利用翻译上的灵活之处,搁置危机,灵活弥补分歧,成功地把两边又请回了谈判桌。所以,在十七条协议签订後庆祝的时候,中国政府的首席谈判代表要举杯提议为平汪乾杯。
    
    十七条协议签订之後,平汪随着第一批解放军进入了拉萨。他作为中共西藏工委中唯一的藏族委员,又承担了中共和达赖喇嘛之间的翻译。他非常尊重达赖喇嘛,认为有达赖喇嘛作为藏民族的政教领袖,中国政府又信任达赖喇嘛,藏民族走向现代化的前途是光明的。达赖喇嘛也很器重和信任平汪。达赖喇嘛後来在自传中不止一次提到平汪。六十多年後,去年我采访达赖喇嘛的时候,尊者还回忆起当年平汪对尊者说起自己第一次见到达赖喇嘛的时候,达赖喇嘛还是一个小孩,现在达赖喇嘛是藏民族的青年领袖了,正在领导藏民族走向一个先进的社会,平汪说着说着,竟感动得潸然泪下。而达赖喇嘛在後来与中共关系出现严重问题的时候,一直认为,只要中共继续信任平汪,只要有平汪这样的藏族共产党人在拉萨代表中共,问题总会解决。
    
    1956年後,中共决定在四省藏区, 即藏人传统的康和安多地区,展开“民主改革”,激起藏人反抗,中共实行称为“平叛”的严酷军事镇压,随着数万难民逃到西藏,“平叛”的战火也烧到了西藏。从此,中共的西藏政策走上了一条激进的暴力之路。这时候,平汪这样作为中间人的共产党人,就成为极左政策的妨碍。平汪从1957年起受到无理整肃,1960年被逮捕,关入秦城监狱,单独监禁十八年,妻亡子散。
    
    文革结束後,1978年,平汪出狱。在胡耀邦丶赵紫阳主政期间,得到平反的平汪又起到了汉藏中间人的作用。当达赖喇嘛派出的代表团访问的时候,平汪又一次成为两边都信任的人。在以後的几十年里,平汪虽然谢绝了胡耀邦要他到拉萨担任自治区主席的提议,专心完成他在狱中思考的哲学着作,但是从没有停止对中央的西藏政策提出谏言。
    
    胡耀邦和赵紫阳在政治上失利之後,中共从八十年代末开始,完全放弃了胡耀邦时期第一丶第二次西藏工作会议确定的方针,极左派盘踞西藏工作的职位,中国政府公开与达赖喇嘛决裂,以达赖喇嘛为敌。任何人只要不按照中共的调子恶劣地污蔑谩骂达赖喇嘛,就有可能被扣上“藏独”的帽子,有身家性命之虞。在班禅大师圆寂之後,中国大地上几乎没有人敢公开赞扬达赖喇嘛了。只有一个例外,这就是老资格的西藏共产党人平措汪杰。在阿沛•阿旺晋美去世後,藏人中能够将自己的声音达到中共最高层的有分量的人已经所剩无几。平汪是唯一的一个,以藏人对嘉瓦仁波切的恭敬态度,自始至终认同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理念和方针,公开赞扬达赖喇嘛无与伦比的高尚人格,一再地强调,达赖喇嘛是解决西藏问题的一把钥匙,把达赖喇嘛请回来,西藏问题就解决了。他还以对待达赖喇嘛的态度来评价他的同事朋友,包括他当年带出来的藏族革命者。他是共产党人中公开表示和达赖喇嘛站在一起的人。
    
    从青年时代起,平汪就是一个理论家。他是认真研读过马克思主义经典着作的藏人。在单独囚禁的日子里,他也没有放弃他的理论思考。出狱後,他完成了几部哲学着作。在民族问题上,他也有精深的理论研究,对於中国民族关系的思考,他是有坚实理论基础的。他想对中共领导,也想对那些反对他攻击他的共产党同事们说,你们现在的西藏政策错了,违背了马克思主义。他迫切地希望能和他们讨论辩论。而现在治藏的众多汉藏干部们,却不敢迎接他的理论挑战,他们只能回避他。
    
    西藏共产主义第一人平措汪杰一年一年地老了。老年平汪看到的是,藏区局势越来越紧张,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藏人的自焚成为人类史上罕见的惨剧。他把他对西藏问题的思考写了下来,他一次一次地向历届中共最高领导上书,他认同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年迈的平汪又一次地承担起藏人和中共之间对话的中间人。这些文字结合成集,就是我们面前这本书——《平等团结路漫漫——对我国民族关系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