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7日星期五

丁一夫:高原上的行吟诗人——降边嘉措和格萨尔说唱艺术家


降边嘉措


《格萨尔》精选本的出版是保存藏民族传统文化,发展和更新藏文化的历史性伟业。达赖喇嘛闻讯非常高兴,十分赞赏《格萨尔》精选本的工作和成就,并说,藏民族现在到了要利用一切条件和资源来搞好教育和文化建设事业的历史时刻。

2013年,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载入当代中国文化史的。这是一件静悄悄的大事,那就是藏文《格萨尔》精选本共四十卷五十一册编纂完成,正式出版。主持这一编纂工作的,是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所研究员,著名藏学家降边嘉措先生。为了编纂这样一部史诗,降边嘉措整整工作了三十年。
高原藏人的灵魂之歌
东西方各大文明都有自己的神话和英雄史诗,在这些神话和英雄史诗中,记录了先人对茫茫宇宙、大千世界和自身生存与未来的认知,隐藏着各个族群集体性格和精神气质的密码。古代巴比伦史诗《吉尔伽美什》、古希腊的《伊里亚特》和《奥德赛》、古代印度的《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就是最为人称道的古代英雄史诗。相比之下,汉民族的集体记忆中,神话和英雄史诗的分量比较弱。所以黑格尔曾经说过,中国人没有史诗。
如果说,汉民族拿不出可以和世界第一大民族相称的神话和英雄史诗的话,生活在青藏高原和喜马拉雅山的藏民族,却有足以和世界其他所有民族相媲美的英雄史诗,这就是有关格萨尔王的神话和英雄史诗。《格萨尔》是流传于藏人农牧民中的英雄故事。它卷帙浩繁,内容丰富,体量非常庞大。它有120多部,100多万诗行,如果全部记录下来将达3000多万字,其篇幅比古代巴比伦史诗《吉尔伽美什》、古希腊的《伊里亚特》和《奥德赛》、古代印度的《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的总和还要长。而且,其他主要民族的史诗都早已不再是民间说唱的活的神话故事,而是定格在历史和书本中的死的文本,而格萨尔却是直到现在仍然是高原上民间艺人的说唱故事,仍然是农牧民们聆听和陶醉的远古传说。当代世界的声光电色迷人耳目,然而在青藏高原上,行吟诗人仍然在说唱。
神奇的高原说唱艺人
近半个世纪以来,藏人的生存环境和生活起了极大的变化,铁路公路、电视广播、手机互联网都进入了藏人的生活,传统流浪艺人的生存环境正在迅速消失,这在无形中威胁到主要依靠艺人说唱传承的格萨尔英雄史诗。《格萨尔》虽然在藏区不知传唱了多少代,但是过去几百年里,除了流浪艺人手里的抄本和少量刻本以外,历史上没有系统的文字记录,更没有完整地出版过。于是,系统整理和出版《格萨尔》就带有抢救文化遗产的刻不容缓的特点。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持下,喜马拉雅山里的一个小国不丹整理出版了三十卷的《格萨尔》汇编本。但是,仍然有大量内容只存在于高原说唱艺人的表演之中,没有收入这套汇编本。
著名学者降边嘉措是最早看到整理《格萨尔》之历史性意义的人。文革后,从八十年代初开始,有关学者向中国政府提出了整理出版《格萨尔》的提议,在进入九十年代后,这一项目借政治形势的东风,成为一项由国家资助的重大文化建设项目。降边嘉措从一开始就参与和主持了这项工作。
所幸的是,这个时候,高原上有一些优秀的民间说唱艺人,虽然渐渐年高,却仍然在说唱,而曾经担任过十世班禅喇嘛的翻译,曾经为很多中国领导和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做过翻译工作的降边嘉措,熟悉西藏三区的情况,有极高的藏汉语言才华和能力,也和这些民间艺人有良好的联系。
这些民间说唱艺人是怎样表演和传承篇幅浩繁的《格萨尔》的呢?和青藏高原上很多文化现象一样,《格萨尔》艺人的神秘令人难以置信,却真切地存在着。这次整理四十卷《格萨尔》精选本,降边嘉措先生特别尊崇的艺人中有两位特别年长的老人,那就是扎巴和桑珠。桑珠老人的神秘遭遇,就是一个实例。
桑珠出生于一个普通的牧民家庭,从小就放羊。牧民的生活和农民不一样,当牲畜在山坡上吃草的时候,放牧的人有很多闲暇时间,于是就听人讲故事,或者唱歌跳舞。桑珠最早的格萨尔故事就是这样听来的。但是,真正的变化是在一次暴风雨中,桑珠的羊群跑散了,他却在劳累中睡着了,是家人在一条石缝中找到了熟睡的桑珠。从此桑珠就变了,从一个安静的小孩变成了一个特别要说话的人,身体却渐渐变弱,终于病倒。焦急的父母带他到寺院请活佛打卦祈福。活佛念经祈祷,打卦问神后告诉桑珠的父母,这是好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以后桑珠就变得特别地爱唱歌爱说话,成天自言自语地给自己说唱。当地最有名的孜珠寺大活佛召见桑珠,宣布为桑珠开启“智慧之门”。从那以后,桑珠变得口齿伶俐,嗓音嘹亮。从此以后他就在高原上为牧民表演格萨尔故事的说唱,直到2011年九十岁去世。他能够说唱65部格萨尔故事,后来实际录制了46部,长达四十多万诗行,几百万字。如此篇幅的格萨尔说唱,他是怎么学来的,怎么记忆的,至今仍然是一个谜。
降边嘉措先生说,他在长达三十年的格萨尔收集整理工作中接触到的优秀说唱艺人,都有这样神奇的记忆力,也大多都有类似的神秘经历。这些高原说唱艺人除了超凡的记忆力外,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对说唱格萨尔史诗的激情。女艺人玉梅能说唱格萨尔故事70部,其中有3部,即《梅岭之战》、《塔岭之战》和《亭岭之战》是手抄本和木刻本里没有的,也是其他艺人没有讲过的。她平时是个文静腼腆的人,但在说唱《格萨尔》时,就像换了个人,进入角色后,随着情节的发展表现出各种强烈的感情色彩,有极强的感染力。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有位说唱艺人次登多吉,最擅长讲《辛巴诞生史》,这也是现有的手抄本和木刻本所没有的。次登多吉表演时越讲越动感情,讲得激动时,就站起来,连比带划,有时朗声大笑,有时失声痛哭,感情奔放,犹如鬼神附体,处于一种迷狂状态,美丽的诗句犹如江河奔流,滔滔不绝。
藏人可做的事情很多
《格萨尔》四十卷精选本的主持者降边嘉措先生,也有一种高原行吟诗人的才情和精神。1938年出生于巴塘的降边嘉措,1950年12岁参加了解放军。巴塘是汉藏交界地,汉藏文化汇合的地区,那是处于古代茶马交易路线上的民族走廊,那里有很多能够讲几种语言的人。降边嘉措先生一生为很多人担任过藏汉文翻译,出版过藏文长篇小说。曾经有一度同事们认为降边先生是只用母语藏文写作的人。出乎人们意料的是,有一天降边先生突然用汉文写作了,一口气写了一本书,交到中文编辑手里几乎没有做什么修改,大家才意识到他现在是能够用藏汉两种语言写作的人了。
除了语言的才能外,降边嘉措先生更有一种沉静和激情兼有的内心世界,这正是他和格萨尔说唱艺人那种高原行吟诗人相契合的气质和风度。藏文《格萨尔》四十卷精选本正式出齐后,很多学者都期盼着汉文译本早日问世,这将是又一个巨大的工程。《格萨尔》精选本的出版是保存藏民族传统文化,发展和更新藏文化的历史性伟业。
我在印度采访达赖喇嘛的时候,将藏文《格萨尔》四十卷精选本正式出版的消息告诉了尊者,尊者闻讯表示非常高兴,十分赞赏《格萨尔》精选本的工作和成就。尊者说,藏民族现在到了要利用一切条件和资源来搞好教育和文化建设事业的历史时刻。《格萨尔》精选本的出版也是一个实例,藏人可做的事情很多,最重要的就是教育后代,保存并更新自己的文化,而不仅仅是政治口号。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