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9日星期二

对话——达赖喇嘛的智慧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七日到三十一日,印度北方山镇达兰萨拉,达赖喇嘛尊者的住所,达赖喇嘛和一群物理学家、宇宙学家和哲学家进行了一场对话,他们讨论了量子物理学、相对论物理学等当代科学前沿成果及其怎样影响了人类对时间、空间等“实在”本质的理解。参加这次对话的,除了几位一流科学家和以达赖喇嘛为首的佛教高僧大德外,还有哈佛大学中国历史与哲学教授杜维明先生。这是西方现代科学和东方古老佛学之间的一次对话,是东西方两大文明传统之间的亲密接触.参与的人都十分珍惜这次机会,积极投入了这一连五天的紧张交流。这是一次私人对话,没有媒体报道,事后很少有人注意到这次对话。七年后,参与协调对话的物理学家阿瑟?查恩兹编辑出版了对话记录──《新物理学和宇宙学:与达赖喇嘛对话》。

这是达赖喇嘛流亡生涯中,外人难以想像的无数对话交流中的一次。尊者的一生是流亡的一生,如果要用一个关键词来概括尊者在流亡中向世人显现的智慧,那就是:对话。

打开世界大门的密码

达赖喇嘛踏上流亡之路的时候未满二十四岁,他却必须拯救被“铁鸟”和“铁马”摧残得奄奄一息的西藏,还要担负起几万流亡藏人在异国的生存。达赖喇嘛知道,藏民族的不幸遭遇和自身的封闭有关.藏人要绝处求生,必须踏进世界舞台。可是,失去了自己的国家以后,怎样打开世界的大门?流亡初期,达赖喇嘛的特使一家一家地走访各国在印度的大使馆,呼籲各国政治家对藏人的遭遇主持正义,伸出援手。可是,政治是讲利益的,是从现实出发的,政治家们虽然同情,但纷纷表示爱莫能助。

处在似乎是长久的令人绝望的境地,达赖喇嘛尊者却从来没有陷入绝望。达赖喇嘛是一位佛教僧侣,他的高深佛学修养使他能够从不同的角度来分析问题,从别人难以企及的高度来看待问题.在流亡初期他就说,我有三个身份,一是人类的普通一员,一个人;二是佛教僧侣,是达赖喇嘛;三是藏人,藏民族的一员.这三种身份带来了三个使命、三种责任。作为人类一员,要提升和推广普世价值,即所有人类的共同命运,互相的爱和怜悯;作为佛教僧侣要弘扬佛法;作为藏人一员要为藏民族的生存和繁荣而努力。这三项使命的目标和范畴,处於三个不同的层面,一层高於一层。但是,这三项使命和责任都有一个共同点,都要通过促进人与人之间交流来实现.於是,外部世界厚重的大门上,向达赖喇嘛呈现出了打开大门的密码:通过对话来打开大门。

达赖喇嘛流亡三十年后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不久他出版了他的自传,名为《流亡中的自由》。其实,流亡只给了他精神上的自由,却并没有给他行动的自由。各国政府不给他签证的时候,世界的大门就依然紧闭着。尊者以佛家的众生平等的慈悲和智慧,摆脱悲情,向所有人敞开胸怀,展开对话。

就在达兰萨拉的住所,尊者和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人交谈。六十年代的嬉皮士青年,是最早来到达兰萨拉的西方人。达赖喇嘛还在此会见了天主教着名修士托马斯?梅顿,几天深谈,这是东西方两大宗教第一次如此深入地交流修行经验。达赖喇嘛会见了很多印度教僧侣,也访问了伊斯兰教的寺院和精神领袖。

有整整二十年的时间,大国领袖们对西藏问题视而不见。世界的大门虽然对达赖喇嘛紧闭着,达赖喇嘛却在和各种各样的人对话。对於达赖喇嘛来说,没有什么人是不值得交谈的,没有什么人是无法交流的。尊者提倡世界上所有宗教的共存、交流、融合,呼籲强者怜悯和帮助弱者,提倡宽容和利他。尊者强调人类要发掘人之共同点:人的幸福离不开内心的和平。

一九七九年,在流亡了整整二十年后,达赖喇嘛终於获得机会首次访问美国。世界的大门向尊者打开了。这是西方民众对达赖喇嘛的认同,是民间的努力促使政治家打开了这扇大门。

心怀对汉人的慈悲之心

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国,在七十年代末开始与达赖喇嘛对话之后,世界各国纷纷向尊者打开大门.此后,达赖喇嘛的足迹踏遍了五大洲,踏进了世界上所有重要宗教的神圣场所,和各派精神领袖探讨人类的处境和前途。在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后,一九九一年,美国总统第一次在白宫会见达赖喇嘛。从那时起,历届美国总统平均每隔一年就会邀请达赖喇嘛访问白宫。

达赖喇嘛依然秉承人类大家庭应当用对话而非武力解决争端的信念,身体力行,促进各国各民族、各宗教、各种政治力量的对话。他和科学家的对话,从八十年代开始,至今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

达赖喇嘛在世界各地的弘法讲经,和各界人士的对话交流,获得了普遍的声誉.人们把这视为整个藏民族的成功和荣耀。中共为此发明了一个新词:“窜访”。这种宣传语言,和达赖喇嘛的慈悲相比更显得猥琐卑下。

达赖喇嘛一直在寻找和中国人民、特别是汉族民众的对话机会。他在住所和旅途中会见过很多汉人,不管这些人是退休官员、知识精英,还是家庭妇女、普通工人。他曾经说过,他有一个梦想,到五台山去朝拜,并且专门为汉族佛教徒举行一次时轮金刚大法会。虽然这一梦想的实现,还有待於汉藏民众和精英之间对话交流的破冰和深入,有待政治关系的改善,但是达赖喇嘛并不因此而失望,对话一直在进行。今年十一月二日,达赖喇嘛尊者将在纽约专门为汉人佛教徒举行千手千眼观音灌顶法会,教授菩提心释论。

对话,是达赖喇嘛尊者流亡之路上的铺路石。尊者一路走来,一路和全人类对话。这条对话的路,也是为我们,为世界上所有面临各种问题的人所铺成。无数的战争与屠杀向世人显示:武器并不能真正消除争端,解决问题最终还是要靠对话。当汉藏民众能够自由对话的时候,解决西藏问题的时机就成熟了。

文章来源:动向201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