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6日星期六

达赖喇嘛在拉达克



今年8月,达赖喇嘛尊者应拉达克佛教协会与商会之邀,访问拉达克。拉达克位于印度北方的加穆和喀什米尔邦,与西藏阿里地区接壤,地理上属于青藏高原的西部。拉达克语跟藏语很接近,文字则与藏文相同,传统建筑式样与西藏完全一样,服饰、饮食和生活方式也近似。首府列城海拔三千五百多米,距西藏边界不到两百公里。无论是从文化上还是从地理上来说,拉达克都是达赖喇嘛最接近故土的地方。

前些年,尊者每年夏季都会去拉达克,在他的府邸住三到四个星期,闭关数日,然后为民众讲经。在各地的访问中,达赖喇嘛在拉达克停留的时间是比较长的,这不仅因为拉达克有8千多西藏难民,是最大的西藏流亡社区之一,也因为拉达克是印度最大的佛教地区,人口约80%信仰藏传佛教。更重要的是,自从佛教传入拉达克后,一直没有中断。藏传佛教的四大教派在拉达克都有传承,该地保留着不少古代寺庙,这些寺庙千百年来香火相承,至今仍是民众宗教信仰的中心。

近年来,达赖喇嘛在世界各地的访问邀请越来越多,无法每年前来拉达克,于是他今年的访问,就成为拉达克的一件大事。8月里,高原城市列城一派节日气氛。城里到处飘扬着五色旗,无数条经幡横过街道,路边每隔几十米就有一座白色煨烟炉,达赖喇嘛将要前往和路过的地点竖起彩门,上面用藏文、印地文和英文写着“欢迎”。8月9日,达赖喇嘛到达拉达克。从机场到达赖喇嘛府邸约4公里,沿途桑烟袅袅。拉达克政府的一位部长亲自驾车,各族民众穿着节日盛装,捧着鲜花、哈达和点燃的藏香,从机场一直排列到府邸的大门前。


“和平花园”
确格兰萨山谷离列城约8公里。上世纪八十年代,拉达克人民捐资买下谷中一块土地献给尊者,为他在此修建了一座府邸。列城人通常称之为“达赖喇嘛的宫殿”。这座“宫殿”的正式名称叫 “杰维措”,拉达克语,意为“和平花园”。和平花园建于1987年,拉达克最大的西藏难民定居点就在附近。

花园占地约10英亩,有一条清澈溪水流过。进门是一条鲜花夹道的水泥路。达赖喇嘛喜爱花木,他居住的地方林木葱郁,种着很多花。和平花园里的花草树木都是当地民众义务栽种的。管家丹增喇嘛告诉我,花园里每死掉一棵树,他就补种一棵,而且把树林的范围渐渐扩大,几十年来,陆续栽了上千棵树。如今,花园里杨树成林,向日葵、金盏花、雏菊、大丽菊、红罂粟、石竹等开得鲜艳夺目。拉达克人民在昔日荒芜的山谷中,为尊者修建了一片绿州。

花园分内外两圈,外圈是客房和厨房、餐厅等附属建筑,供达赖喇嘛的亲属、工作人员和客人居住。客房旁边还有一个羊圈,这些羊有的脖子上系着一条红绳,有的头上或身上涂了红点,它们是人们敬献给达赖喇嘛的放生羊。 和平花园平时只有11名工作人员,达赖喇嘛居住的内圈,只有3名常住人员管理。达赖喇嘛指示,他不在拉达克的时候,客房租给旅游者使用,以减轻民众的负担。

离客房十几米处有道铁丝网,透过铁丝网,可见一座金顶的黄色寺庙式建筑,那就是达赖喇嘛的寝所。内圈只有达赖喇嘛和他的几位近侍居住,会客室也设在内圈里。去年,拉达克佛教协会买下紧靠“和平花园”的一块地,由一位瑞士人和达赖喇嘛私人办公室共同出资,修建了八座佛塔和一座莲花生大师塔。佛塔每座高达52英尺,每座佛塔之间镶嵌大理石板,上面用藏文和英文刻着佛祖的教诲。佛塔今年上半年建成,8月13日下午,达赖喇嘛为佛塔举行了庄重的开光仪式。和平花园旁边有片很大的草地,一端有座大讲台,这里就是达赖喇嘛对民众讲经传法的地方。平时,这片草地是放生羊的牧场。

和平花园恰好在从列城去著名景点,有“小布达拉”之称的替克偕寺的途中,公路就从花园的墙边经过。达赖喇嘛不愿与民众隔绝,和平花园没有挡人视线的高墙。外墙简单朴素,是涂成白色的土坯建造的,不过一米多高,行人站在路边,可以看到达赖喇嘛寝所的金顶。花园对面,难民定居点旁边的一座小山丘上,正在建造一座小寺庙。寺庙建成后,这个地点将可以看到和平花园的全景。绿树丛中的金顶,蓝天下的八座白色佛塔,以终年不化的雪峰为背景,风光美丽壮观。和平花园已经成为列城的一个景点。游人前往替克偕寺的途中,往往会在此短暂停留,欣赏和平花园一带的美景,感受宁静祥和的气氛。


紧张忙碌的行程
达赖喇嘛未到之前,大量来自拉达克各地各单位的邀请,以及许多个人或团体觐见的请求已经送交达赖喇嘛私人办公室。有些个人和团体特意从世界各地专程前来,参加达赖喇嘛在拉达克的佛事活动,希望有机会在列城拜见他。拉达克除了两座比较大的城市之外,其他地区全是乡村,有些离城市较远的乡村还不通公路。体谅到那些地区的民众往返困难,达赖喇嘛决定乘直升飞机前往不通公路的林谢,以及交通不便的赞斯卡,为当地民众讲经。两地返回后,又要在列城讲经,并举办大型灌顶法会。法会之后,拉达克人民将为达赖喇嘛举行一场长寿法会。这样一来,时间安排就非常紧了。为了尽量满足各方的请求,他改变计划,把原定一周的闭关时间缩短为三天。

8月13日,达赖喇嘛在列城的第一个公开活动,是到市中心的列城大昭寺拜佛。大清早,列城民众就站在路边,等待达赖喇嘛的车队通过。红地毯从寺庙大门前铺到殿堂门口,两边排着身穿民族服装的男女老少,院里的香炉桑烟袅袅。达赖喇嘛走进殿堂,对着佛像顶礼三拜,殿堂内的民众也与他一同跪拜礼佛。达赖喇嘛升座后,发表了简短的讲话,回答了几个问题,随即离去,前往兰东学校,为该校新建成学生宿舍剪彩加持。

兰东学校是列城一所著名的私立学校。该校建于1970年代。当时西藏难民社会尚处在相当艰难的时期,达赖喇嘛慷慨解囊,为该校捐资。建校时,兰东学校只有50多名学生,几十年来,该校已经发展成为拉达克最大的寄宿学校之一,为社会培养了大批人才。 法座设在二楼,面对院子里数千名身穿校服的学生和盛装的民众。达赖喇嘛升座后,全体学生起立,合唱一首赞颂达赖喇嘛的歌曲。法座上的尊者面容庄肃,双手合十,低声合唱,场面十分感人。

虽然行程安排非常紧张,达赖喇嘛还是尽可能与青年和学生们见面。在拉达克期间,他去的最多的地方不是寺庙,而是学校;会见最多的不是僧侣,而是青年与学生。在列城的公开活动中,达赖喇嘛访问了五所学校,与几千名师生见面,接受青年与孩子们的致敬,同时也表达他对青年一代的期望。他鼓励学生们努力学习现代科学文化,同时保持自己的信仰和民族特色,这样才是对社会有用的人。

列城附近有一所新建的学校,名叫文殊学校。这所学校是达赖喇嘛慈善基金会出资,特别为拉达克边远地区的哈努族贫困儿童建立的。百忙之中,达赖喇嘛为这所学校新建的教室剪彩,并接受哈努族人献给他的一顶民族风格的帽子。达赖喇嘛戴上饰满花朵的帽子,引来一片笑声。他对在场的家长们说,希望他们重视孩子们的教育,尽量让孩子们读书,不要荒废了孩子们的学业。

流亡半个世纪里,达赖喇嘛不仅为培养新一代的西藏青年付出心力,还在喜马拉雅山区为其他民族的儿童建立了数所学校,培养既懂得现代文化,又继承佛教基本精神的新一代。古老的佛教如何适应现代社会,佛教所信仰的和平非暴力精神如何对现代社会施加影响,传统民族文化与现代文化如何结合,就通过这些学校的独特教育方式体现出来。这正是一位圣者的智慧。

除了学校,达赖喇嘛还应邀去军营对军人讲话。列城的穆斯林邀请达赖喇嘛去市中心的清真寺,在寺内专设的佛教式法座上,达赖喇嘛面对数百名不同信仰的民众,发表了有关宗教平等与和谐,以及宗教的社会意义和责任的演说。演说后,达赖喇嘛与在场的穆斯林和佛教徒共进印度式午餐。在公开活动之后,达赖喇嘛接见来自世界各地的团体和个人。直到访问即将结束之前,他还在和平花园附近,与拉达克政府官员与民众一同午餐。


王室与平民
历史上,拉达克曾是一个小王国,有自己的王室。19世纪,拉达克被印度征服。1947年印度独立后,拉达克成为加穆和喀什米尔邦的一部分。但是,拉达克王族至今依然存在,但没有任何政治权力。拉达克王宫几度迁移,现在的王宫位于距列城约20多公里的斯多克山谷,王宫因地得名,也叫斯多克宫。

达赖喇嘛访问拉达克期间,得到王室的邀请,前往斯多克宫与王室共进午餐。中午时分,达赖喇嘛结束在心脏病基金会的访问,前往斯多克宫。在酷热的高原阳光下,车队在近似戈壁的荒原上行驶,沿途不时有民众站在路边,向他们的精神领袖致敬。斯多克宫在一座山顶上,民众在王宫门口夹道欢迎。王室成员也是佛教徒,他们躬身合十,以佛教礼节向达赖喇嘛表达敬意。

达赖喇嘛所到之处,安全保卫很严,达赖喇嘛在斯多克宫与王室午餐,属于不公开的活动,只有持特别证件的人才可以进入王宫。达赖喇嘛与王室成员共进午餐时,我注意到安全人员带着一位老妇人,来到王宫会客室外。老妇人衣着朴素,双手捧着一条黄色哈达,一声不响地站在门边。几分钟后,她的眼中泛出泪光。她悄悄抬起手臂,拭去淌下的眼泪。能够进入王宫,向达赖喇嘛敬献哈达,对这位拉达克老妇来说,显然是非同一般的大事。不知她是如何苦苦哀求王宫门外的拉达克警卫,使得他们向达赖喇嘛的安全人员报告,才能得到允许进入王宫的。不久,警卫人员把老妇带入王宫会客处。在会客室的外间,这位普通的拉达克老妇人深深弯下腰,向达赖喇嘛献上一条质料普通的哈达,而藏传佛教的最高精神领袖同样深深弯下腰,双手接过哈达。

达赖喇嘛访问期间,处处可见拉达克民众对他们精神领袖的情感的自然流露。达赖喇嘛每天的日程事先并不对外公布,但是每天他经过的地方,民众总是会排列在街道两边,向他表达敬意。他的车队经过时,对面过来的车辆全部自动停在路边,驾驶人下车,合十弯腰。他所到之处,所有的安排布置,都是民众自愿奉献,地上铺的地毯、台前放置的鲜花等等,都是民众从自己家里带来的。达赖喇嘛离开拉达克之前,还特别抽时间接见了在他访问期间,在和平花园里自愿服务的厨师、妇女和执行安全保卫的士兵,并与他们合影。


法会盛况
8月21日,我去拉达克著名的阿奇寺参观。一路上,前往列城方向的车全都挤满了人。一些人背着行李站在路边,希望能搭上便车。他们是赶往列城,去参加次日达赖喇嘛讲经法会的。

达赖喇嘛在和平花园旁边的讲经场为民众讲经,这个计划在他到达拉达克之前就已经做出。尽管日程繁忙,这个计划不仅没有取消,而且还增加了一天,从原定的三个上午增加到4个上午。8月22日,从清晨6点多开始,列城到和平花园的公路上,所有的车辆都朝同一个方向行驶,甚至造成了交通堵塞。人们穿着民族服装,扶老携幼,带着遮阳伞和各种座垫,前往讲经场,在路边形成了一条彩色的人流。人流中有穿着校服的小学生,有穿军装的军人,有各种年龄的喇嘛,有手持转经筒的老人,也有来自世界各国的信众。讲经场四周飘着经幡和经旗,煨着大堆的桑烟。上百名妇女在讲经场一边的草地上煮茶。讲经过程中,这些妇女就不停地为僧俗民众提供免费茶水。

快到九点时,鼓乐齐鸣,在场的人全体起立。达赖喇嘛尊者走上讲经台,向台下的僧俗民众合十致意。他升座后,没有人发出号令,在场数万民众同时顶礼伏地三拜。场面极其壮观感人。


达赖喇嘛用藏语讲述《菩提道次第广论》中的一部分和佛教中“空”的观念及其含义。他的讲述有拉达克语、印第语、英语和汉语翻译。讲经过程中,他打开传统的藏文经书朗读有关片断,许多带着经书的民众跟着他一同朗读。

讲经过后,达赖喇嘛举行了一场灌顶法会。法会之前,他为在场的民众授居士戒。在场不少西方人也纷纷站起来,对他顶礼三拜,表示愿意受戒,就此成为佛教徒。在此之后,他依从传统仪轨,进行了灌顶仪式。灌顶法会之后,拉达克人民举行了一个长寿法会,祈请达赖喇嘛尊者长寿永驻。

流亡五十年中,达赖喇嘛致力于探索一条适合藏民族的现代化之路。他不仅进行了政治体制和教育体制的改革,也致力于宗教改革。在宗教教育方面,他参照现代教育的体制,引进一整套新的体系。童僧必须先经过12年普通教育,才能进入大学制的经学院深造。印度南方的三大寺,已经成为世界性的佛学中心。

在藏传佛教走向世界的同时,尊者有机会与其他宗教的很多领袖交流。他谦卑地学习其他宗教的经验,深感佛教面临着“教”与“法”的脱离,佛教在民间,佛法却在寺院。他多次告诫僧侣们,应该向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学习,不要把寺院变成博物馆,要把佛法传入民间,让民众懂得提倡和平、宽容、非暴力的佛法,是佛教发展的方向,也是佛教对社会的贡献。

由于拉达克地区在佛教历史上的特殊地位,尊者对这个地区抱以极大期望。拉达克地区的许多格西(藏传佛教高级学位获得者),将尊者的想法付诸实践,致力于把佛法传入民间。尊者的愿景是,从印度传向中国的佛法,将会重新传入中国,以和平非暴力的理念来净化人心,医治暴力革命造成的创伤,弥合社会的裂痕。 只有这样,才能建成和谐的社会。


机舱内的惊喜
8月29日早上8点,翠鸟航空公司列城至德里的3342航班上,一百多名来自世界各国的旅客安静地坐着,十分钟后,飞机就要起飞。突然,机长向乘客宣布:“女士们,先生们,达赖喇嘛尊者将乘坐本次航班前往德里。请大家不要离开座位,尊者即将登机。”机舱内顿时一阵骚动,乘客们纷纷拿出相机,希望拍摄尊者登机的时刻。

几分钟后,机场工作人员在舷梯两边列队,机长走出驾驶舱,和空姐一起,站在机舱门边。达赖喇嘛轻车简从,带着一名警卫、他的贴身侍从布琼喇嘛和他的弟弟阿里仁波切,登上飞机。大家很自然地起立鼓掌,欢迎达赖喇嘛。这次航班是普通飞机,没有头等舱和经济舱之分,达赖喇嘛的座位在第一排,就在舱门旁边。许多旅客拥到过道上,希望拍照或者与尊者合影。机长和空姐反复要求乘客坐下,准备起飞,但是兴奋的乘客完全不注意。这时,达赖喇嘛站起来,离开座位,从机舱前部走到后部,让大家都有拍照合影的机会。此后,乘客们才安静下来,飞机得以起飞。一小时的飞行过程中,不时有乘客拿着书、笔记本、念珠和相机,在过道上排队,请尊者签名,或请他加持。机长和空姐也抽空过来,与尊者合影。快到德里时,人们终于意识到,应该让尊者休息。短暂的时间里,尊者打开舷窗,静静地望着窗外的云海。他的下一个目的地:台湾。他将前往遭到台风袭击的灾区,抚慰痛苦中的人们。

一位没有强大军事后盾的老僧人,凭什么能让世人如此发自内心地尊崇?这就是尊者所倡导的“慈悲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