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8日星期一

转贴一位台湾读者对《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的 讀後心得


1959年3月31日,达赖喇嘛进入印度的时刻(《1959拉萨!》插图)


《1959拉萨!》7月1日在台湾出版,书名改为《1959 拉萨!-达赖喇嘛如何出走》。这本书出版后,在台湾读者中有较大反响,我在香港和达兰萨拉都遇到过台湾读者,他们对我说过对该书的感想。我的感觉是,台湾人对西藏的遭遇有“感同身受”之感。 因此,“西藏问题”并不仅仅是单纯的“西藏问题”,它能否解决,如何解决,对“台湾问题”会有很大影响。我把这篇台湾读者的读后感转贴在我的博客上,希望国人能够理解台湾人对“西藏问题”的感受。 感谢这位读者分享他的感想。


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 讀後心得
Posted on 十月 3, 2010 by sennlu
原作网址:http://is.gd/g6jNN


一般來說,雜書我是翻過就算了,不過這回得寫個讀後心得,因為它解答我很多疑問。

這本書的作者是李江琳,沒錯,漢人,江西人,據稱是前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同南下工作團成員的後代,留學過美國。與其說她是在替中共粉飾太平,不如說是在試圖拼湊出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以及為何會發生。

我相信這本書比較中立,是因為作者不但同時引述藏人與中共官方的文獻,而且交叉比對,兜不攏的部份就予以刪除或加註修正,順著脈絡去還原事情的經過,把整個故事講出來。不過仍不算非常完整,因為中共官方的資料並未完全解密,甚至在已經公開的資料中還會在不同時間出版的版本中更動,只能等後人來補足了。

按書裏所敘述的各種環境條件來看,共軍武力解放西藏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至於為什麼是1959年,那就是一連串事件所導致的結果。書中所側重的是這一個部份,會幫助讀者思考事情的前因與後果。

首先要知道的是西藏在1951年就與中共簽訂《十七條協議》(全名是: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這個協議是由四大噶倫(清朝時訂下的制度,是噶廈政府最高行政官)之一的阿沛.阿旺晉美去簽訂的,達賴在一開始也擁護該協議,但在流亡印度之後,便表示是那在中共當局的逼迫下簽署的協議。協議全文在 http://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4-12/16/content_2342421.htm ,說句坦白的,無論是中共真的想和平解放還是緩兵之計,還跟西藏的噶廈政府簽協議,也真的給了時間緩衝,比起對付國民黨,算是很厚待了。

不過這個協議所涵蓋的範圍是西藏,但問題是,藏人並不是全部都住在西藏。在西藏週邊有四個省份:四川、青海、雲南與新疆,這些地方都還有藏人居住,而且多是游牧民族;尤其是川東的康巴人,雖然信奉藏佛教,但並不奉行拉薩的號令,成為漢、藏都管不到的化外之民。這些游牧民族是以部落的方式共同生活,部落內部有紛爭,由頭人(首領)調處,若是部落間有糾紛,則由寺院中德高望重的喇嘛來排解。

中共在這些省份推行土改、破除迷信、三反五反、合作社等共產制度,對於游牧民族來說根本就莫名其妙,他們自古以來就是化外之民,佛經中的「須彌山」是比「北京」還要真實的存在;突然間來了一群漢人宣布和平解放,然後放牧地就變成國家的、牲畜被沒收,自由的牧民被奴役,變成國家的牲畜看管人。信仰遭到破壞,還要批鬥頭人與喇嘛,根本就是部族與佛法之敵;許多部落最後忍無可忍,捐棄成見,並起反抗。

這些散兵游勇對付工作隊還能佔到上風,一旦遇上正規的解放軍就打不嬴,只能往山裏面或寺廟退守。解放軍為了平叛,甚至出動飛機轟炸寺廟,殘存的藏人無處可去,只能逃往拉薩或印度。



1959年10月,《西藏镜报》刊登的一幅藏人图画,描绘“理塘寺之战”,以及理塘寺被轰炸的情景。(《1959 拉萨!》插图)


逃往拉薩向達賴求援也起不了作用,因為拉薩也在共軍的掌控範圍之內,昌都地區早在1950年就被共軍佔領,達賴的噶廈政權並不想、也無力與共軍對抗,對於這些難民只能冷處理;但拉薩的居民看到難民逃過來,也會聽說發生了什麼事,對於共軍的不信任感日益增加,共軍也在拉薩各處陸續修築工事,雙方的氣氛愈來愈緊張,也不得不從惡意的角度去揣度對方,直到1959年初。

1959年2月7日,藏曆12月29日,除夕前一天,俗稱「破九」,也是驅鬼節,達賴約了西藏軍區政委譚冠三與副司令鄧少東一起觀看破九跳神大會,席間與鄧少東約好要在3月10日前往軍區觀看西藏文工隊表演。

西元1959年2月21日,達賴在大昭寺考取了拉然巴格西學位;在3月5日,他想到約好了要去軍區看表演的事情。但共軍卻通知達賴不准帶警衛入軍區,達賴對此並未表達反對意見,部份官員卻甚不以為然,因為在其他地區都傳出喇嘛被漢人請去開會便沒有再回來的事情。在3月9日那天,一些低階官員決定動員群眾阻止達賴出行,便在拉薩散布達賴不帶警衛去漢人軍區的消息。3月10日,大批民眾擔心達賴會一去不回,層層包圍達賴的夏宮羅布林卡,阻止達賴前往軍區,史稱「拉薩事件」;至此,由於民眾對噶廈政府的高官再也無法完全信任,噶廈政府對拉薩的局面已近失控狀態了。

關鍵的3月17日下午,共軍一名叫曾惠山的經濟警察違反軍區命令,擅用六0迫擊砲向羅布林卡開了兩砲,官方的說法是運輸站遭到叛亂武裝攻擊所以被迫還擊,但究竟是何方勢力所為、經濟警察為何會有迫擊砲,官方的公開文件並未說明,真象仍未明朗。但這兩發砲彈給也達賴很大的震撼,他隨即召來乃穹神諭(一種請求護法神降臨指示的儀軌,有特定的負責讓護法神佩阿嘉頗Pehar Gyalpo的助手多杰札登Dorjey Shugden附身,類似台灣的乩童儀式,這段因緣又與蓮花生大師有關),神諭指示「快走!快走!今晚就走!」達賴考慮到民眾聚集只是為了保護他,若是他選擇離開就可以避免民眾抵抗共軍造成無謂的犧牲,當晚就在少數人知悉與護衛的情況下,悄悄離開羅布林卡,往拉薩東南方的山南方向前進。


藏军军官。中坐者为达赖喇嘛的姐夫,警卫团长朋措扎西。(《1959拉萨!》插图)


3月20日,共軍正式對拉薩用兵,史稱「拉薩戰役」,藥王山上的醫藥利眾院因位於戰術置高點,在第一波攻擊中被共軍以火砲夷為廢墟,至今皆未重建,只在上頭蓋了座電視台的電塔。接下來的3天內,羅布林卡、大昭寺、小昭寺與布達拉宮相繼被攻陷,拉薩完全落入共軍掌握;三大軍區的增援師團在3月底至4月初入藏時,決定性的戰役早就結束了。而在3月26日,達賴一行來到隆子宗建立了臨時政府,並繼續向印度推進;1959年3月31日,達賴越過中印邊界,至今再也沒有回到西藏。1959年4月下旬,西藏游擊隊「四水六崗衛教志願軍」在總指揮貢保札西的帶領下撤入印度,西藏完全落入共軍控制。

接下來就是平叛、鎮反、土改、公社化、文化大革命這些事件接踵而至,班禪入獄,宗教與文化被破壞,藏人死傷人數至今仍未公布,但整個共產化的過程與其他省份如出一轍,傷亡絕對少不了的,整本書也就大致告一段落了。

我想作者從一開始就不認為西藏可以免於共產黨的迫害,一個靠槍桿子出的政權,不可能放任西藏視而不見,衝突是遲早要發生的。只不過在1959年3月一連串的事件導致整個局面急轉直下,雙方都在接近失控的情況下突然開戰,並不是雙方所預訂的時間。北京方面希望戰事能拖長一點等”叛軍”聚集於拉薩之後再一舉殲滅,想不到駐地部隊只打了幾天就結束,也比北京方面所指示的要快得多。「拉薩事件」是事情的結果,而不是最初始的原因,武力侵略的固然快速,卻也衍生出今日西藏問題的各種後遺症。


至於文化大革命是如何落幕的,班禪又是如何放出來,又怎麼會被中共視為愛國的宗教領袖,還在圓寂之後花大錢替他修建靈塔,這又是另一個要去找答案的故事了。

青海塔爾寺的住持阿嘉.洛桑圖旦在推薦序中講了一段發人深省的話:

「…了解歷史不是為了增加仇恨,而是為了解真正的事實,掌握真實的歷史才能對西藏問題有正確的理解。服務政權的宣傳與漫罵攻擊是站不住腳的,從1950年代到現在,中國政府在不同時代以不同的口徑污衊和謾罵達賴喇嘛,50年過去了,這未能使西藏問題得到解決,藏人心中的精神領袖也沒有被其他人來取代。我們必須了解歷史,了解在這半個多世紀在西藏三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真正了解藏人的感受,才能幫助我們跨越藏漢民族間仇視敵對的鴻溝,真正建立藏漢民族的和解和友誼。」

台灣也有類似的問題,期待也有和解和友誼的一天。


达赖喇嘛出走途中,随行的第一代本、第二代本与沿途护送的四水六岗游击队员合影。(《1959拉萨!》插图)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纪念展》中的一幅图片。文字说明中有个“马虎眼”:它给读者的印象是:1958年底,西藏的2.8万叛匪已经控制了“拉萨的制高点”,而且已经在拉萨市内主要街道上修筑了工事。事实上,甲波日山上的工事一直存在,由于工委责成噶厦政府负责拉萨市的治安,拉萨市内从1952年开始就有警察岗亭。“拉萨战役”之后,这些都成了“叛乱证据”。图中右上角的建筑,就是有260多年历史的藏医学院。这座学院在1959年3月20日上午被地毯式轰炸摧毁。现在这个位置上是拉萨电视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