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日星期日

流亡中的民主




今天是2010年10月3日,星期天。 就连我这把自己紧闭起来,埋头研究一大堆资料的人都能感觉到,达兰萨拉今天很热闹。其实前几天开始就挺热闹了。 专程来听经的台湾佛教徒请经团已经到达,不少成了我的短期邻居。这个周末,尊者为新出家的僧侣们受戒,所以,大昭寺一带人很多。昨晚我到大昭寺去拍照,里面有很多台湾人和印度人,明天讲经的位置已经安排好了,有汉语、英语、意大利语、韩语、越南语翻译专区。

上午,达吉来敲门:“你还不去啊?“

一看表,已经过了10点。今天上午10点开始,流亡政府首席噶伦和议会选举。全体流亡藏人普选,18岁以上,藏人,就有选举资格,只需出示”绿本子“,即流亡在印度的合法证件:西藏难民身份证就行了。选举每五年一次,现任首席噶伦桑东仁波切已经连任两届,即将卸任。他的继任者是谁?就是本届选举的意义了。今天是初选,将从20来名候选人中决出6名,明年3月进行大选。这样的盛事,五年才有一次,我恰好遇到了,岂能不去看看? 赶紧关掉电脑,抓起相机就走。

不知道我党有没有派新华社记者来拍照,不过我想就算有照片,墙内的乡亲们也看不到,我自认为算得上是个"公民记者”,看不到他们的,就看我的吧,哈哈!

赶到大昭寺门口,铁门还没开,因为人太多,选举委员会认为有必要控制人流,所以大家还在门外等着,已经有上百人等在门外,许多人正朝这里走来。过了几分钟,门开了,我跟着人流挤进去,哇!辨经场的一边,也就是靠近南捷寺教室的那边,就是投票点。那里不算“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也有上千人在排队。




人太多,有劳印度警察维持次序。不过次序很好,大家都会自觉排队。



人群里站着一个康巴汉子,不用说,这条队肯定是“康巴队”。 流亡社会的制度设计兼顾了地域和藏传佛教各教派,尽量让社会各方面都能得到公平的代表。 议员共40名,西藏三区各10名,四大教派加苯教各两名,加起来就是40名。僧人可以投两票,一票投给他所在的地域,另一票投给他所属的教派。比方说,一个来自康区的黄教僧人,他可以投一票给代表康区的议员,还可以投一票给代表格鲁派的议员。


黄色的票表示代表宗教的议员。


白色的票是投给首席噶伦候选人的。还有一种绿色的票,投给议员。


身份证。这两份东西放在一起,意思是:目前,作为藏人,想要行使你的民主权利,你先得流亡,让你的身份成为“流亡藏人”。不过,其实我自己也一样,我的民主权利来自美国,而非中国。我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先得让自己变成“美籍华人”。。。








带着你们的难民身份证,在大昭寺和法王府之间的投票处,来行使你们的权利。今天,你们让许多人惭愧,也让许多人耻辱。 历史是无法屏蔽的,今天,你们把很多人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选民们在自己所属地区的桌前登记,出示证件,在登记表上签名,领取选票。




不知道怎么投票?随时可以询问。

然后,到一件房间去,填写候选人的名字


这是很严肃的事儿,丝毫马虎不得。


这事儿得好好合计合计


妈妈和女儿……不知道是不是意见统一? 那年我们投票的时候,丫头跟我可是针锋相对。


流亡中长大的一代,他们不幸生为难民,他们有幸一出生就享有基本权利。


信仰和民主权利,绝非不兼容


选择好了心仪的候选人,叠好选票



走出门。简单的投票箱,象征着你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






投下神圣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