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8日星期四

丁一夫: 让你的良心说话 ——现代西藏史上一本绕不过去的书《1959 拉萨!》

1959年3月20日上午北京时间10-12时,“拉萨战役”第一波攻击中,被完全摧毁的甲波日医学利众院



《1959 拉萨!》是一本讲述1959年拉萨事件的专著。这是中外学界第一本,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本重建五十年前发生在青藏高原上的这一事变的专著。

1959年拉萨事件是现代西藏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在此以前,中国政府和以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噶厦政府之间,有十七条协议的约束,维持西藏政治现状不变,中央政府一再承诺,“民主改革”只有在藏方自愿的前提下才会展开;在此之后,噶厦政府被解散,十七条被废除,中国政府在西藏自治区放手“民主改革”,由此引出了现代政治史上的“西藏问题”。因此,了解1959年拉萨事件,了解那个时候拉萨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就能理解此后西藏问题的走向,理解当今中国政府和流亡藏人的立场。反之,不了解1959年拉萨事件的事实,那么对于当代西藏问题的认识就容易陷入“屁股决定脑袋”、“各说各有理,一笔糊涂账”。了解1959年拉萨事件,是了解和理解西藏现代史的一把钥匙。

可是,1959年拉萨事件过去了半个世纪,中外学界却没有一本讲述拉萨事件的专著,在众多中外出版物中,讲到1959年3月的拉萨事件,都语焉不详。究其原因,1959年拉萨事件是发生在共产主义铁幕之后。

当1959年青藏高原上藏族民众和解放军发生战争对抗的时候,在拉萨,除了印度政府办事处有少数工作人员以外,北京和拉萨政治舞台上,实际上已经没有一个西方人了。有几位CIA人员几十年后出版了各自的回忆录,给许多没有读过这些回忆录的人造成了CIA曾经涉足拉萨事件的印象。读过这些回忆录就不难看出,当初CIA在关岛和科罗拉多负责训练四水六岗的特工们,对拉萨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拉萨根本不在他们的影响之下。所以,对1951年以前的西藏,在西方的出版物中,英国、印度和美国的档案能提供大量第一手资料,而对1959年前后的西藏,这方面资料几乎是一片空白。

在印度的流亡藏人,收集和出版了一些亲历者的回忆。达赖喇嘛鼓励逃亡到印度的藏人,说出和记录自己的亲身经历,并且一再告诫,一定要真实,只有真实才能有益于藏人和后代。可惜的是,流亡藏人面临在陌生的印度次大陆的生存压力,使得他们不可能大量记录和出版这方面的资料,很多人在说出他们的经历以前就去世了。已经记录下来的一些资料,大多是藏文。

留下资料最多的是中国大陆的档案和出版物。但是,中国政府一向严密控制档案和内部资料,至今没有公开即使是最为普通的政府档案。而中国的现代西藏史学家们,在国安部门、统战部门和宣传部门的合力限制之下,进行中立调研的空间十分有限,能够形成文字出版的“成果”,只能是符合标准的政宣作品。这些作品在不得不提到1959年拉萨事件的时候,一律以“叛乱”一笔带过,从不详细叙述拉萨事件的发生背景、前因后果和各方遭遇。中国大陆的出版物中,零星地分散着有关拉萨事件的点滴资料,但是西方的西藏现代史学家由于语言和资料利用的局限,还没能系统地利用这方面的资料。

于是,中外学界的众多出版物,都在1959年拉萨事件面前“绕着走”。不是他们不懂得1959年拉萨事件是了解现代西藏历史的一把钥匙,不是他们不想说,而是他们没法说。手里没资料,不知从何说起。


原罗布林卡御马厩,在罗布林卡大轰炸中被炸毁



就这样,现代西藏史等着这样一本讲述1959年拉萨事件的专著,来打破这种“绕着走”的局面。《1959拉萨!》一书的选题,好就好在这里。可是,选题虽好,做起来谈何容易。国内有一位相当重要的现代藏史专家曾经对此书作者李江琳说过,在国内做研究,不得不小心留意,不要把饭碗砸了。若把饭碗砸了,甚至弄不好把自己整到监狱里,那还做什么研究呢。这是国内学者的普遍处境。可对于李江琳来说,情况却恰恰相反。她选了这个题目,那就需要时间,不得不破釜沉舟,先砸了自己的饭碗,辞职出走。

现在,这本书终于放到了读者面前。此书介绍了五十年代的西藏政治背景,一天一天地重建了1959年3月发生在拉萨的事情。这是一本将在书架上留得下来的书。作者在前言中说:“我谦卑地以此求教于读者,希望以此书抛砖引玉,希望有更多的亲历者说出他们的经历,留下他们的记忆,希望有更多的史实资料问世。我将非常高兴地纠正此书中的错漏之处。”这一番谦词的背后,可以读出作者的自信。读过这本书的读者,会和作者一样,几乎是期盼着有人出来质疑,期盼着更多资料出来厘清此书存疑的谜团。《1959 拉萨!》已经把五十年前的拉萨重新塑造和搭建成了一个舞台,舞台上的所有演员都已经到位,藏民族历史上最为惨烈的事件已经在读者面前展开了。任何质疑和纠正只会使拉萨事件的内容和细节更为丰富准确,只会使历史谜团得到解答,只会使历史真实更为清晰。

李江琳曾说过,她是想为广大中文读者写这样一本书。她的犹太历史学训练和图书馆学的技能,使得她在搜集和使用资料方面,尽量符合当代史学叙述的要求。作者为此书搜集的资料,将促动学界对这一课题的关注。但是,这不是一本让人看不下去的枯燥学术论文。作者在流亡藏人中的采访,复述亲历者的回忆,为五十年前的事变呈现了有血有肉的生动形象。作者用资料和亲历者的回忆把拉萨事件呈现在读者面前,对这一事件的评论却惜墨如金,避免对历史人物的贬褒,个中是非善恶,逼得读者自己去思考。

20多年前,达赖喇嘛应邀到美国国会讲话,他对美国的议员们说,西藏问题无关石油、无关金钱利润,“西藏问题是一个道德问题。请让美国人民的心来说话”。李江琳在讲述50年前藏人遭遇的时候,也相信人有良知,相信世间自有公道。她在前言中说到,“我 想,作为汉人,我们应该把历史这面镜子擦干净,把因宣传、回避、懦弱和虚幻的荣耀之需,涂抹在历史这面镜子上的污垢擦掉,把几十年来沉积在史实真相之上的尘埃抹去,让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后代都能看清楚,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做到了这些,我们才能说,我们想要辨善恶,我们能够知对错;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直 面我们内心向善的本性。”

这是现代西藏史上一本绕不过去的书。不管你在西藏问题上是不是有预设的立场和看法,你都应该读一读这本书。然后,让你的良心说话。



罗布林卡正门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