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3日星期四

胡平: 郑重推荐《1959:拉萨!》


藏人称之为“雍若本”的末代毛垭土司索南旺杰。在中国官方文献里,他是一名“匪首”;在藏人的集体记忆中,他是一位孤胆英雄。(图片来源:江央诺布博客:影子西藏



郑重推荐《1959:拉萨!》

胡平

我郑重向读者推荐这本书《1959:拉萨!》。作者李江琳是我的好朋友,原先在纽约市皇后区图书馆工作,主持过多次大型讲演和讲座活动;两年前,李江琳辞去图书馆的工作,全力投入西藏问题的研究与写作。在她离开纽约去往印度达兰萨拉之前,我们几个朋友在法拉盛一家中餐馆为她饯行,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一年半后,李江琳就把这本《1959 拉萨》呈现于读者面前。

李江琳著《1959 拉萨!》由香港新世纪出版社于2010年7月出版,正文前有原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现居美国的阿嘉仁波切写的序言。全书分23章,共361页,并附有几十幅珍贵的历史图片。

为什么要选择1959年拉萨事件作为切入点呢?作者说,因为这个事件的重要性,了解了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很多相关的事情就有了答案。作者披阅了大量中外文献资料,包括中共官方出版物以及汉藏双方亲历者的第一手资料,经过细心的梳理和独立的研究,为这一段历史提供了也许是迄今为止最完整的叙述。凡欲了解西藏问题者不可不读。

1959年3月10日上午,拉萨成千上万的藏民围住了达赖喇嘛居住的夏宫罗布林卡,阻止达赖喇嘛按照原计划去西藏军区司令部观看文艺演出,随后民众举行和平的集会游行,喊出了要求解放军撤出西藏和西藏独立的口号。接下来的几天,藏人和中共西藏工委、解放军之间的敌意越来越强烈,形势越来越紧张。3月17日深夜,达赖喇嘛率领家人和噶厦政府部分主要官员离开罗布林卡,经过两周跋涉,翻越喜马拉雅山,前往印度寻求政治庇护。两天后,驻藏解放军和西藏工委领导下的机关民兵向拉萨藏人发动猛烈攻击。如李江琳所说,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有两次解放军进城杀人,一次是1989年6月的北京,另一次就是1959年3月的拉萨。

乍一看去,1959年拉萨事件是被一件偶然的事情引发的,那就是达赖喇嘛要去军区司令部观看文艺演出,藏人前去阻止,于是酿成一起大规模的群体事件。那么,为什么藏人要阻止达赖喇嘛去军区司令部呢?因为他们担心那是一场鸿门宴,担心达赖喇嘛会被劫持被绑架。为什么藏人有这样的担心,因为自1956年以来,中共在西藏周边的四川、云南、甘肃和青海等省的藏区推行暴力土改和以宗教改革为名的宗教迫害,激起了藏人的强烈反抗,然后遭到中共的残暴镇压,在这些地方,很多藏人首领就是被中共邀请开会或赴宴,结果一去不返。



梁茹(即瞻对,今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千户甲日尼玛的妻子多杰玉登。 她是梁茹藏民暴动的领导者之一。(图片来源:江央诺布博客:影子西藏)


长期以来,中共的宣传机器都说,1959年的拉萨事件是“西藏上层反动分子有预谋、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的一场“叛乱”;但李江琳通过她的研究指出,迄今为止,公开的和内部的资料都没有提出支持这一结论的确凿证据。根据作者的研究,拉萨事件的主要参与者实际上是普通藏民和少数藏人中下层官员,在抗议活动的高潮期,噶厦政府陷于瘫痪,达赖喇嘛也控制不住局面。换言之,拉萨310事件本来是一次突发性的群体事件。倒是中共方面,早就在寻找借口,打破十七条协议中“不改变西藏现状”的约束,放手把在内地推行的那套社会改造推行于西藏。310藏人的集会游行给了中共西藏工委和军区一个开打的理由;又由于中共方面经过长期策划,早已具备打的条件。再加上当时坐镇拉萨主持工委工作的谭冠三将军先斩后奏,擅自下达开打命令,在藏人的圣城进行了一场惨烈的大屠杀。

拉萨之战结束后,中共即派出大量野战军进入西藏各地平息“叛乱”,大开杀戒;与此同时,又凭借暴力,对西藏社会进行彻底改造,给藏人带来深重的灾难。西藏的历史从此改变,汉藏关系从此改变。

51年过去了,今天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在毛时代,中共推行的所谓社会主义革命和改造,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因此,1959年拉萨事件的是非曲直,应该说已经一目了然。邓小平上台后,着力纠正毛时代的部分错误。1979年,当局与西藏流亡政府开始接触,流亡印度20年的达赖喇嘛派出第一个访问团来到西藏。访问团所到之处,成千上万的藏人涌上街头,恸哭着呼唤他们的领袖达赖喇嘛。这一幕再清楚不过地告诉我们,藏人的心是在哪一边。不久前,海南大学传播学研究中心主任毕研韬先生发表了他在今年6-7月第三次去藏区考察学习后的报告,其中提到,目前西藏的常住居民和军警的人口比例是1:1。这就是今日西藏的“稳定”,这就是今日西藏的“和谐”。

李江琳写作此书,态度十分严谨,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且以“两发炮弹”一事为例。3月中旬,拉萨的形势相当紧张。达赖喇嘛请示神谕,神谕指示:“快走!快走!今晚就走!”对于达赖喇嘛,神谕并不是他考虑的唯一因素。通常他在做决定时还要参照其他因素。就在这时,两发炮弹落在达赖喇嘛所在的罗布林卡附近。正是这两发炮弹,才是促成达赖喇嘛做出决定的主要因素。那么,这两发炮弹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1959年3月17日下午一点多种,达赖喇嘛正在和噶伦们在罗布林卡的金色颇章开会,突然听到两声巨响,有两发炮弹落在罗布林卡北面。紧接着传来惊惶的呼喊:“汉人开炮了!”“汉人要进攻了!”达赖喇嘛在两部自传里都提到,那两发射向罗布林卡的炮弹是促使他下决心出走的主要原因。4月18日,达赖喇嘛一行到达印度后向国际媒体发表的第一份声明,其中提到“两三发射向罗布林卡宫的炮弹”,使大家意识到达赖喇嘛面临极大的危险,因而决定出走。中国政府在随后对国际社会发表的新华社评论文章中,断然否定“两发炮弹”一事。然而李江琳发现,在30年后中共官方出版物里又承认了两发炮弹确有其事。1993年出版的《西藏平叛纪实》和1995年出版的《西藏党史大事记》两本书里都写到在3月17日这一天,一位青藏公路拉萨运输站的经济警察曾惠山违反军区规定,擅自用迫击炮向罗布林卡发了两炮。不过按照这两篇文字,是罗布林卡的“叛乱武装”首先向运输站发起挑衅性射击,甚至还说“叛乱武装”发射了30余发炮弹。这种说法又引出新的问题:

1、如果3月17日叛乱武装就向拉萨的解放军驻地主动发起攻击,那为什么1959年4月新华社评论文章却只字未提呢?

2、如果在3月17日上午,叛乱武装就发动了这么大的攻击,一直等待对方先动手的解放军为什么没有反击?

3、在当时那样严峻的形势下,居然有经济警察违反军区规定擅自开炮,这么严重的事军方怎么能容忍?怎么能不对之军法处置?至少也要对事件进行彻查嘛。

4、3月17日上午,达赖喇嘛还在罗布林卡,藏人要是在这时主动发起挑衅性射击甚至开炮,岂不是引火烧身,给达赖喇嘛带来极大危险吗?然而如果没有某种原因,曾惠山就突然向罗布林卡发两炮,那似乎也说不通。

在这里,作者很谨慎,没有做结论。作者说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恐怕只有等到更多的资料面世才可能做出合理的解释。不过从这一番考证与分析中,我们至少可以得出结论,即,中国政府在1959年4月对国际社会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那天,李江琳对我说,她准备写一部流亡藏人史。我当即拍手叫好。自1959年3月17日达赖喇嘛率众出走印度,51年来,藏人谱写了当代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场集体流亡。其艰苦卓绝、英勇悲壮、可歌可泣与灿烂辉煌不亚于古代以色列人的出埃及记。我殷切地期待李江琳的新著早日问世。



艺术家描绘的大昭寺之战场景。 根据我对大昭寺之战亲历者的采访,当时解放军确实用喷火器点燃了大昭寺附近的民房,因而有熊熊火光。画面上没有画出的是,大昭寺内的藏人投降之时,寺院周围的民房顶上已经卧满了解放军士兵,无数支枪口对准大昭寺。(图片来源:江央诺布博客:影子西藏)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