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7日星期三

藏民族向中国人发出了民主的邀请



1959年到达大吉岭的第一代流亡藏人

流亡中成长的新一代,2010年摄于达兰萨拉民主日庆典


1959年,达赖喇嘛被迫出走拉萨,流亡印度。那时候,全世界几乎所有人都为,藏人在政治上已经终结,藏民族的命运,已经落到了别人的手里。

教育事业百年大计
然而,达赖喇嘛是一个佛教僧人,在佛教的词典里,没有绝望这个词。在一个重要问题上,达赖喇嘛终于取得了印度总理尼赫鲁的支持和承诺,那就是要为流亡的藏童提供好的教育。流亡第二年,第一所流亡藏童学校就开学了。从此以后,西藏流亡政府指导下在印度和尼泊尔的藏童学校,让分散在无论什么地方的藏童都有接受现代教育的机会。
我访问过很多流亡藏人定居点的学校。尼赫鲁当年答应达赖喇嘛,流亡藏童将在自己的学校里受到教育,以保存和传承藏民族的语言文字和文化,藏童学校的条件将比照印度最好的学校。这类学校大多设有寄宿舍,使得家在偏远地方的藏童也能上学。流亡政府的官员甚至来到处于边境地带人烟稀少的高山牧场上的牧民家庭,以达赖喇嘛的名义,让这些家庭把孩子交给学校。藏童学生的吃住、校服、交通、和零用钱都由学校提供。


大吉岭西藏中心学校一角


我到过印度著名山城大吉岭的一所藏人学校。学校建在葱绿山坡上,校舍可以媲美任何地方最好的中学。这所学校居高临下,周围山峦起伏,星星点点的寺庙和村镇一览无余,远处是高耸云端的雪峰,景色极为壮观。雪峰的那边就是西藏了。
有一个在流亡中出生的藏人,就从这所学校里走出来,在哈佛取得硕士和博士学位,成为一位资深法学家。他就是刚宣誓就职的流亡藏人行政中央首席部长洛桑森格。
洛桑森格的当选和就职,是流亡藏人在艰难岁月里坚持把现代教育事业放在首位而结出的成果,它证明了达赖喇嘛五十年前就把教育作为藏文明生命线的深谋远虑。


洛桑森格在投票

五十年前,达赖喇嘛在作出这一决定的同时,还作出了另一个难度更大却同样意义深远的决定,那就是藏人在政治上的民主化和世俗化改革。
五十年不懈的民主改革
达赖喇嘛是西藏政教合一传统体制的合法继承者,却是一个有着开放的胸怀和思维的改革家。达赖喇嘛信奉佛教的慈悲和智慧,相信因果,强调动机,从佛教的“无常”哲理出发,相信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就在流亡之初开办第一所学校的同时,流亡政府就开始制订民主改革的长远规划。达赖喇嘛说:“未来不能再延续西藏以往的状况,对过去的一切都要做出改造。”
2001年,西藏历史上第一次人民直选,选出了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2011年,首席部长再次换届改选,选出了年轻的洛桑森格。
十年前第一次直选的时候,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官员必须苦口婆心地反复告诉选民,什么是选举,怎样来投票。那时候,选民们互相询问的是,达赖喇嘛支持哪个候选人,达赖喇嘛想选谁他们就也选谁。达赖喇嘛坚持不提名候选人,他坚持要用“民主的程序,让人民自己担负起责任”。他坚持要放手,让民众在民主实践中学习民主,练习民主。 结果,内心不安的选民,选出了一位老僧人。达赖喇嘛后来常笑说,原来是一个老和尚当领导,没想到结果是两个老和尚来当领导了。
但是,2011年的直选,流亡藏人的民主运作让外界刮目相待。从初选、竞选、到分散在各地的选民投票,这套程序流亡藏人做得有板有眼。在民众的积极投入和大众参与程度上,在程序的公开、公正、透明方面,都无可挑剔,证明西藏流亡社区经过几十年的学习和历练,民主意识极大提高。同时,新一代受过现代教育的藏人已经成长起来,成为流亡藏人的主体。流亡的西藏民智已开,民主的到来已经是水到渠成。
就在这次成功大选的同时,达赖喇嘛宣布放弃一切政治权力。这是整个藏民族政治变革的重大举措。达赖喇嘛的政治退休,结束了西藏政治的政教结合历史,开始了藏民族世俗化的变革。两件大事同时发生,决非偶然与巧合。


达赖喇嘛政治退休,洛桑森格就职,流亡藏人实现了
政治权利和平、透明、民主的过渡。


民主的邀请
在达赖喇嘛宣布政治退休后,中国政府方面不出所料,一如既往地予以全盘否定,质疑新的流亡藏人行政中央没有合法性。在首席部长的就职典礼上,新当选的洛桑森格发表了就职演说。这篇演说词纵横上下,内容丰富,可圈可点。
洛桑森格回顾了藏民族近百年的现代化历程,特别强调,他要向中国朋友申明,流亡藏人将坚持非暴力原则,继续追随“中间道路”的政策,争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内藏民族的名副其实的自治。他也向藏人说明,这个和平的方案是对藏民族和汉民族都有利的双赢结局。
洛桑森格表现出了一个当代民主政治家的高度自信,他说,他将致力于实现尊者十四达赖喇嘛的设想,建立一个真正世俗化的民主社会。他说,“今年藏人活跃的选举向世界展示了我们对于真实的民主和人类自由普世价值的认同。我们的民主选举显示了,西藏的统一是建立在普世民主价值观上的”,“这次选举的结果向中国政府的强硬派传递了一个明确的信息:西藏领导层不是在消解。作为民主制度,我们只会随着未来年岁的流逝而茁壮成长。”
洛桑森格的宣示表明,当今世界,合法性来自于民众的意愿,来自于民主。这等于是发出了民主的邀请:未来西藏的命运,应该由民主来决定,让我们来搞民主吧。谁都知道,中国在西藏的统治,是毛泽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产物。但是,这一统治不可能永久靠枪杆子来维持。民主总有一天会成长为浩浩荡荡的潮流,青藏高原也是一样。

《动向》2010年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