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5日星期二

黔驢技窮的中共治藏政策


 最近,當世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四川藏區僧尼自焚事件時,西藏自治區卻熱熱鬧鬧地開啟了一項大規模的活動。

  新華網十月十日報道,西藏將啟動二萬餘名幹部,組成五千四百五十一個工作隊,進駐西藏所有行政村和居委會,連續三年開展駐村工作。此舉稱為「創先爭優強基礎惠民生活動」,簡稱「強基惠民活動」。這個活動的目的是「幫助群眾致富、為群眾辦實事、解難事、加強基層黨組織」以此「構建西藏跨越式發展和長治久安的長效機制」。報道說該活動是「西藏和平解放以來規模最大、人數最多、時間最長、覆蓋面最廣的幹部下基層活動」,十月二十日前,二百六十一個駐村工作組進入村莊。迄今大部分駐村工作隊已經下到所駐村莊,開始「強基惠民」。

  「大棒」和「胡蘿蔔」輪轉治藏

  這個活動其實並無新意。幾十年來,中共西藏政策可以概括為「大棒」和「胡蘿蔔」的輪轉,大棒之後撫以胡蘿蔔,胡蘿蔔不靈再揮舞大棒。二○○八年掄過大棒,如今通過「惠民」,表面上把大棒換成了胡蘿蔔。

  一九五九年三月「拉薩事件」後,幾萬軍隊入藏,在西藏「邊打邊改」。六千多官兵組織十二個武裝工作隊,進駐每個宗土改建政,那次「下基層」明明是去搞「土改」,外加「鎮反建政」的,對外卻打著「平亂」旗號。

  以幾萬野戰軍,加上飛機大炮為強大後盾,首次「下基層」的工作隊將「大棒」掄得虎虎生風:打土豪分田地,掠奪財產,把至少總人口百分之二的藏民關進監獄,順便將二千一百二十三座寺院關的關、拆的拆,只剩下七十多座。那次的「下基層」效果彰顯,西藏被打成一片廢墟。中共在廢墟上建政:西藏的基層黨支部從一九五一年的零到一九五九年的二百三十六個,用了七年時間,但農牧區黨支部還是零;工作隊「駐村」之後,只用了三年時間,就將基層黨支部發展到一千一百四十個,其中農牧區黨支部三百二十七個。

  這時,「大棒」換成了「胡蘿蔔」。中共沒有在西藏立刻開始辦社,而是給農民分了土地,送了農具,發下種子,讓他們單幹了幾年,以便讓「翻身農奴」得到實際好處,並開放了一批寺院,還大力培養基礎「民族幹部」,從中共視角來看,算是「建基惠民」。

  胡耀邦的「短命新政」

  一九六五年正式成立西藏自治區時,基層黨支部已經發展到一千五百四十個,鄉級黨組織七百四十四個。至此,中共終於全面控制了西藏。隨後就將「胡蘿蔔」收回,開始掄大棒:分配的土地和牲畜收回,在農牧區大辦人民公社。社沒辦完文革開始了,於是一邊文革,一邊「三教」,一邊辦社,順便摧毀殘餘寺院。

  以「大棒」為主折騰了二十年,中共從上到下各級官員志得意滿,覺得西藏已在掌中。直到達賴喇嘛派遣的第一訪問團到達拉薩,他們才發覺一個難堪的事實:訪問團所到之處,藏人痛哭流涕,呼喚達賴喇嘛。這件事驚動了最高層,一九八○年總書記胡耀邦親自到西藏視察,制定「免稅、放開、走人」的「新政」,以一九五九年後最大的一根「胡蘿蔔」取代掄了二十多年的「大棒」。但是,「胡蘿蔔」並未解決根本問題。八十年代末的第二次「拉薩事件」爆發後,中共立刻拋棄了「胡蘿蔔」,再次掄起大棒。這一掄又是二十年,期間雖然也夾以大小不等的「胡蘿蔔」,但受益者並非以藏人為主。

  可是,二○○八年三月,西藏爆發第三次「拉薩事件」,並且迅速蔓延到其他地區,這很清楚地表明:「大棒」和「胡蘿蔔」統統無效。毛澤東的野戰部隊沒有做到的,胡錦濤的武警部隊也無法做到。二○○八年後,西藏各地局勢處於幾十年的最低點。

  中共治藏基本思路半世紀無改變

  向前走不下去,只好往回走,於是出現了第二次大規模「駐村」活動。

  這次的「強基惠民」活動,自治區在三年內每年甩出十億人民幣專項資金,其中每個工作隊握有十萬元「為民辦實事經費」,據說是用來為群眾解決實際困難的。也就是說,三年中每個村莊可以得到三十萬元人民幣。

  看上去確是大手筆。可一算細賬,據最新人口數據,西藏鄉村人口為二百二十萬人,「辦實事」經費總數為一年五點四五一億元,平均每人一年的「受惠」額為區區二百四十七點七七元,三年裡的「受惠額」加起來不到一千元,很難想像這筆錢能「幫助群眾致富」。在那些至今沒有路、沒有電、沒有衛生室的村莊裡,三年中受惠三十萬元,雖然不無小補,但難以根本改變現狀。

  這筆經費中的另一半是用來「強基」的,二萬工作隊員平均每人二萬二千七百四十五元。如此看來,「惠民」乃「口惠而實不至」,「強基」倒是真的:參與「強基惠民」活動的除了醫院、體育、教育等部門,還有武警、公安、宣傳、黨委等機構。黨政軍三管齊下,奔赴每一個村鎮,其目的是「使基層黨組織的戰鬥力明顯增強,維護穩定的基礎扎實牢固」,說白了就是以「胡蘿蔔」偷運「大棒」,打著「惠民」旗號,把「維穩」落實到每個村鎮。到了用運動的方式來「維穩」的地步,可見中共西藏政策已經計窮了。

  第一次駐村是「建基」,第二次駐村是「強基」,時隔半個世紀,中共西藏政策的基本思路毫無改變。

  幾年前,一位中共官員跟我聊了幾小時「西藏問題」後,大悟道:「原來我們給藏人的,不是他們心裡想要的!」

  藏人想要的是什麼?幾十年來,他們一次又一次、一代又一代地高喊:要自由,要達賴喇嘛回家!


《動向》2011年11期 http://www.chengmingmag.com/t315/select/315sel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