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9日星期三

转: 赵紫阳委托身边人给达赖喇嘛带信...




    達賴喇嘛,嘉楊

    赵紫阳委托身边人给达赖喇嘛带信、、、、


    生死平等,沒有人可以有特權。當你面臨死亡時,需要心靈上的慰藉,這只有宗教可以做到。達賴喇嘛是一個至高無尚的精神領袖。在世界上,大家對達賴喇嘛的尊重也在於他是精神領袖,而不會去考量政治原因。
  
    作者:紀碩鳴 首发《外参》
  
    那是2004年的冬天,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委託身邊人給遠在印度的達賴喇嘛帶信,並再三叮囑帶信人,一定要把信交到達賴喇嘛手中,並且要有回復。身在美國的達賴喇嘛前待衛長嘉楊達傑向筆者表示:“信不長,僅一頁紙,稱達賴喇嘛活佛。他說,自己年紀大了,來日不多,臨終前,只有二個祈求:一是希望達賴喇嘛幫助祈禱,讓他可以走的很安穩;二是關注到達賴喇嘛關心六四天安門廣場的逝者,希望達賴喇嘛有機會一定要到天安門廣場為死難者做一個時輪金剛法會。"
  
    時輪金剛法會是藏傳佛教中最大的法會,不久前,達賴喇嘛在華盛頓DC舉辦的就是這樣的法會,參加者多達二萬多人。時輪金剛也是藏密尊奉五大本尊之一,藏名叫“唯柯”,意為時輪。按《時輪金剛法》所說,一切眾生都在過去、現在、未來“三時”的“迷界”之中,不得解脫,輪回流轉,若依此尊修習,控制體內“有生命之風”,以保長壽,並通過“五智”和“禪那(禪定)”合一的相應方法,便可達到即身成佛。在天安門廣場做一場時輪金剛法會,是達賴喇嘛在“六四"後主動提到的 。嘉楊表示,達賴喇嘛也有二個回中國後的願望,一是要去五台山朝聖;一是要在天安門廣場做一場時輪金剛法會。趙紫陽知道,所以,在即將走完人生最後路程的時刻,臨終託付。
    

活著有意義 死了不貪戀
    
    據悉,趙紫陽和胡耀邦都有身邊人與達賴喇嘛保持聯絡,趙紫陽託人直接寫信聯絡是第一次。他通過親朋好友告訴達賴喇嘛,晚年時閱讀很多佛教的書,也看過好幾本達賴喇嘛寫的書,他稱“達賴喇嘛"而不是如現任中共官員直呼“達賴",表示尊重。達賴喇嘛作了回復,答應會為他祈禱,並帶給趙紫陽一尊五吋高的佛像和哈達。
    
    趙紫陽去世後,他希望身後事按達賴喇嘛的旨意辦。有好友直接詢問達賴喇嘛怎麼辦理。達賴喇嘛轉告說,人活著有意義,死了不要貪戀,不要舉行隆重的儀式,簡單就好,好與壞都在人的心裡。趙紫陽去世後一年,骨灰都在家中安排,達賴喇嘛建議,入土為安最重要,不要放在家中。“可以的話,以無名碑安放在五台山的附近。"嘉楊表示:“最後不知是否按照達賴喇嘛的建議做,但前中共最高領袖與達賴喇嘛之間的相互尊重和崇敬很人性化。"嘉楊說,達賴喇嘛評價趙紫陽是一個有民主思想的人,一個開明的人。達賴喇嘛也經常提起胡耀邦,說他在關鍵時候沒有貪位,代表了一個人的良知。他常說,“胡耀邦是一個很誠懇、是一個無私的人,每次都說他是一個無產階級革命家。"
    
    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出席了“西藏和平解放六十周年”的慶祝活動。達賴喇嘛說:“我對習近平不是很瞭解。當然,他父親習仲勳,我相當熟悉,非常和藹和愉悅。"八十年代,達賴喇嘛的特使訪問西藏時,並會見了習仲勳,看到了習仲勳一直保存著達賴喇嘛多年前送給他的一塊金錶。五十年代前後,習仲勳曾經在西藏工作過,同十世班禪和達賴喇嘛關係密切。
    
    前青海塔爾寺住持、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中國全國政協常委阿嘉仁波切1994年和班禪大師母親一起在深圳看望中風初愈後的習仲勳。令阿嘉仁波切比較震撼的是,習仲勳雙手合十舉到額頭,說對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心底有虔誠,他們兩個(人)保佑我。嘉楊說,人的出生和死亡是無法自我選擇的。“生死平等,沒有人可以有特權。當你面臨死亡時,需要心靈上的慰藉,這只有宗教可以做到。達賴喇嘛是一個至高無尚的精神領袖。在世界上,大家對達賴喇嘛的尊重也在於他是精神領袖,而不會去考量政治原因。"
    

超越國藉 超越宗教
    
    第十一次西藏宗教大會上剛剛結束,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就靈童轉世公開聲明,嘉楊認為,這是達賴喇嘛退休不到一年,就靈童轉世事宜作出純宗教的理論權釋。未來,達賴喇嘛會將自己的精力更多的投放於宗教事務。嘉楊說:“世界對達賴喇嘛的宗教尊重會隨達賴喇嘛不斷完善宗教改革,提供更多理論基礎和思考而更為提升。"
    
    據嘉楊所知,現任中共高官的一些家人都有見過達賴喇嘛,“現在的幾個中常委中,有二個人的家屬過去曾經見過達賴喇嘛,還有一個中常委曾託人帶話給達賴喇嘛,說他也信藏傳佛教,有空就在家中抄金剛經。達賴喇嘛經常開玩笑說,抄是沒有用的,關鍵是要改變腦筋。其實,這些領導是把達賴喇嘛當作宗教即精神領袖表示尊重的。"
    
    不久前,華盛頓的法會有超過二萬以上人參加,這在美國是最大的法會。在華盛頓DC,最高的樓是國會山莊,要遠離經濟和宗教。達賴喇嘛是第一個宗教人士在那裡辦這麼大的法會,這需要美國絕大多數議員同意的。雖然美國宗教自由,但華盛頓DC是不充許舉行大型的宗教活動以免干擾。嘉楊說,達賴喇嘛做到了,最主要的是,達賴喇嘛不只是講佛教的東西,重要的是講不少人類的價值,是他自己的體驗。“達賴喇嘛把佛教更為廣濶的演繹,他的思想源頭來自佛陀,但走向更遠。原有的時空背景下,佛陀主要在亞洲,沒有更多的時空背景,達賴喇嘛將之帶向地球的深處,走的更遠了。"
    
    世界上不同膚色,不同人種,甚至不同信仰的人士都樂意接受達賴喇嘛這個精神領袖。嘉楊說,如梵蒂岡的主教,很少會有佛教人士去參與他的活動。但達賴喇嘛到美國受歡迎程度是超越國藉、超越宗教的。有人說,達賴喇嘛卸下政治責任後退下來,空間會小,我認為不可能。就他個人來說,是開拓了一個更為廣闊的路。“西藏政治領袖的光環並沒有給達賴喇嘛加分,如果西藏人民可以早些站出來自己執掌政權,達賴喇嘛早就會退休。他已經站上了世界精神領袖的峰巔舞台,民間說,達賴喇嘛是至高無上的,這還是從精神領袖的意義上講。"嘉楊的觀點是:如果達賴喇嘛回不到自己的國度,他就是世界人!他應該成為國際法認可的世界精神領袖,也應該由國際法來認定達賴喇嘛的轉世。
    
    上世紀末,年約十六歲的嘉楊從青海藏區翻過喜瑪拉雅山,來到印度,又因為母親生病又翻山回到青海看望母親時被當局抓捕,關入監獄二年多,期間換了七個關押地,受盡折騰。獄中生病住院,乘武警看管不嚴,又一次翻越喜瑪拉雅山來到印度。有幸單獨見到達賴喇嘛,“法王很照顧我,親自叫他的弟弟好好關照我,我一段時間就住在達賴喇嘛弟弟的家中受到照顧。"在眾多藏人難民中,嘉楊得到眷顧,他認為自己十分幸運。
    
    在獄中有很多不為人道的經歷,嘉楊的背脊上至今還留下了深深的疤痕。有一段時間每晚都要與揮之不去的惡夢相遇,驚嚇出一身冷汗。那時血氣方剛,對宗教了解也不深,出走後帶著強烈的報仇感。嘉楊還懷藏迫害他的十四人名單,誓言要回去執仇。達賴喇嘛知道後開解他說:“恨是不解決問題的,你應該放下,付出的已經付出了,你年紀輕輕,一切都會好的。你要去好好學習。"現在回憶起來,嘉楊都會感到十分喜悅,“到印度後,達賴喇嘛安排我到不少醫院看病,慢慢療傷。也因此常見達賴喇嘛,去他的官邸,那時年紀小,他會常給我巧克力吃。"
    
    有一天,達賴喇嘛問嘉楊,你有什麼興趣,想做什麼?你想不想當翻譯?嘉楊說,我想當你的警衛。於是,達賴喇嘛送嘉楊到台灣,入讀台灣警察大學安全系,這是台灣情治系統接受的第一個非台灣人士。他有很多同學現在都在台灣的情治系統。讀書期間,嘉楊就開始經常返回印度幫助達賴喇嘛處理一些事務。
    
    2005年畢業後,嘉楊回到達賴喇嘛的身邊。也跟著達賴喇嘛見了很多世界政要,國際名人。他認為,國際上很多政要都有意願見達賴喇嘛,有時因為政治壓力、為選票,但又不完全是。其實最主要的是,那些政要可以從達賴喇嘛的語言中受益,會得到很多智慧的力量。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是自稱聰明絕頂的總統,多次公開和私下見達賴喇嘛。他帶同夫人希拉里一起見達賴喇嘛,聽達賴喇嘛講人生的意義,他說每次都獲得很多哲理的感受,常常有啟發作用。嘉楊表示,“卸任總統後,克林頓曾說過,他一生中影響最大的兩個人,一個是夫人希拉里,另一個是視為精神領袖達賴喇嘛。"
    

一是要正,二是簡單
    
    美國前國務卿奧爾布賴德說,達賴喇嘛是世界上智慧的源頭,是世界上僅有的最有哲理的人。世界上要找一個哲人,只有達賴喇嘛。嘉楊認為:“很多美國人評價達賴喇嘛,不是吹捧他,而是從達賴喇嘛的眼界和思維中得到人生啟發。達賴喇嘛在西方的影響也不是在政治層面上,主要是他站在他的宗教高地賦有哲理的思想,對人生、自然、天人共存的思考。”香港娛樂界,頂級的影星,除了成龍,基本上都與達賴喇嘛見過。有人問,為什麼成龍不見,嘉楊笑說:“也許成龍大哥很忙,也許他不喜歡讀書,不喜歡思考吧。但絕大多數影星非常虔誠,香港的藏傳佛教為什麼如此熱,和這些名人帶動有關。"
    
    如果問在達賴喇嘛身邊學到什麼?嘉楊說,二樣東西,一是要正,二是簡單。重要的是正直真誠,過簡單的生活。達賴喇嘛有一部吉甫車,用了十九年,印度政府一直建議,為安全要換車。於是,噶廈政府愛面子化了八百萬印度盧比買了一部好車。“達賴喇嘛知道後非常生氣,很嚴勵的指責,你不覺得丟臉,我都覺得丟臉。印度的官員都可以坐本地的車,我一個難民怎麼還要坐好車,你們腦筋壞掉了。後來,該部車被轉買給了一個活佛。"
    
    嘉楊說,見過達賴喇嘛的,都知道他不是高高在上的,就是一個和靄的出家人,讓你想跟他談話。我一直說,達賴喇嘛是一個守不住秘密的人。極機密的事,他和你見面,雖然不是朋友,但談的來,他就會脫口而出,他就是這麼真。有的時候講完出來,他會突然醒悟,那天開會說不要講的,我已經講出去了。“他心里藏不住,因為做人坦率,不需要做作。"
    
    2006-2007年期間,中國的情治系統密集收集達賴喇嘛的身體狀況,中共一直以為達賴喇嘛得了癌症。嘉楊表示,達賴喇嘛很坦率,他的身體除了拿掉一個器官,其它都很好。對他來說,這些都不是隱私。
    
    按藏傳佛教習慣藏民供養達賴喇嘛是一份榮耀 。達賴喇嘛幾乎每天可以收到一件袈裟,有些質地都很好,他都送給南方的一些老喇嘛。嘉楊說,達賴喇嘛要乾淨,衣服洗的都要褪色了,在達蘭薩拉時都穿舊的。“他卧室也非常簡單,薄薄的床單,二條毛毯,什麼都沒有。只要願意,他要什麼都可以,但他很簡樸。達賴喇嘛喜歡花,自己會去燒水,剪枝。有一次我親眼所見,達賴喇嘛自己修理抽水馬桶。節約環保是達賴喇嘛時刻關注的,無論是在達蘭薩拉,還是外出住酒店,入夜,達賴喇嘛在房間裡都習慣只開一盏燈。"
    
    幾年前,一個藏區任職的藏人高官,攜帶鉅款逃到印度見達賴喇嘛。達賴喇嘛見了以後認為,這是一種羞恥的行為,不願再見他,也不願接受捐款。達賴喇嘛認為貪婪是沒有國籍和民族的區分,是人性和道德的問題。有人說,他好不容易從裡面出來,又是官員,應該給他一個流亡藏人的公務員,但達賴喇嘛不接受。也有一個藏人官員帶信要攜巨款到達蘭薩拉捐贈,被達賴喇嘛一句“可耻的行為"拒絕。
    
    嘉楊印象中,和善的達賴喇嘛從來不會對外面的人發脾氣,但對身邊的人卻十分嚴格,誰做錯事被他知道了,他會嚴厲批評,甚至會發脾氣。有一次,達賴喇嘛出現在公眾場合,一個女信眾急切很見達賴喇嘛,用力往前擠,出於保安的理由,嘉楊用手擋了一下。達賴喇嘛看到了,很高聲的指責嘉楊:“她是來看我的,你為什麼這麼粗暴,你走遠一點。"
    
    退出政壇,達賴喇嘛要僅僅扮演宗教領袖的角色,嘉楊指出,世界各國領袖都願意見達賴喇嘛,從中找尋智慧。現任的中國領導人為什麼就不願見他,一起以智慧解開這幾十年來留下的結呢?嘉楊認為,達賴喇嘛一生慈悲為懷,尋求世界和平,絕不會放棄他自己提出的不尋求獨立的中間道路,“只是他的智慧贏得世界有識之士的青睞,也經常讓北京措手不及和尷尬。"
    
    一直尋求與北京高層領導見面和談,卻一直無法實現,嘉楊認為,達賴喇嘛可以是北京最好的伙伴關係。“你每次都說美國不要干預,為什麼你自己不見達賴喇嘛?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見一下達賴喇嘛有什麼害處呢?"嘉楊正準備寫一本書,把自己認識的達賴喇嘛介紹給大家。



(《外參》) (博讯 boxun.com) 
195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