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9日星期二

在第二十六屆心靈與生命研討會開幕式上的講話





阿瑟·查恩茲   2003117


尊者,
25年前,佛朗西斯·瓦雷拉、亞當·伊格爾和一群科學家走到一起,在達蘭薩拉來同您舉行第一次心靈與生命對話。從那時起,您作為共同發起人和榮譽主席的心靈與生命研究所的工作,已經吸引了幾千個科學家、學者、冥想修行者和一些學術組織,比如艾莫瑞大學、斯坦福大學、威斯康星大學、Elmhurst學員,今天在座的Sager家庭代表的Sager基金會支持的“科學為僧侶”計劃等等。

在這25年中,我們來自心靈與生命研究所的同仁,經常和科學家、學者、哲學家和冥想修行者集合在印度達蘭薩拉您的家里。聚會的人不多,但是我們在那里經常討論涉及實在之本質,意識的本質、冥想和生命等重要問題。現在,這個星期我們再次聚會,但是這次是和幾千個教師、學者、以及來自您的藏傳佛教寺院大學的學生一起。我們從美國、歐洲、尼泊爾、印度來到這里,為開創一個非常重要的研究新領域而助一臂之力,特別是為了將現代科學引進寺院教育課程。

我認為,將科學引入你們的課程是一個大膽的決定。這需要勇氣。在過去的幾個世紀中,你們的課程中沒有科學,沒有現代科學。所以你們一定在問自己,為什么現在要把科學帶到我們的教學中來?有些人一定會有顧慮,擔心科學會擾亂聰明的僧尼走向佛陀開創的道路。你們都還是那位杰出老師的學生,他教導我們一種離苦得樂的路徑。

現代物理學、神經科學以及對意識的研究,究竟和四圣諦、和八正道有什么關係?我們可以問我們自己,現代科學和佛陀的偉大教導有什么關係?我從心底里堅定地認為,科學并不一定會妨礙和擾亂你們正在哲蚌寺、甘丹寺和其他佛教大學從事的高尚工作。事實上,如果我們以一種哲學嚴謹性恰當地接受現代科學的挑戰,那么它不會將我們引向唯物主義,而會讓我們更全面地洞察現實。我希望在未來的幾天里,我們大家都能明了這一點。事實上,我個人相信,只有通過科學和contemplative spirituality相結合,人性才能夠找到最好的發展方向。當我在這行走著大群僧侶的大街上,看到你們寺院大學美輪美奐的建筑,羨慕地看著僧侶們在寬敞的庭院里充滿激情的辯經,是的,我們看到了辯經,聽了他們的辯經,我們傾慕他們的激情,欣賞這些辯論。我們聽到了僧人的吟詠,聽到他們背誦神圣的經典課文。

當我看到這一切的時候,我想起了我自己的經歷。四十年前,我還是一個大學生,和我們大學的另外35000個學生一起在美麗的校園里學習物理學、化學、數學和電子學,以及一點點哲學。雖然我熱愛這些科學學科,雖然我關心這些學科,我卻從心底里很不快樂,以至于考慮要輟學,逃離我的學習。為什么?因為對科學的外在學習,盡管高尚,卻不能滿足我內心深處的渴望。后來我遇到了一個科學家,他同時也是一個修行者和靈性哲學家,只是在認識他以后,我才看到了一個景象,看到了一種可能性,怎樣成為一個完整的人。所以,只有當科學和靈性相遇,當它們在我身上相遇的時候,只有它們兩者相結合的時候,我才感覺到我走在通向真正內察和慈悲的路上。于是在過去四十年里,我就走在這樣的路上。它把冥想修行、學術、科學研究的絲線一齊編織進了一幅美麗的織物,一幅唐卡。

這個故事,是我的科學生活的故事,同時也是我的靈性的故事。這就是我今天來到這里的原因。如果我只選擇了一條道路,科學之路,那我們談什么呢?但是我用我自己的方式選擇去尋找兩者的關係,所以我來到了這里。科學或許會挑戰我們對現實的一般觀點和概念,但是它永遠不應該是妨礙你我的靈性追求。所以,當我們和您會面的時候,尊者,我們來到這里,不是作為一個佛教徒、基督徒、猶太教徒或穆斯林,不是作為一個信仰者或無信仰者,我們是作為一個像您一樣頭腦開放的好學的人,所有現在聽著我的聲音的人,都在尋找真理,了解實在。作為科學家,我們服從感官給我們的證據和思想的推理,不管這會將我們引向何處。此外,我們知道冥想是非常重要非常有效的,它會改變我們的心靈和我們看周圍世界的方式。我們在實驗室和圖書館里做我們的研究。我們不只是出于純粹的好奇心做研究,而是因為我們也知道真正理解我們自己和我們的世界將有利于人類。作為科學家和哲學家我們相信驅除內在的愚昧會減輕我們的痛苦。

我們來到這里,來學習,也來分享我們的理解。將佛教哲學思想的內觀和冥想和現代科學知識結合在一起,我們就得到了最好的機會來達到我們消除人類痛苦,促進人性的目標。所以,在未來的幾天里,愿我們的思想能反映我們兩個傳統的偉大智慧,愿我們的話語帶著謙卑、清晰和正直,愿我們的行為出自我們的友誼,這種友誼是過去25年里您和心靈與生命研究所之間的對話和共同努力的特征。愿我們這個星期的工作不僅有益于您和您的寺院僧團,也有益于整個世界,有益于一切有情眾生。

(錄音整理  李江琳     中文翻譯 丁一夫   未經作者本人審閱,錯漏由整理翻譯者負責)







理查德·戴維森     2003117


尊者,
今天能夠在這個場合和您在一起,我們感到非常榮幸。當我們來到哲蚌寺的時候,京巴在第一天晚上帶我們瀏覽了哲蚌寺。和他在一起十分啟迪人心。京巴有很多年曾是這里的學生。看到他返回這個地方,舉行心靈與生命研討會,這個事實不僅對你們流亡藏人,也對我們學者和科學家都是意味深長。

我想,我們來到這里,懷著深刻的動機,想要理解現實的真正本質,知道這種內在的理解能有利于人類福利。這種動機是我們的工作的核心部分。尊者,你幫助了很多科學家的事情之一是讓我們懂得,將修行傳統的內觀方法和現代科學相結合,我們就有更好的機會獲得對現實的更全面理解。我想,這一點幫助我們作為科學家對我們不理解的事情懷有更多謙卑。這對于拓展我們面前的研究領域,我們的工作將要面對的問題和挑戰都非常重要。我們相信我們以往已經舉行過的對話,已經對西方產生了極大的益處。我們看到了它對我們文化中一些重大體系的好處。我們看到,在醫療系統、教育系統等重要體系中,人們越來越能接受冥想修行在這些領域里的重要性。在很大的程度上,我認為,這歸功于心靈與生命研究所所推動的研究。

2000年達蘭薩拉的一次重要對話會上,尊者您挑戰我們,要我們真正開始這方面的研究。到那時為止,已經舉行過很多對話,奠定了重要的基礎,但是具體研究尚未開始。我認為,您看到了這一研究能產生很多益處的可能性。隨后我們舉行了幾次公開會議,刺激了西方科學界關注這些想法,隨后開始了真正的研究。這些研究中有很多在最重要的西方科學刊物上發表了。這些研究成果極大地推動科學界打開了新的科學研究領域,這些領域很多人認為不可能這么快取得如此進展。我們現在有了一個被稱之為冥想神經科學的領域。尊者您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特別是鼓舞新近加入科學教育過程的年輕人去理解西方的科學方法和科學體系,盡管很成功,卻并不一定是完備的。心靈和生命研究所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為這些年輕人提供了一個家,一個共同體,有同樣想法的人可以在一起從事這一類的探索。這成為他們生活中深有意義的一部分,沒有我們大家所參與的共同努力,他們就不會獲得成功。

今天的重要大學,實際上都愿意聘用那些新的教職員,他們有興趣研究諸如以專注為基礎的修行在醫療保健、醫治心理失常如抑郁癥等領域中的應用。這是一種越來越進入主流的研究。美國國家健康研究所是世界上最大的向醫療保健投入資金的機構,現在每年拿出1.5億多美元來研究冥想對健康狀況的影響。我想,我們看到了這種極為迅速的變化,我們以前誰也想不到事情會變得這么快。科學家經常做的一件事是當他們做了一些基礎研究后寫科研論文的時候,在論文的最后幾行他們會說,這些發現有一天或許會因有益于其他人或減輕別人的痛苦而變得很重要。我認為尊者您幫助我們將這一工作的實用意義帶進了我們正在做的事情中。我們現在開始進行的研究,在研究的過程中就能有益于他人,即應用冥想傳統中的某些方式可以幫助人們,同時展開我們的科學探索。

在一個短短的時間里,我們已經看到了,感受到了我們的傳統之間有可能產生富有意義的互動,這讓我們非常興奮。昨天晚上當我們觀看僧人辯經的時候,京巴啦為我們翻譯了一些辯論,那些辯論者討論的一些問題其實是科學研究有些話要說的事情。我問京巴啦,他能不能想象有一天,辯經者將提出科學證據來作為回答。我想我們開始看到這一天正在到來,我們今天的會議就在為這一天的到來打下基礎。我們今天懷著極大的榮欣和敬意來到這里。我感謝您,尊者,感謝您啟發我們看到了這一前景。


(錄音整理  李江琳     中文翻譯 丁一夫   未經作者本人審閱,錯漏由整理翻譯者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