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5日星期一

丁一夫:今日治藏者為何害怕達賴喇嘛

陳全國所暴露的恐懼和擔憂
  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是當今「中央政府駐藏大臣」,他最近發表了一篇文章,宣佈要「旗幟鮮明地確保西藏意識形態領域安全」。別看文章用了很多大詞,其實意思很簡單,經歷過文革的一代中國人再熟悉不過了。那就是說,陳書記明白,任何政治上的改變都是從人的思想改變開始的,所謂「意識形態」就是人們的思想。為了繼續維持西藏的統治現狀,就不能讓民眾看破現行統治政策是違反中國自己的憲法和法律的,是應該改變的。所謂「確保意識形態領域的安全」,其實就是確保愚民政策的有效。

  那麼,怎麼來確保藏人民眾思想和黨的意識形態一致呢?陳全國的文章其實是給西藏各級幹部的一篇「訓令」,要求各級幹部強力地封殺達賴喇嘛的聲音,甚至不能讓藏人看到達賴喇嘛的照片。這篇文章說了一個道理:中國政府在西藏的統治能不能維持下去,取決於「西藏意識形態領域的安全」,而西藏意識形態領域的安全,取決於能不能防止藏人聽到達賴喇嘛的聲音和看到達賴喇嘛的照片。在互聯網的時代,陳全國明白要做到這一點不容易,於是就有了這篇頗有氣急敗壞意味的訓令。

  可憐的駐藏大臣!這篇訓令暴露出了陳全國的恐懼和擔憂:要在藏人中封殺達賴喇嘛的聲音談何容易,可是一旦藏人明白了自己的權利,一致行動起來要求中國憲法和法律規定的自治權,西藏政策的不合理和失敗便一目了然,就再也不能維持下去了。陳全國用足力氣喊出來的宏大言論,活生生地表現了他的虛弱。這位「駐藏大臣」對達賴喇嘛的聲音害怕得要死,甚至害怕到要禁止藏人看到達賴喇嘛形象的地步。帝國虛弱如此,是漢藏關係千年歷史上從來也沒有過的。陳全國這一紙訓令,頗堪載入史冊。

達賴喇嘛何以在世界受歡迎
  那麼,達賴喇嘛在說些什麼,他的什麼聲音讓陳全國如此害怕如此虛弱呢?

  公元八世紀,將大量佛教經典從印度帶到藏區的蓮花生大師有一則預言:「藏人將像螞蟻一樣流散世界各地,佛法將傳入紅人的國度」。如今,這一預言竟成了現實。就在陳全國發表這篇訓令的時候,達賴喇嘛剛結束了在北美的講經弘法,回到印度達蘭薩拉的住所後,和十幾個科學家進行了為期五天的緊張對話,討論當今社會濫用毒品和人類慾望與成癮的機制,以及人類應對這些問題的可行方法。陳全國的「鬥爭」哲學和達賴喇嘛的慈悲與智慧,孰對孰錯,只要你瞭解事實,憑人人都有的天生良知和生活常識,誰都可以判斷。這恰恰就是陳全國們要如此窮兇極惡地封殺達賴喇嘛的真正原因。

  達賴喇嘛是當今世界最受歡迎的演講者,他講得最多的是佛經,是佛學的博大精深知識和深奧義理。佛教已經成為西方國家一些人士的新興宗教,在理解世界的本質和因應當代社會問題方面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重視。在人們關心的漢藏關係和現實政治層面,達賴喇嘛經常解釋的是如下三個重要概念:

  第一是他倡導的中間道路方針。達賴喇嘛非常尊崇古印度佛教大師龍樹菩薩的中觀論,推崇古印度佛教的中道思想,推崇印度佛教那蘭陀學派的理性思辨。就是在這樣的佛教哲學基礎上,達賴喇嘛對西藏問題提出了中間道路的方針,即放棄西藏獨立的正當政治訴求,以尊重現實的態度,只追求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內藏民族的真正自治。而「真正自治」的具體內容,就是中國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所規定的內容,也就是說,達賴喇嘛代表藏民族提出的政治訴求就是要求中國政府在行動上落實中國自己的憲法和法律。達賴喇嘛一再向藏人指出,中間道路的方針就是我們既要考慮自己的利益,也要考慮他人的利益。現實的方案必須是雙贏的方案,只有雙贏的方案才行得通。所以,藏人要求的是和中央政府坐下來談判,談出這樣一個雙贏的方案來。

  第二是對話的概念。達賴喇嘛十分重視佛教哲學中「世界一體」的思想。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是互相關聯的,沒有絕對獨立的存在,我們所生活其中的一切,我們所經歷所感覺到的一切,包括我們自己,都只是互相聯繫著的關係的演變。所以,絕對地區分「你」「我」,「你們的」「我們的」,是對實在的一種扭曲理解,其實就是一種無知。佛教的智慧提倡把世界看成是一個整體,把現實的事變都看成是一種相互關聯,他人的問題也就是我的問題。所以,面對現實問題,達賴喇嘛提倡對話,他說,二十一世紀是人類對話的世紀,只有對話才能保證二十一世紀是和平的世紀。

  達賴喇嘛無數次地在演講中說,人在本質上都是一樣的,都有天生良知,都要追求快樂,而快樂來自內心的和平。所以,他勸導人們要以平常心來對待自己、對待他人,也就是對他人要慈悲,對自己也慈悲,把自己和他人、和整個世界看成聯繫在一起的整體。在普世價值的理性基礎上,達賴喇嘛提倡每個人都有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一份責任,這就是普世責任。能力是責任,財富是責任,權力也是責任,人人都有責任。當今世界的環境問題、資源問題、社會問題,是人類共同的問題,人人都有一份責任來解決這些問題,不能絕對地區分你的問題、我的問題。

每個人都有變得更好的潛力 
  就在陳全國發表封殺訓令的時候,達賴喇嘛正在和科學家對話,他提到目前西藏問題,批評了一些藏人過多地只想著「我們我們」,把中國人看成敵人,這樣是不對的,解決不了問題。達賴喇嘛對部分藏人的這一批評,其實中國政府和內地漢人民眾更應該三思之。

  第三是永遠正面看待問題,永遠對未來抱著積極的、希望的態度。達賴喇嘛的這一態度,建立在佛教關於「無常」的哲學義理上。達賴喇嘛常說,沒有什麼事情是永恆不變的。他常說,每個人都有變得更好的潛力,所以,世事無常的推論是,人心和世界總是會變得越來越好。

  有一個朋友曾經對我說,如果中國政府堅決不和達賴喇嘛談判,把現在的治藏政策堅持到底,永遠強硬下去,達賴喇嘛怎麼辦?藏人怎麼辦?我的回答是,藏人和漢人不一樣,現在中國民眾面對黨和政府「我們就是不改革,你們怎麼辦?」的可能性,茫然不知所措,真的不知道以後怎麼辦。藏人卻不是這樣。達賴喇嘛流亡了五十多年,早就對這個問題深思熟慮。猶太人被驅離家園兩千年,猶太民族和猶太國家並沒有永遠消失。藏民族只要保留了自己的文明特質,保護好自己的宗教、語言文字、文明的內在精神,同時面向世界,面向現代,提高和更新自己的民族文化,藏文明就不會被同化,就不會消失,就有光明的前景。

  了解了這些,你就不難理解,陳全國害怕什麼,為什麼害怕了。

原載《動向》第33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