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3日星期一

昌都战役中藏军九代本起义之谜

研究当代藏史的困难,不仅是官方资料匮乏,还有一个困难是历史事件模糊不清。不仅是重大事件,连弄清楚一些大事件中的小事件,也是困难重重。

研究“昌都战役”时,我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藏军九代本起义。最初让我觉得不对头的是对九代本发给毛、朱的“起义电”。对这份电报进行文本分析,可见语气和用词并不一致。很难想象“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家庭”、“巩固西南国防,保卫祖国,保卫世界和平”之类的词语会出自当时的藏军九代本之笔,看上去更像是在他的原文中加入的。那么,九代本的“起义”到底是怎么回事?其过程如何?

 1991年5月成都军区政治部和昌都军分区合编了《解放昌都》一书,其中收录了九代本本人写的一篇回忆文章“我率部起义经过”,和顾云臣的文章“西藏地九代本起义始末”。这本书是“内部出版”的,只印了1500册。第九代本德格·格桑旺堆于1984年1月6日去世,书中未说明这篇文章的写作年代,不用说,那是篇旧文章。这篇文章提供了“率部起义”之前的一些背景,原德格土司官家夏格刀登给他的信,平措旺杰寄给他西南军政委员会进藏政策报告等等。文章里提到一个小小的细节:他本人当时并不懂汉语,需要通过翻译才能跟“汉官”们交流。也就是说,他发给毛、朱的电报是翻译成汉语的,并非原文。原文应当是藏文,但目前为止尚未见到藏文原件。

对于这样的历史事件,最好是能找到原始资料。2000年9月,西藏人民出版社为了庆祝“昌都解放”50周年,出版了一个系列的书,其中有本由昌都地位和行署编辑的《昌都战役文献资料选编》。不知何故这本书只印了1200册。为了找到这本书,我可谓“上天入地”,后来一法国朋友帮我在巴黎的一家旧书店买到了(I love Paris!)。这本书收录了许多当时的电报,包括当时18军53师政委苗丕一就如何处理藏军第九代本的请示电及西南军区的答复。但是这几份电报比较简单,并未说出九代本“起义”过程的细节。

2005年,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苗丕一回忆录》。九代本“起义”是苗丕一的一大功劳,因此他在回忆录里详细记录了整个经过。顺便说一句,后来的“西藏平叛”过程中,昌都是最血腥的地区之一,连“上头”都看不下去,派张爱萍来“纠偏”,关于这一段,苗老爷子就采用了“简笔“,不仅没有透露细节,还自粉了一把,说自己当时是“忍辱负重”。

以下是几份相关资料,各位不妨自己做结论吧 (点击图片看大图)。

原藏军九代本后来被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昌都警备区(后改为昌都军分区)步兵第九团”,1970年撤编。




资料一:《昌都战役文献资料选编》中收录的苗丕一给18军电报


资料二: 《昌都战役文献资料选编》中收录的”九代本起义电"


 




《苗丕一回忆录》中相关内容
藏军第九代本德格·格桑旺堆原是僧人(来源:维基)
格桑旺堆后来官至第一、二、三、四、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第五届委员等。跟他一同“起义”的第九代本官兵文革后被“落实政策”,“总计复查起义人员135人,随军家属50人。对这些人给予固定补助或给予一次性救济,个别的还定了工资级别;对已死亡者的家属做了抚恤;对复查起义人员还颁发了起义证书;对个别有一定工作能力的做了政治安排。”(《西藏人权与社会保障》 77页)。


第九代本欢迎十八军,站在右边的那位不知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