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0日星期四

丁一夫:認識「民國熱」中的西藏問題

中國政治改革前景黯淡,「民國熱」得到越來越多人的認同。「改革已死,民國當歸」,這一觀點在中國的體制內外改革派中悄悄地流行起來。原來對政治體制改革抱猶豫態度的人,一個重要原因是看不到中國有任何政治異見能夠和共產主義抗衡,他們常問的是,共產黨要是垮了,誰能管好這個國家?當懷舊熱中漸漸浮現出民國景象的時候,他們突然發現,民國原本就不錯。要是全中國都像現在的台灣一樣,民主的大中華民國不就是自由民主人士追求的嗎?可以預料,只要中國政治體制改革仍然陷於困境之中,民國熱就將持續下去,「民國當歸」將成為真正的二十一世紀中國夢。

  不過,這個民國熱裡,有西北西南邊疆民族嗎?有西藏問題嗎?

  民國和西藏政府無實質關係

  「民國熱」中很少有人想過,在中國恢復中華民國,是否包括西南西北邊疆非漢民族區域,很多人未經思考就認為既然民國倡導「五族共和」,西藏新疆就理所當然地包括在內。然而,民國歷史表明,中華民國和西藏,從來沒有建立過實質性的關係。

  當辛亥革命消息傳到西藏,藏人就響應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號召,驅逐了清廷派來佔領和統治西藏的川軍,史稱「第一次驅漢」。當新成立共和政府宣佈「五族共和」的時候,西藏政府正和蒙古政府簽訂互相承認獨立主權國家的條約,十三世達賴喇嘛宣佈西藏是一個獨立國家。這一「事實獨立」狀態,一直維持到國民政府退出大陸。西藏政府隨即驅逐了起聯絡作用的國民政府駐拉薩代表處,史稱「第二次驅漢」。

  國民政府統治大陸的四十年,也是西藏政府宣佈和維持自己獨立狀態的四十年,這一「事實獨立」狀態為國際藏史學界所公認。也就是說,國民政府從成立之日起就沒有和西藏政府建立起「你情我願,你在我中」的上下關係,五族共和只是國民政府的一廂情願。如果說五族共和必須包括拉薩所管轄的西藏的話,那麼,五族共和就一天也未曾實行過。它只存在於漢族的國民政府願望之中。這聽來令人痛苦,卻是歷史事實。

  在此期間,國民政府千方百計地要和西藏政府建立聯繫。一方面,利用十三世達賴喇嘛和九世班禪之不睦,善待和抬高九世班禪,操控九世班禪行轅的官員,意圖在機會來臨時令九世班禪取代十三世達賴喇嘛的政治地位。這一表面慷慨恭敬卻包藏禍心的做法,令西藏僧俗痛恨和鄙視;另一方面,利用十三世達賴喇嘛圓寂弔唁和十四世達賴喇嘛靈童坐床的機會,派出代表團,用一些小動作來造成「中央政府主持靈童坐床儀式」的錯覺。國民政府達到了在拉薩派駐中國政府代表處的目的,但是西藏政府給英國同樣的派駐代表團的待遇,以表明堅持獨立的心跡。

  在西藏「事實獨立」的四十年裡,西藏和國民政府的關係,不是中央和地方的關係,而是國與國的關係。它們之間甚至發生過多次邊境戰事,簽訂過停戰協議。而國民政府的官員和知識分子,連哄帶騙地要讓藏人承認南京是中央,種種小伎倆,讓藏人留下了惡劣的歷史記憶。

  國民政府的招降納叛政策

  一九五九年達賴喇嘛流亡印度後,流亡政府宣佈爭取西藏獨立,於是又不被敗退台灣的國民政府所待見。據研究西藏流亡史的權威林照真女士披露,「一些台灣情治人員以反對西藏獨立為由,甚至在印度、尼泊爾等西藏游擊隊活動地點進行破壞」,「六十年間,西藏流亡政府曾經嘗試與蔣經國建立友好關係,並希望蔣經國先生能以開明立場公開支持達賴喇嘛。但最後蔣經國並未做此表態,流亡達賴與台灣之關係形同中斷。當時,台灣仍然希望西藏議題能成為挑戰中共統治大陸正當性的例證,因而還曾秘密招募流亡西藏青年在台進行武裝訓練,以便將他們空投西藏,進行各種敵後工作,而蔣經國正是訓練班名義上的主任」,當西藏流亡社會出現裂痕的時候,台灣常常及時招募對西藏流亡政府或達賴喇嘛心懷不滿者,委以高官頭銜,資金物質利誘,利用來為「統一的大中華」背書,「一九六九年時,台灣方面還找了幾個流亡官員成立『噶廈』(西藏內閣),形成噶廈雙胞案。」

  這種做法是何等惡劣,對汪偽政權尚有記憶的中國人,只要將心比心就應該理解。在藏人反抗暴政遭受殘酷鎮壓,民族領袖帶領族人流亡,在異國他鄉艱難生存、追求自由的時刻,你們自己已經敗守孤島,卻還要在藏人中間製造分裂,另立中心,誘騙不明底細的藏人接受,只要這個中心承認你們是中央。

  這種做法又是何等拙劣。台灣國民政府的一群主事者,根本不瞭解藏地文化,不尊重藏人心理,只會以漢族小人之心度藏人靈性之腹,一有機會就想在藏人中另立傀儡領袖取代藏民族真正的傳統領袖。這種做法是一九五九年後中共對待藏人的核心政策,用班禪來取代達賴喇嘛,用少數民族幹部來取代藏地喇嘛僧侶。而國民政府裡的一些人,思路和做法與中共一脈相承。台灣蒙藏委員會一貫在西藏流亡社會招降納叛,流亡藏人稱台灣是西藏流亡社會的垃圾桶,早期來台灣的流亡藏人幾乎都是背叛達賴喇嘛和流亡政府的。

  最近,台灣又傳來令人哭笑不得的消息。國民黨立委吳育昇發表了對達賴喇嘛來台的看法,表示達賴來台算是「回到中國」,可以安排和班禪喇嘛見面,說這樣不會開罪中共,達賴喇嘛和中共認定的班禪見面,其意義不下「馬習會」。這種企圖玩弄藏人、操控西藏問題的計謀,說明深陷於中華大一統思路中的國民黨人士,脫離現實落後時代到了何等荒唐的地步。

  民國熱其實是民主熱

  民國熱其實是大陸民眾對民主生活的渴望,「民國當歸」則是對「民主當立」的一種探索性訴求。如今的台灣國民政府是一個民主政府,台灣是民主社會,但是,未來民主的中國,並不是延續國民政府的狹隘西藏政策就能解決西藏問題的。鄧小平曾經說過的「除了獨立,一切都可以談」,在未來不一定能被全體藏人所接受,因為事實證明這一原則在具體實施中剝奪了藏民族的民族自決權。未來中國必須承認各民族的民族自決權,必須公開表明,「民族自決,獨立也可以談」,否則,你就不是一個民主的國家。

  既要民主,「獨立也可以談」,又要讓飽受欺凌、浸透血淚的西南西北民族地區心甘情願地留在中國版圖內,民主的中國必須真正地善待非漢民族,讓非漢民族自己想要留在中國,趕都趕不走。這樣的可能性有嗎?請沉浸在民國熱中的人們,睜開眼睛看看達賴喇嘛尊者的「中間道路」主張。如今,民主和領土統一的機會還存在,那就是達賴喇嘛堅持了幾十年的「中間道路」。如果失去了這個機會,那麼,未來在民主中國和領土完整兩者之間,你很可能只能得到其中之一而難以兩全。

《動向》2014年第11期 http://www.chengmingmag.com/t351/select/351sel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