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2日星期一

【转】:王维洛:刘铁男和西藏水电大开发





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刘铁男是中共领导层中少有的几个真正能力强、水平高的部级干部,长期以来参与国家能源发展规划和五年计划的制定。刘铁男的能力强、水平高表现在他所主导或参与制定的计划中,在他的报告讲话中,充满了科学发展和科学论证的词藻,几乎是无懈可击,但是在计划和措施的背后隐藏的却同样是无约束的贪婪。正是这些贪婪的计划和工程措施,才使他和同伙们有巨额受贿和贪污的可能。2014年12月10日刘铁男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水电大开发、特别是西藏水电大开发是刘铁男能源发展政策的核心。刘铁男受贿犯罪本身是“浮士德式的交易”,水电大开发、西藏水电大开发更是出卖国家灵魂以换取经济增长的“浮士德式的交易”,其核心是无约束的贪婪和无约束的权力。这正是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刘铁男走向牢狱的原因,也是中国生态环境大崩溃的原因。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刘铁男是中共领导层中少有的几个真正能力强、水平高的部长级干部,长期以来参与国家能源发展规划和五年计划的制定。无约束的贪婪,出卖了做人的灵魂,而去换取金钱和美女,使他走进牢狱。他所参与制定和积极支持的中国水电大开发、西藏水电大开发是“浮士德式的交易”,后患无穷。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无约束的贪婪

刘铁男,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是中共领导层中少有的几个真正能力强、水平高的部长级干部,长期以来参与国家能源发展规划和五年计划的制定。在其任职期间,中国水电装机世界第一,并成为世界第一能源生产大国。2014年12月10日刘铁男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检察机关在公诉时认为,刘铁男违法犯罪的客观因素是监督制约权力机制不到位。

那么刘铁男违法犯罪的主观因素是什么?笔者以为,刘铁男违法犯罪的主观因素是贪婪,无约束的贪婪。这不但表现在他受贿的巨额数字中,表现在诸多情妇的数目中,更表现在他主导制定的国家能源发展计划和参与制定的国家十二五计划和正在制定的十三五计划中。他和歌德著作中的浮士德没有什么区别,出卖了人的灵魂,去换取金钱和美女。刘铁男的能力强、水平高表现在他所主导或参与制定的计划中,在他的报告讲话中,充满了科学发展和科学论证的词藻,几乎是无懈可击,但是在计划和措施的背后隐藏的却同样是无约束的贪婪和无约束的权力。正是这些贪婪的计划和工程措施,才使他和同伙们有巨额受贿和贪污的可能。

二、西部水电大开发

在刘铁男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以及能源局局长期间,是中国西部水电大开发的时期,而且是超前发展时期,不但水电装机成为世界第一,而且是世界第一能源生产大国。

中国是世界上水力资源丰富的国家。不过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世界各国对水力资源、特别是可开发的水力资源定义不同,缺乏直接的可比性。就是中国的数据,关于水力资源、特别是可开发的水力资源的数据也不同的说法。这里采用技术可开发量约为5.4亿千瓦,经济可开发量约4亿千瓦的数据。

过去中国曾有个大的水力资源开发目标,具体为:

到2005年全国水电装机分别为0.95亿千瓦;
到2010年全国水电装机分别为1.25亿千瓦;
到2015年全国水电装机分别为1.50亿千瓦;
到2020年全国水电装机分别为2.00亿千瓦。

事实上到2009年底,中国水电装机容量已达到1.97亿千瓦,基本达到2020年应该达到的水平。

根据2013年1月刘铁男主持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提供的数据,至2012年底,中国水电装机已经达到2.49亿千瓦。从2009年底到2012年底的三年期间,水电装机增加了0.49亿千瓦,完成过去将近十年才能完成的任务。

三、大型和超大型水电开发项目是“浮士德的交换”

许多中国人认为开发水电资源、特别是通过大型和超大型工程开发水电资源是利用可再生能源,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唯一的、也是最重要途径。三峡工程上马时曾有一句宣传用语:“长江滚滚向东流,流的都是煤和油”。似乎不建三峡大坝,每年流入东海的不是长江水和所携带的泥沙,而是白白浪费了的煤和油。

其实,利用河流的水电资源,是一种交换,是人类和自然界的一种交换。既然是交换,就是有代价的。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关键是,这种交换是否值得。

河流的功能之一是河流的自净,流水才能不腐。水流速度越快,河流的自净能力越强。河流失去了自净能力,河流生态系统也就死亡了。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环境组的报告中指出,三峡大坝的建设,将使三峡河段水流变缓,河流的自净能力减弱。流速减小20%,污染物浓度增加11%;流速减小40%,污染物浓度增加28%;流速减小70%,污染物浓度增加82%;流速减小80%,污染物浓度增加158%(三峡工程生态环境影响,第31页)。河流自净能力的减弱,水质必然下降,需通过新建污水处理厂来弥补。按河流自净能力减弱的代价为每立方米零点一元人民币计算,每年的损失就超过三峡工程的发电收入。

河流的另一个功能是搬运泥沙,把高山上侵蚀下来的泥沙搬到大海去,完成自然界的沧海变良田的过程。这是自然界内在的一个平衡过程。比如,中国的的华北平原是黄河沙淤积的成果;中国的长江中下游平原、长江三角洲平原乃至上海都是长江泥沙淤积的成果。如果三峡大坝早建四百年,中国就没有上海这个大都市。现在建造的大坝把泥沙拦截在水库中,最终还是要花钱把泥沙运送到大海去的。现在欠的,将来一定要还的,而且还很昂贵。

河流是水生生物生活的地方。大坝建成之后,环境发生剧烈变化,一些水生动物无法适应这个变化,就会死亡、灭种。三峡大坝建成后,白鳍豚遭受结构性的灭绝,中华鲟已经不能自然繁殖。许多人不以为然,忽视了大坝建设使生物种类灭绝的后果。古人说,春暖鸭先知。就是说许多生物对生态环境的变化比人类更敏感,他们已经感受到环境的变化,特别是负面影响,而人类还没有。不要忘记,人是从鱼类演变而来的。当鱼类不能生存时,人类是否还能存在?

水库大坝的最直观的损失是淹没土地、淹没城镇村庄,迫使居民迁移。三峡大坝工程造成的土地损失六百平方公里。如果在中国的新疆或者西藏的荒漠地区选择六百平方公里的面积,或者在城市的房顶上摆上太阳能发电板,其每年的发电量可以和三峡工程相当。同样,如果换用节能的冰箱和洗衣机,如果不要空气过滤器,每年可以节约三峡工程的发电量。

根据新华社报道,三峡工程2014年发电量达988亿千瓦时,相当于减少4900多万吨原煤消耗,减少近1亿吨二氧化碳排放。这是夸大三峡工程的减碳效果。根据倪维斗院士2014年9月提供的数据,目前中国燃煤电厂平均供电煤耗为320克/千瓦时,三峡工程发电量988亿千瓦时,相当于3162万吨煤耗,减少六千多吨二氧化碳排放,这里尚没有考虑土地淹没所消失的减碳效果和三峡水库所增加的甲烷排放。

纽约城市大学布鲁克林学院教授查尔顿‧路易斯认为,中国大陆大规模地建设水库大坝,是一种“浮士德式的交易”(Faustian Bargain),那些建坝宣导者,就跟浮士德一样,出卖国家灵魂以换取经济增长,他们只看了大坝能储水发电的一项功能,却不顾阻断河流、增加地震可能、破坏宝贵的自然环境以及让数百万人无家可归等等相应危害。

佛教认为,贪婪是基于将物质财富与快乐错误地联系在一起所致。这种错误是由于被某一事物积极方面夸大的印象所迷惑引起的。刘铁男的个人行为如此,刘铁男参与制定和执行的水电大开发也是如此。

四、环保部叫停,国家发改委放行

2010年12月22日环境保护部污染防治司副司长凌江在“中国水污染控制战略与政策创新研讨会”发言,认为“水电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比火电造成的污染更严重。”凌江说,环保部近期在处理一个水域因水电开发而造成的水污染问题,结果发现,由于水流减缓和富营养化,该水域水白菜疯长,水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破坏。……水电开发还带来了移民后移,地质破坏造成水土流失等问题,其损失都十分巨大。

环保部曾先后叫停了不少水库大坝工程,如金沙江中游的龙开口、鲁地拉和金安桥等水坝工程,但是国家发改委却都给予正式批准。其中的利益交换,在刘铁男的案审中均未涉及。

五、西藏水电大开发和西电东送

中国水电开发的模式是从东向西推进,从汉族居住区向西藏高原边缘地区推进,进而向西藏高原核心地区推进。

有人认为,美国和西方工业国家的水电资源已经得到百分之百的开发。他们现在妖魔化中国大规模的水电开发,是阻止中国的振兴发展,是为了不让中国超越他们。

其实美国等国家的水电资源并没有得到百分之百的开发。以美国为例,可开发的水电资源1.467亿千瓦,至1998年已建水电装机容量0.9442亿千瓦,开发率达64.4%。

建造大型或特大型水库大坝开发水电资源并带动区域的发展,过去的确是美国和西方工业国家中的一种发展模式,可那是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发展模式。六十年代环保运动兴起,八十年代出现了可持续发展理论。美国和西方工业国家基本上已经放弃了这种发展模式。在这个转变过程中,几本书起了很大的作用,如Goldsmith和Hildyard撰写的《大型水坝的社会与环境效应》,世界水坝委员发表的《水坝与发展》。而这些知识,包括大型水坝的负面经验教训,在中国基本没有得到传播。中国依然抱着陈旧的发展模式不放,还埋怨别人批判这种模式。

前面谈到,中国水电资源技术可开发量约为5.4亿千瓦,经济可开发量约4亿千瓦,到2012年底,中国水电装机达到2.49亿千瓦,已经达到经济可开发量的60%。到2014年底,开发程度应该已经达到或者超过美国。那么中国是否象美国一样停止了开发的步伐呢?留一部分资源给子孙后代去做决定呢?没有。不见棺材不落泪,贪婪的人是不会停止步伐的。中国把眼睛盯在剩余的不到40%的水力资源上。而这个不到40%的水力资源主要分布在西藏高原的核心地区。有资料说,西藏自治区水力资源理论蕴藏量达2亿千瓦,占全国的29%,居全国首位。仅雅鲁藏布江的水力资源理论蕴藏量达1.1亿千瓦,占全国1/6,其中干流水力蕴藏量近 0.8亿千瓦,仅次于长江居第二位(其实西藏境内并无这么多的可开发的水电资源)。

西藏水电大开发,是刘铁男的水电大开发的最重要组成部分。要完成刘铁男主持制定的国家能源发展计划和参与制定的十二五计划,以及正在编制的十三五计划,没有西藏水电大开发是不行的,因为在中国境内、除西藏以外的水电资源基本上已经开发殆尽。

2012年12月17日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白玛赤林与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等进行了座谈,这是有关西藏水电大开发的十分重要的会议。陈全国和白玛赤林首先代表自治区党委、政府和全区300万各族人民向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长期以来给予西藏发展稳定各项事业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谢。他们代表全区300万各族人民恳请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进一步加大对西藏能源发展的支持力度,加快实施昌都电网与四川电网联网工程,加快推进“西电东送”接续能源基地建设。刘铁男表示,国家能源局将大力支持西藏水电资源开发,积极推进昌都电网与四川电网联网工程。

“西电东送”是西藏水电资源大开发中关键词,说明了西藏水电资源大开发的目标。当西藏电网和昌都电网、四川电网联网时,西藏就可以成为全国最大的电力输出基地了。在刘铁男任能源局局长期间,西藏和青海电网已经联网,这是为西藏电网和昌都电网、四川电网联网创造条件。西藏和青海电网联网后,西藏已经不缺电,所以才有陈全国和白玛赤林对刘铁男的感谢。但是不久前藏木大坝工程开始发电时说,藏木工程解决了西藏冬季缺电的问题,显然西藏夏季不缺电。根据唯色转发的文章,拉萨夏天经常停电,拉萨居民饱受停电的困扰。以上的信息看起来是很矛盾的,西藏不缺电,但是拉萨居民用电经常停;西藏冬季缺电,但是拉萨夏天停电……但是在电力供给垄断的制度下,却是很好理解的。人为的供给短缺是社会主义的一个特征,人为制造的电力短缺,迫使居民对以“西电东送”为目标的水电资源大开发表示支持,否则停电将更频繁出现。所以,西藏水电资源大开发是西藏人恳请的开发,而不是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或者刘铁男等外部强加的大开发。

班禅大师在世时曾表示反对西藏水电开发,担忧水电开发会对西藏气候以及高原生态带来的负面变化。不得不佩服大师对事物的深刻理解。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那时可持续发展的理论还没有完全形成,全球气候变暖的问题也只是小范围内讨论的问题,生态环境的问题在中国还很少听说。但是大师就能看到西藏水电开发所带来的严重问题而加以拒绝。可惜现在的班禅并没有继承前世班禅大师的理念。班禅大师去世后,李鹏代表党中央和中央政府把水电开发项目当作西藏自治区的生日礼物送给了西藏。现在西藏自治区政府代表全区300万各族人民恳请西藏水电资源大开发,把西藏建成全国最大的电力输出基地,实现西电东送。

中国水电大开发是“浮士德式的交易”,西藏水电大开发更是“浮士德式的交易”,其核心是无约束的贪婪和无约束的权力。这正是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刘铁男走向牢狱的原因,也是中国生态环境大崩溃的原因。


原载《民主中国》: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48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