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0日星期五

中國治藏的幕後導演在想什麼?

北京對西藏政策釋放新氣球

  二○一五年一月底,BBC英文網和中文網用中英兩種文字刊登了一篇報道,《特寫:達賴喇嘛受中共富豪佛教徒崇拜》。這篇報道的內容頗令人意外,因為就在幾天前,國內和境外網站剛報道過,西藏自治區和青海省先後懲治了十幾個「違反政治紀律的少數民族幹部」,這些藏人幹部「為達賴集團提供情報、參與非法地下藏獨組織、資助危害國家安全活動等」。海外多維網的文章就此事評論說,中央巡視組罕見地在藏區動手,顯而易見地有整飭紀律、「打掃門庭」、清除達賴喇嘛影響力的佈局。可是BBC的這則報道卻是完全另一種內容。

  BBC的報道說,有一個叫肖武南的富豪,請BBC記者到自己在北京的豪華公寓家裡,看他在達賴喇嘛像前禱告,使BBC記者「覺得不可思議,甚至有些可笑和荒誕」。肖武南好像生怕別人認不出他,在BBC的報道中用了他的三張照片。在肖武南的家裡不僅供奉著達賴喇嘛的肖像,在接待記者的時候,旁邊還坐著一位西藏僧人。「五十歲的肖解釋說,這不算什麼,他不在乎達賴喇嘛同中國之間的政治問題,他只是從佛教徒的角度看待達賴喇嘛」。

  真的不算什麼,真的不在乎嗎?在西藏和四省藏區,是不允許公開供奉達賴喇嘛像的,幹部如果這樣做了,就有可能受到處分。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中國政府就不分青紅皂白的懲罰禁止民眾和達賴喇嘛的精神聯繫,而肖武南是在政治中樞北京,是他通過中間人主動邀請BBC記者到他家裡,還交給記者一份他在二○一二年同達賴喇嘛會見的視頻。從BBC的報道不難看出,肖武南此舉是執行了一個精心思考過的主動動作。這使得BBC也忍不住猜測,「如果得到習近平的首肯,是否算是對外界發出了重要的信號?」


  尼泊爾藍毗尼計劃遭懷疑

  肖武南先生是何許人?根據網上查到的資料,肖的籍貫是黑龍江哈爾濱,但一九六四年出生於北京,現常居北京、香港和紐約。他有令人眩目的工作履歷:一大串國家級和國際級的基金會、協會、委員會的主任副主任、特約研究員、客座教授、榮譽博士、編委、主編等等。這是一種很有中國特色的身份和履歷,令人難以給肖武南定位。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肖武南不是學術界做研究的人,不是學校裡搞教育的人,也不是商界做生意的商人。網上說他是佛教徒,但顯然不是出家人,最多是個在家居士。他的真正職業和身份,最靠得住的信息是他曾經就職於國家發改委,現在是一個非政府組織「亞太地區交流與合作組織」的執行副總裁。

  這個「非政府組織」和中國政府的關係,不知內情的人是說不清楚的。它的大手筆動作是在尼泊爾的佛祖釋迦牟尼誕生地藍毗尼投資三十億美元的建設項目。肖武南說,這三十億美元的投資不是來自中國政府,是從世界各地的各種基金來的。但是藍毗尼計劃實際上控制在尼泊爾毛派最高領導人、著名的普拉昌達手裡。參與計劃的國際投資團隊中,很多人是中國的盟友。所以網上有一個說法,藍毗尼計劃是一個中國領頭的建設計劃,人們懷疑背後的目的是拉攏尼泊爾,抑制達賴喇嘛的影響。

  顯然,肖武南先生不是中國政府的正式官員,他以前任職國家發改委的時候曾經是,但現在不是了,現在他是「非政府組織」的人,是正式的「民間人士」。但是,他竟然在北京主動邀請BBC到家裡看他供奉達賴喇嘛像,看他和達賴喇嘛談話的錄像,而不怕北京國保指控他「分裂國家」、「泄露機密」、「顛覆政權」,還能風輕雲淡地說「這不算什麼」,「不在乎政治問題」,很難想像,在中國大陸目前風聲鶴唳的情況下,一個沒有一點「來頭」的人敢公然闖這個「禁區」。

  也許他確實是個民間人士,那也決不是一般的民間人士;也許他根本就不是一個民間人士,而是一個以民間人士身份為掩護的負有特殊使命的地下官方人士。我無法確定肖武南先生到底是何許人,但是可以判斷,邀請BBC訪問他家,不是他自己的決定,而是在執行某個幕後人士的指令。他只是一個演員,幕後的導演,我們不知道是誰,但是知道他在。

  治藏政策總有一天不得不改變

  這幕後導演,要肖武南先生主動邀請BBC訪問他家,擺pose拍照,送錄像道底細,百分之百地知道BBC馬上就會報道。這位幕後導演,顯然是要向外界發出一個信息。這個信息到底是什麼呢?他在想什麼?

  這位幕後導演和西藏、青海所報道的強化「政治紀律」的紀檢部門及中央巡視組,是處於中共權力體系的不同部位。如果說,西藏、青海和中央巡視組是執行黨的既定治藏方針的手腳爪牙,那麼這位向肖武南先生發出指令的幕後導演,很可能是處於北京更高層的神經中樞。如果說,西藏、青海和中央巡視組懲罰違紀藏族幹部是當下的維穩措施,那麼肖武南先生和BBC的互動,卻是著眼於未來,出於某種長遠的考慮。

  這位幕後導演手裡有一個劇本嗎?這劇本的下一步是什麼?外界一定會作出種種猜想,這位幕後導演也知道人們會猜想。他躲在幕後,讓肖武南先生發出了這個幾乎是匪夷所思的信號,然後就等著看人們的反應。他在等著看西藏流亡社區的反應,西方社會的反應,黨內國內的反應,藏區地方的反應。這個信號可虛可實、可進可退,引而不發躍如也。他手裡拿的一定是多重情節的劇本。但是,既然導演讓肖武南先生走出了主動的一步,就必然暴露出內心的微妙心思:第一,藏區危機逼人,他想「動一動」,改變治藏形勢;第二,治藏政策積重難返,他不想陷自己於被動,只能試探,小心從事;第三,他知道,解決西藏危機,離不開達賴喇嘛。

  對這位導演,不要抱過度的希望。但是,也不要失望,因為長遠而言,中共的治藏政策,是總有一天會不得不改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