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7日星期二

【转】丁一夫:普世价值和意识形态

   人们很容易就把渔网混淆成鱼

  一九九七年的秋天,在印度北部喜馬拉雅山裡一個山鎮達蘭薩拉,達賴喇嘛請了幾個西方科學家到家裡聊天。這位世界聞名的老和尚喜歡幹這樣的事,每年都要請科學家到家裡聊天,那時他已經這樣做了整整十年了。這一年,他請來了幾個世界一流的物理學家,談論量子力學和相對論。有意思的是,科學家每次都要請一個哲學家同行,這一年物理學家們請的哲學家,是中國人熟知的杜維明先生。物理學家談到,量子力學和相對論顛覆了我們原有的時空觀念,什麼是「實在的本質」,科學家們產生了深刻的理解危機。然後,他們問杜維明先生,東方哲學對此有什麼智慧來應對?

  杜維明先生給西方科學家講了道家的一個經典思想:語言是捕捉意義的一種工具,不是意義本身,用語言來理解意義,就像用漁網捕魚。沒有漁網就沒法捕魚,但是漁網並不是魚。可是,在日常生活中,人們很容易就把漁網混淆成魚,把詞彙和語言當成了意義。老和尚對此表示贊同,佛教也有同樣的思想,人們日常所說的「現實」,常常不是事物的本質,佛教稱為「實相」,而是人們出於無知而自以為是的假象,佛教稱為「虛相」。把虛相當成實相,是人們被自己的語言所騙而天天在做的事情。

  杜維明先生所講的道理,對中國人特別有意義。中國人用的是方塊字,方塊字是一種象形文字,象形文字是一幅畫,本來是有意思的,中文的每一個字都有自己的意思。當這些字組合成詞,就通過約定有了新的意思,但是原來單個方塊字的意思仍然在組合中起著作用,或者殘留著,影響著我們的理解。余秋雨先生把「致仕」理解為當官,就是這麼來的,其實是一個可以諒解的失誤。

  專制政權:「虛相」當「實相」

  讓大眾把「虛相」當成「實相」,是二十世紀幾大惡名昭著的專制政權宣傳工作的本質。從墨索里尼到希特勒,從列寧到斯大林,都有意識地利用語言的表面性質,編織漁網當成魚推銷給大眾,而大眾往往喜滋滋地啃著漁網,要啃到唇破齒裂以後才產生疑惑,原來那不是魚。

  如果有人專門研究一下中國共產黨的語言,一定很有意思。宣傳是中共「組織群眾,發動群眾」的重要工作,凡是在中共歷史上成功地過關斬將的人,都有把漁網當魚賣出去的本事。中共早期最幼稚的是書呆子革命家,他們不僅不重視漁網和魚的區別,更不重視把漁網當魚賣的重要性。使用「蘇維埃」這樣的詞彙,就是一個典型。毛澤東掌握革命方向盤以後就再不幹這樣的蠢事了。相反,明明日寇在東部,自己往西走卻宣稱是「北上抗日」,後來人也就信了那是去「抗日」的了。

  毛澤東是把漁網當魚賣的大師,文革後的歷屆中共領導都是相當明白的接班人,其實他們都明白,從國家和民族的視角,普世價值和現代憲政的進步意義和效果是勿須質疑的,但是如果學普世價值和現代憲政,他們自己的地位就遲早不保了,所以,正因為普世價值和現代憲政是好的,有效的,正因為「民主是個好東西」,所以一定要死死阻擋,防止中國人學到這一套。防止的辦法是什麼呢?那就得編織另外一套詞彙和語言。

  將簡單變複雜的中共意識形態

  「普世價值」這個詞,中共天生最不喜歡。「普世價值」的意思就是,人心相同,「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做人要做好人,大家一起過快樂的日子。這意思太簡單,太容易理解了。共產黨人與此相抗的是詞彙叫「意識形態」,其實這個詞也是從西方一個叫馬克思的人那裡學來的,但是馬克思的話特點就是複雜,複雜的好處就是把漁網和魚翻來復去一陣折騰,就能把漁網當魚賣了。

  最近的這三十年,中國人發明了好多漁網,每一屆新領導上來,都要有一套說法的,黑貓白貓、三個代表、八榮八恥、和諧社會、中國夢、都是漁網,都打算當魚賣的。老百姓啃漁網,啃到沒滋沒味的時候,新的漁網就又出來了。

  我的老同學,很多早就失業了,但是中國人是沒有失業這麼回事的,中國人叫「下崗」,字面的意思是,你在崗位上幹得辛苦,下來休息休息也是正常的。這「下崗」兩字真的比「失業」要溫馨得多,想出這個說法來的人是天才。中國這樣的天才特別多。年輕人從沒上過崗的,談不上下崗,失業了叫什麼呢?那叫「待業」青年,多給人以希望啊。

  現在的中國領導人顯然有整頓紅色江山的雄心,於老百姓是禍是福,凶吉難卜,為了安定人心,必然得拿出更多的「魚」來,可這些魚,其實多半只是編出來的漁網。



《動向》2015年第3期: http://www.chengmingmag.com/t355/select/355sel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