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0日星期六

他們為什麼翻越喜馬拉雅山

海外媒體報道,來自四川的消息,從五月二十日到七月十五日,甘孜、阿壩等四川藏區的所有居民(包括漢族人)以及成都地區的藏人,被禁止前往國外和港澳台地區旅行。四省一區藏人出國旅行受到特殊的限制,由來已久。這次的政策引人注意的是,受到出國限制的甚至包括生活在四川藏區的漢人。為什麼出籠這樣一個有時間性的限制政策呢?因為今年是達賴喇嘛的八十華誕,尊者的生日是七月六日。在此前後,海外流亡藏人社區的僧俗民眾將有很多慶祝活動,寺院將舉行很多法會,這個日子被藏人和世界佛教徒視為一個殊勝的吉祥日子。

  中共官員們既不想去理解藏區民眾的精神需求和願望,也沒有藏文化與社會發展的遠見,只會採取條件反射般的行為,一味封堵。從二○○八年起,中國政府一方面加強檢查藏印邊境沿線交通,防堵藏人越境跨越喜馬拉雅山前往印度,另一方面限制藏人獲得護照,防控藏人正常出國訪問。他們極力想把廣大境內藏人和境外藏人流亡社區隔絕,把他們和達賴喇嘛隔絕。「隔絕政策」的思路是,在境內有利於中國政府的宣傳和維穩,有利於推行在藏區的文化同化政策,久而久之在精神上窒息藏人;對境外流亡藏人則堵住來自境內的新鮮血液,同時動用中國政府的國際影響力來縮小流亡藏人的生存空間,從而使流亡藏人逐漸萎縮消失。

  長期以來,中共「治藏」官員是一批只有集團利益觀念而毫無靈性與智慧的人,他們根本不能理解,將藏人和達賴喇嘛隔絕的政策,是永遠不會成功的。從一九五九年達賴喇嘛出走開始,他在什麼地方,藏人的民族精神就在什麼地方。對於一個普通藏人來說,可以幾十年得不到達賴喇嘛的音訊,但是精神上從來也沒有離開過達賴喇嘛。藏民族和達賴喇嘛是不可分的。

  藏人文化傳承的特點

  每一個民族的生存都離不開文化傳承,沒有傳承就沒有民族的延續。藏民族的文化傳承有其特點,這就是以藏傳佛教的寺院體系為文化的承載構架。在舊時代,藏地是政教結合的,寺院體系具有政治權力。此外,寺院還是文化傳承和文化教育的主要承載體系。後來,寺院失去了政治權力,但是寺院至今仍然是藏區主要文化載體。這就是為什麼半個世紀前的「民主改革」將藏區寺院毀滅殆盡,深深地傷害了藏人,中共至今不能理解這種傷痛,只能千方百計掩蓋那段歷史。

  然而,儘管如此,藏文化仍然在延續,藏文化的延續仍然以寺院為主要構架。藏傳佛教組織嚴整,有嚴格而規範的等級體系,非常講究寺院紀律和師徒傳承。當境內藏區的寺院悉數被毀的時候,藏傳佛教各派的法王和大多數高僧大德都先後隨達賴喇嘛流亡境外,達賴喇嘛帶領流亡藏人僧俗,在境外一面建立現代藏人學校,逐步實現現代民主政治,建設現代世俗社會,一面在境外重建了原來在藏區被毀的重要寺院。於是,現在藏傳佛教的傳承在最高層面上就只能在境外實現。也就是說,藏傳佛教的僧侶在達到一定水平以後,就必須出境才能得到更高的佛法傳承。所以,噶舉派最高領袖大寶法王十七世噶瑪巴不得不出走前往印度,因為他的四個老師,即十六世噶瑪巴法脈的持有者們,都在境外流亡。

  中國人容易把藏區寺院想像成漢地的廟宇,把寺院喇嘛想像成漢人的和尚,這是一種非常普遍的誤解,也是中國人的一個盲區。藏區寺院的功能比漢地的廟宇要厚重、複雜得多,它們除了政治、經濟功能外,還有文化、社區功能,特別是教育功能。藏區的寺院體系就是藏民族的學校體系,那裡的僧侶大多是在學習文化包括佛教修行的學僧,相當於現代社會的大中小學校和研究院。

  為繼承藏文化而出境學習

  現在,境內藏區的被毀寺院正在逐漸重建恢復之中,寺院在藏人生活中的地位並沒有實質性的下降,仍然是藏人社會生活的重要構架,藏人家庭仍然會把家裡最出色的兒子送到寺院為僧,喇嘛仍然是藏人社區最受人尊敬的有學問有道德的人。而一個年輕人出家為僧為尼,需要在寺院跟隨上師學習文化和佛教知識長達十幾二十年,一步一步獲得佛教的學位,最高的學位往往必須在各大寺院的上師指導下才有可能得到傳承。這些寺院和上師,現在大多在境外。所以,境內藏人年輕學僧為學習而出境的潮流是擋不住的。

  現在境外流亡藏人社會除了寺院有更好的學習條件以外,普通學校質量也比較好,課程設置更現代化,有更好的藏語文和藏文化學習條件。境內年輕人如果有學習繼承藏民族傳統的意識,都會願意前往境外藏人學校學習。

  我在印度流亡藏人社區遇見過很多來自境內的年輕人,他們要麼步行跨越喜馬拉雅山,要麼利用探親治病或朝聖旅遊的名義合法出境。他們中的僧人都進了寺院,很多人計劃在這裡學習十幾年,然後返回境內辦學辦醫為家鄉父老服務。他們中沒有出家的青年,都進了藏人普通學校或者流亡政府辦的職業學校。

  我還見過很多境內來的普通藏人,他們來到印度,就是想見一次達賴喇嘛,或者聽達賴喇嘛講一次經。有些人打算在印度住一段時間,遍遊佛教聖地和各大寺院朝拜,然後返回家鄉。對於他們來說,這個經歷就是一次生命的昇華。

  藏傳佛教在漢人中的影響

  在漢藏雜居的四省藏區,藏人一直在批評中國政府的文化同化政策。這次限制出境的做法包括四川藏區的漢人,說明了一個新的情況,即那裡的漢人受到藏傳佛教和藏文化的影響。在中國社會普遍道德滑坡的當下,宗教復興是不可阻擋的潮流。相比漢地佛教種種令人失望的腐敗現象,藏傳佛教將影響和吸引越來越多的漢人。藏區佛教的復興,將改善當地漢藏民眾之間的關係,而這種改善必然會讓越來越多的漢人瞭解真相,崇拜達賴喇嘛,同情藏人遭遇,支持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主張。

  這是中共官員們料想不到且無法應對的,他們一如既往,只會一招:封堵。


《動向》2015年第6期:http://www.chengmingmag.com/t358/select/358sel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