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1日星期五

南印度西藏流亡社区庆祝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6周年

达赖喇嘛尊者在纪念会上发表感言

1210日是达赖喇嘛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6周年纪念日。适逢尊者在南印度下密院传法,各寺院和当地民众借此机会在下密院举行盛大庆典,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

庆典1030分开始,我在9点到达下密院大经堂和辩经场,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与昨天不同的是,今天早上法会现场竖起了三个巨大的屏幕。这是尊者今天早晨向主办法会的下密院提出的建议,院方迅速行动,在很短的时间里搭建起三个大屏幕,使辩经场上的僧俗民众能看到尊者讲话的实况。

今天参加庆典的嘉宾除了昨天在场的萨迦法王、格鲁派法王之一甘丹赤巴、林仁波切和桑东仁波切等高僧之外,还有尊者的妹妹吉尊白玛,影星李察·基尔、洪素西藏难民定居点所在卡纳塔卡邦的最高行政首长及其顾问和当地地方行政官员。



乐队奏印度和西藏国歌,全场起立

 1030分,流亡社区学校学生组成的乐队奏印度国歌和西藏国歌,庆典开始。接下来,盛装的当地僧俗民众手捧哈达,高唱一曲赞颂达赖喇嘛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歌曲。这是一首我很熟悉的歌。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2009年在拉达克,也是一群年轻的学生在尊者面前演唱。虽然听不懂歌词,但歌声中包含的情感十分感人。几年来,我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场合听过很多次,只要尊者和他的人民在一起,就会听到这首歌。不管听了多少次,每次听到这首歌时,我依然深深感动。在这样的时刻,在这样的场合,你能感受西藏人民与达赖喇嘛尊者生生世世的精神联系。这样的联系喜马拉雅隔不住,政治迫害也割不断。接着,当地西藏流亡社区代表向达赖喇嘛敬献一盏纯金制作的精美供灯,庆贺尊者获奖26周年暨尊者八十大寿,愿尊者长寿永驻。
  
卡纳塔卡邦的最高行政首长讲话,他的讲话回顾了尊者的政治生涯,按时间顺序列举了尊者在流亡中进行的政治体制改革措施,高度赞扬尊者为了西藏人民的自由与权利不懈的努力。这位印度官员显然是下功夫做了功课的,简要而清晰地呈现了尊者在流亡中带领藏人走过的民主化进程。他说,达赖喇嘛尊者是举世公认的和平使者,他访问过全世界60多个国家,出版了110多部著作,在全世界宣讲和平非暴力理念,提倡宗教之间的和谐,人道关怀,提倡并亲自参与宗教与科学对话。 

达赖喇嘛在今天的庆典上发表了感言。他首先感谢印度政府和印度人民在西藏人民最困难的时刻给予的帮助和支持。“在如此困难的时候,大家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同甘共苦,同舟共济,”尊者说,“按照佛教的观念,这是要靠累世的顺缘才能做到。”尊者回顾他与卡纳塔卡邦的不解之缘。1956年,尊者访问印度时,曾到过卡纳塔卡邦,那时候,这个邦称为迈苏尔邦,他与当时的行政首长相谈甚欢。他还说得出这位地方长官的名字 。那时候他才二十来岁,他说,迈苏尔邦的行政首长对他非常关心和照顾。后来,1959年,他出走印度而流亡,许多西藏人为逃避中国的迫害,也逃到印度,成为难民。尊者说,为了西藏的未来,需要有一个地方能让西藏人聚集在一起生活下去,这样才能保存自己的文化。于是,他亲自向当时的印度总理尼赫鲁提出这个想法。尼赫鲁随即给几个邦的行政首长写信,问他们是否能接受西藏难民。迈苏尔邦是最早回信表示愿意接受西藏难民的。因此,现在最大的西藏难民定居点就在这个邦,这个邦也有最多的西藏难民,共约三万人。尊者借此机会感谢当地政府和人民对西藏难民的帮助和支持。

接下来,尊者回顾了在流亡社会中重新建立寺院,保存西藏宗教的经过。他说,富有远见的古印度那兰陀大师们在一千多年前把佛法传入西藏,从此西藏有了佛教,并建立了完整的显密、大小乘的教法。这一套知识体系不仅是西藏民族的珍宝,也是全人类的珍宝。为了保存这个知识体系,在流亡之初西藏难民就在巴克萨成立了佛学院,后来因为巴克萨各方面条件太艰苦,不得不把僧人们迁到南印度,在南印度的西藏难民定居点建立寺院,保存那兰陀的学术体系。

尊者说到,当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他正在美国,正在和西方科学家展开对话活动。很多记者问他的感受。尊者笑言,他说他并没有特别的感受。他说他不过是个普通的僧人,获奖不会使他比别人更高一点,不获奖也不会使他更低一点。如果获奖有何意义的话,那就是作为和平非暴力精神的提倡者,诺贝尔和平奖是对他所倡导的非暴力理念的肯定。

尊者再三谈到保存西藏宗教文化对西藏民族和世界文明的意义。他说,古印度那兰陀寺的知识体系完整地保存在西藏,除了西藏,其他民族都没能完整保存这套知识体系。他提到,藏语文在继承古印度佛教文化特别是那兰陀学术传统的过程中,发展成为一种非常优美的语言。西藏人民应当为此感到骄傲。这是我们民族的骄傲。我们必须把藏语文保存和传承下去。


面对大堂内外热情洋溢的三万余来自世界各地的僧俗民众,尊者的语气显得欣慰而感慨。他几次说到西藏流亡难民曾经遭遇到极大的艰难困苦,就是在那样艰难困苦的处境下,西藏流亡难民坚持了下来,取得了傲人的成就。他再三提到接纳了西藏难民的卡纳塔卡邦的印度地方政府和印度人民,对他们在西藏难民最艰难岁月里提供的帮助表示感恩。

他又说,藏民族仍然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在这样困难的时刻,大家应当团结起来,共度难关。西藏流亡难民与其他难民不同,因为我们不仅要在异国他乡生存下去,而且还承担着保存和传承藏民族的宗教、语言和文化的责任,而藏民族的宗教、语言和文化里包含有宝贵的那兰陀知识体系,保存这一知识体系,对于全人类都是非常重要的。尊者的这一段话,显然在提醒流亡藏人,在境内藏人和藏文化处于受压制的情况下,流亡藏人就肩负着为整个藏民族保存和传承宗教、语言和民族文化的重任。流亡中的难民,生存本来就不容易,而西藏流亡难民更有这样重大的责任,尊者的语气里流露出一种令人肃然的沉重。

尊者还提到了他和科学家的对话,提到“心智与生命”对话平台三十年来展开对话活动所取得的成绩。这一对话之所以重要而富有意义,因为这样的对话和古印度佛教的那兰陀理性学术传统是一脉相承的。通过对话,西藏佛教科学从现代西方科学中学到了很多东西,而西藏佛教也向当代科学贡献了很多东西。

尊者讲话后,在仪式结束前,西藏流亡社区办公室代表全体当地僧俗民众向印度卡纳塔卡邦的地方首长赠送了礼物,三位地方官员庄重地从尊者手中接过了三座极其精美的佛像。

下午,尊者继续讲经。在讲经的过程中,他又多次提到古印度那兰陀学术传统,提到藏传佛教是那兰陀传统的唯一完整的继承者。他在讲述“利他心”和快乐之源的时候,再次提到了他和科学家的对话,科学家们用现代科学仪器和实验来检测佛教的观点,他指出,佛教经典中积累的大量知识正在和当代科学汇合,这将最终有益于全人类。 

尊者最后为听经的民众举行了密集金刚前行灌顶仪式,并授予菩萨戒。当今天的法会结束,民众散场的时候,我看到的是真正喜庆的场景,男女老幼人人兴高采烈。

民众在场外席地而坐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75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