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2日星期六

达赖喇嘛尊者在南印度下密院传授密集金刚法会之一(图文)


2005128日下午,尊者到达下密院。尊者到达之前,萨迦法王、林仁波切、桑东仁波切等高僧大德已经到了。尊者到达时,我正在下密院雪域五明佛学院的宿舍里写文章,没有出去迎接。文章写完,走出房间,看到天空彤云如染,空中挂着一道彩虹。正拍照,彩虹消失了。过了几分钟,突然再度出现。专程从台湾前来参加法会的邻居们纷纷拿出相机手机Ipad拍照,说四大法王有两位在这里,加上多位高僧大德,圣人到,祥云出



印度北方已是阴寒的冬季,南方每天阳光灿烂,大家都穿着夏装,夜晚也只需盖一条毯子。


法会有三个会场:大经堂、辩经场和辩经场旁边新落成的建筑,这座建筑比辩经场高,但一面有佛龛,三面没有墙,不知道是否有特殊用途,不过这次是用来做法会会场之一。这是从辩经场通往大经堂大门的场地,地上坐得满满的,虽然场地上方搭建了遮阳的篷布,人群里的温度还是很高。我在人群里走了几趟拍照,不到十分钟就汗流浃背,但几千人都在这里席地而坐好几天,听尊者传法。




我因为要来回游走拍照片,就坐在大经堂后面这棵枝叶繁茂的巨大菩提树下,带着耳机听经。法会有英、法、中、日、俄、意大利六种文字的翻译,中文是尊者的法会翻译蒋杨仁钦翻译的。大菩提树下凉风习习,唯一的问题是树上不时掉下黑色的小果子,里面还有黏糊糊的种子,掉在头上就黏在头发上,掉在身上就黏在衣服上,幸好不难清洗。



     



大经堂和辩经场坐不下,众人就随意找地方。在南印度冬季的艳阳下,几乎每一道阴影里都坐了一群人。在这些“外围”地方看不到大屏幕,但是能听到声音。

下密院以严谨的教育和清苦的生活著称。这座寺院不像三大寺,寺院里没有康村这样的地域性组织,在这里学习的仁波切们也不允许建造自己的府邸,学僧们不论地位高低,一律住在这种低矮、没有卫浴设备的僧舍里。卫浴设备是公用的,早晨和傍晚,大家都围着平房外的一个公用水龙头洗漱。




本地喇嘛昏昏欲睡,洋喇嘛正襟危坐,全神贯注。










这次法会有英、法、俄、日、中、意六种语言的同声翻译,共有几千名外国人,我想意思是非印度人或藏人。通常外国人会受到法会举办方的优待,他们的场地会安排在尊者附近或相对而言略为舒适的地点。不过还是有些外国人像我一样,宁愿呆在树荫里。顺手拍了几张英吉照片。



相关阅读:
印度下密院法会见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