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5日星期二

中国人不可触及的世界级精神领袖

 



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英国杂志《沃金斯评论》(Watkins Review)最近公布了二○一六年全球一百位最有影响力的在世精神领袖榜单。另外,《时代》杂志的全球百位最具影响人物榜单,以及《福布斯》杂志的全球富豪榜名人榜单,为全球三大百人榜单。这三大榜单各有特色:《时代》杂志只讲影响力,不论好坏,所以美国总统、中共总书记和北朝鲜领袖均可「入榜」。《福布斯》的榜单是个财富榜,以金钱为唯一标准,是数钱数出来的排行榜。《沃金斯评论》的百人榜单却是一个以精神影响力为评选标准的排行榜。

  达赖喇嘛在全球的精神影响力
  精神影响力的排行,是怎样产生的呢?《沃金斯评论》百大精神人物榜单的评选标准是三条:第一、必须是在世的人;第二、必须在全球范围内有独到的精神贡献;第三、Google搜索的次数,以及在互联网各种信息类别中出现的次数、频率和影响力。这样的评选标准动用了互联网的强大统计技术,具有相当的客观性。

  二○一一年《沃金斯评论》发布的百大精神领袖榜单上,达赖喇嘛榜上有名,位居第二。从二○一二年开始,达赖喇嘛连续五年榜上有名,而且都位居第一。在这份榜单上,有天主教教宗方济各,有著名南非黑人领袖曼德拉,还有其他选自全世界各个精神领域中有影响的领袖人物。达赖喇嘛连年高居《沃金斯评论》世界百大精神人物榜单第一,证明达赖喇嘛是当今世界公认最有影响力的精神领袖之一。

  这真是非常令人感动的奇迹:达赖喇嘛在流亡中度过半个多世纪,却成为当代世界级的精神领袖。

  达赖喇嘛从孩童时代被选为转世灵童,就生活在一群藏传佛教僧侣的围护之中。他没有机会像一般儿童一样接触外人,没有受过一天的现代学校教育,他甚至没有可能像普通人一样逛街、聊天。但是,他从小在经师的严格督促下熟读佛教经典,对佛教哲学有深刻的理解与体悟。他特别重视古印度佛教的那兰陀学院理性传统,将佛教大师龙树菩萨的中观论熟记在心,并且贯彻到日常生活和政教职责之中。

  一九五九年三月,当西藏民众和占领拉萨的解放军发生严重对峙,血腥冲突一触即发的危机时刻,达赖喇嘛为了避免民众受难,冒险出走印度,从此离开西藏,成为难民。

  在此后半个多世纪的流亡生涯中,达赖喇嘛带领追随他出走的十几万藏人难民,在异国他乡艰难生存。他们盖起了寺院,建立了学校、医院和养老院。当中国政府和军队在藏区毁寺灭佛并制造了空前人道灾难,导致藏族人口极端非正常下降,藏文化濒临毁灭性摧残的几十年里,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在流亡之地精心保存了藏文化传统,用现代科学和知识教育培养下一代,照顾老弱。在印度、尼泊尔和欧美等地的西藏流亡小区,是二十世纪世界流亡群体中最和平、组织最好、最有秩序、最受全世界尊重的流亡小区。

  达赖喇嘛是藏人内心的光
  特别了不起的是,达赖喇嘛从流亡初期开始,就告诫流亡藏人,旧西藏并不完美,藏人要改革,要逐渐现代化。在达赖喇嘛领导下,流亡藏人逐渐地实行民主化,从传统的政教结合政治体制,逐渐转变为三权分立的民选政治体制。在成功地实行了流亡政府行政长官直选以后,达赖喇嘛宣布政治退休,结束了传统政教结合体制,西藏流亡社会实行现代民主政治。

  几十年来,达赖喇嘛在全世界讲经弘法,宣讲佛教哲学,提倡和平、利他、内省、慈悲心。藏传佛教随着达赖喇嘛的流亡走向了全世界,特别是在欧美,获得了广泛的好感和影响力。达赖喇嘛出版了很多有关佛教修持和精神领域的书籍,每年有大部份的时间在全世界各地旅行演讲,到处受各国民众的热情欢迎。不知有多少人从达赖喇嘛的讲经、从达赖喇嘛的人生中得到启迪,走出个人精神危机,重获快乐。

   达赖喇嘛提倡对话。他和全世界各大宗教领袖都有过持久深入的交流,倡导寻找人类精神世界的共同点,建设所有人包括无信仰者在内共享的伦理。他身体力行,和当代科学家展开对话已经有三十年之久,在对话中强调佛祖以真理为最高原则的教诲,强调佛教那兰陀传统的理性,以此为藏传佛教的更新提出一个方向,也为藏人社会的世俗化和现代化提供了宝贵契机。

  正如一位印度教授所说,达赖喇嘛是当今人类内心的光。

  中国人精神危机是灵性窒息
  《沃金斯评论》的百大精神人物榜上达赖喇嘛再次居第一的报道,在中国大陆是严密封锁的信息,中国人对此一无所知。差不多同时,中国媒体报道的是,王菲、梁朝伟、胡军等明星在印度参加佛教法会,在同一张照片上,「有关方面」发现了西藏流亡政府中担任要职的人士。于是,这些明星被指责为「与达赖集团核心头目坐在一起」,是支持藏独。这种报道加上中共在网上发动的宣传,显然给这些明星产生了压力。这种压力和刻意制造的舆论氛围,不仅妖魔化达赖喇嘛,而且进一步加固将中国人和这位世界精神领袖隔绝开的壁垒。

  我仔细查看了这些照片,所谓「达赖集团核心头目」其实是西藏流亡藏人中几位民主选举产生的民选官员。他们和这几位明星有共同信仰,以佛教徒身份坐在法会的听众当中。这是佛教法会里再正常不过的镜头。达赖喇嘛和流亡中的其他高僧大德,常在全世界举行佛教法会,讲解佛教哲学,提倡利他和慈悲心,号召保护环境、爱护生态等等当代人类共同的道德和行为。这些明星和其他人一样,把出席法会视为培养慈悲心,提升个人精神境界的好机会。

  人是要有点精神和灵性的。一个社会也是要有点精神,才能有较高的道德水平。如今,谁都明白中国社会潜在的深重精神危机。面对如此巨大而深重的危机,中共领导人无头苍蝇一般,忽而祭出马列主义意识形态,忽而求助于孔子儒家孝道,可是至今为止,丝毫看不到精神上的出路。这种精神危机有一个独特的地方,就是中国人在精神上和全世界相背离。达赖喇嘛这样的世界公认的精神领袖,竟然是十几亿中国人不可接触的。在这样的禁锢之下,中国人怎么会有精神出路呢?


《动向》杂志第367期:http://www.chengmingmag.com/t367/select/367sel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