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3日星期四

一个藏人老党员的童年 (连载之二)

曲麻莱地图 (来源:曲麻莱县政府网:http://is.gd/cBMD8)



第一章 人生的喜乐苦悲

第1节 故乡
对每个人来说,“故乡”是一个充满感情的词。当两人相遇时,第一句话问的就是“你的故乡在哪里?”从孩提时候起,每当听到故乡这个词时,我的心中也自然地产生一种亲切感。每当向别人讲述自己故乡的时候,往往尽一切努力赞美自己家乡的可爱之处,土地是多么地肥沃,河水是多么地清澈,花草是多么地美丽,以及牛羊是多么地肥壮。不仅是我,与我年龄相仿的人都喜欢赞美自己的家乡。如果自己的家乡真的那么美丽可爱的话,人们就不应该离开它。但是绝大多数与我相处的人都是离乡背井的人。又一想,尽管每个人都不愿意离开自己的故乡,但很多人肯定都象我一样有迫不得已离开的原因。而且这些人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自己的故乡。可是那些居住在自己家乡的人,却不一定能够体会和珍惜自己身处的幸福。

每当我仔细考虑时,觉得自己并没有深刻地理解故乡这个词的含义。“故乡”一词在藏语中是指父亲所在的地方,或者是指慈母生养自己时脐血落地的地方。无论如何,故乡是一个遇见谁都需要赞美的地方。我的朋友格登曾这样说过:"在故乡只有粗茶淡饭,可是始终觉得身心两方面都很饱满;在异地他乡,哪怕有山珍海味,也只能饱腹
而不能满足心灵的渴望.”当年轻人这样歌唱:”我的故乡是某某地,没有财富也幸福.”我自己在故乡时,没有觉得故乡的可爱,也没有感受到故乡的恩情.只有离开了故乡后,再回想故乡时心中充满了一种温暖的感觉.

我小的时候,父亲曾带我去过很多地方。那时父亲常常对我们兄弟俩说:“我的好儿子们,无论走到哪,都不能忘记自己的语言和故乡。”父亲的这句话,至今仍然萦绕在我耳旁。说来也很奇怪,无论走到天涯海角,对留在故乡的亲人的记忆并不深刻,可是对故土和自己小时候去过的地方却记忆犹新。

记得小时候,一位居住在东年湖旁的老人曾对我这样说:“可怜的孩子,俗话说,狗和乞丐没故乡,哪里能填饱肚子那里就是他们的故乡。”老人的这句话仿佛是今天讲的一样,至今记忆犹新。是的,自孩提时起,我和佳贝哥就成了孤儿,象乞丐一样漂泊四方,但是心中从未产生过没有故乡的感觉。那时,故乡白天在我的心中,夜晚在我的梦里。我始终坚信无论遭遇什么样的苦难,总有一天我会回到自己的故乡。俗话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如果不被命运抛弃,有一天我也将会在他乡有所作为。到那时,如果我返回故乡的话,由于时代的变迁,很多亲人也许都不在了,但是乌金班西等曲卡麻的山山水水却依然存在。的确,如今在故乡我已经没有自己的家人,但是我的舅舅,姨妈和姨夫等亲戚还在。象我这样的人不返回故乡也不会有多大的痛苦,可是想起在故乡的亲人和儿时的伙伴,以及小牛犊居巴南三和忠实的老狗加罗,特别是故乡的山水,我发誓说如果自己不死的话总有一天要返回故乡。

当我到达位于曲玛莱县〔8〕的幸福学校时的那天,来自果洛〔9〕的才让多吉老师问我,“喂,果洛的孩子!你真正的老家是哪里?”

“我老家是玛曲〔10〕曲卡麻〔11〕”,我回答。

“啊,我知道,我知道,俄拉拉德和乔考曲卡麻,我当然知道,我小时候去过,那是个好地方,那儿的男人们都很勇敢。”当时我虽然是个很小的孩子,但是听到别人赞美自己的故乡,感到由衷地高兴。

我的家乡坐落在西藏东部,阿尼玛沁雪山〔12〕的南部,夏冬日山〔13〕的右边,九湾黄河的第一湾曲卡麻,也叫做乔考曲卡麻。

阿尼玛卿雪山(图片来源:环保网 http://is.gd/cBMQP)


第2节 曲卡麻
并不是我赞美自己的故乡,但曲卡麻不仅是个水草丰美,野花遍地,而且是个人杰地灵的吉祥之地。高山上有鹿、黄羊、麋鹿等动物。黄河边的森林里有熊、狼、狐狸等各种动物。气候宜人,雨水充沛,各种草木非常丰茂。当地盛产蘑菇,蕨麻,扎台〔14〕,拉代〔15〕,沙棘,果萝〔16〕,东屋〔17〕,内洛〔18〕,瓦勒〔19〕,野葱
等。还有大黄,红白帮锦〔20〕,红黄俄巴〔21〕,冬虫夏草,红黄菊孜〔22〕和康加〔23〕等药材。另外,在黄河沿岸有野鸡,白色和黄色的野鸭,喜鹊等很多鸟。曲卡麻坐落之处土地平稳辽阔,草地绵延数百里,被人们认为是个得天独厚的牧场。我小时曾听到雪才叔叔常常对人说:“年轻人啊,我们的曲卡麻村可不是个平凡的地方,它位于玛曲的第一湾,水草丰美,牛肥马壮,是一个男人英勇善战,女人婀娜多姿,佛教盛传之地,官员和喇嘛〔24〕受人敬重,民众生活富裕而强盛”。他说的话确实可以用“好男儿嘴里有好话,巧女人手里有美食”来形容。我的故乡曲卡麻不仅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而且天时和水草的转换随着四季变化很分明。当地老年人对季节的变化不仅观察得非常细微而且能够用形象的语言来表述。他们常常说,“鸡月乌雨黑路,狗月土酥地柔,猪月山枯滩绿,鼠月山绿滩绿,牛月草茂水肥,虎月鲜花灿烂,兔月青稞豆熟,龙月树茂叶浓,蛇月尾巴沾地,马月河水结冰,羊月口鼻同流,猴月石冻地裂”。他们用这样贴切而流畅的语言描述12个月的区别和转换。据说在曲卡麻有700户人家,人们分别住在玛曲的左岸和右岸,居曲河两岸,形成果嚓、郭欠、哇希、吉勒等部落帐群。还有建立在高扎山和乌金斑西山之间的具有500名僧人的扎西曲林寺院。人们不分男女老少,人人善良真诚,个个虔诚敬佛,家家丰衣足食,的确是一个富饶美丽的地方。


无论是自己前世积的德或是三宝赐的福,我总觉得自己能够在这么一个美丽的地方出生是一件极为幸运的事,但极为遗憾的是自己很小的时候起就离开了可爱的故乡,流落在异乡他地渡过了半个世纪的人生。在如此漫长的岁月里我日日夜夜从来没有忘记家乡。离开故乡20多年后我终于有机会回到了曲卡麻,当我重新看到故乡的山山水水
时,心中依然象孩提时一样觉得故乡的山水是如此的美丽可爱。郭扎和拉欠多结玉扎等高山依然是那么的雄伟高大,被高扎山和乌金斑西山还有玛曲和居曲河环抱的扎西曲郎草滩是那么的安详,宁静。今天终于回到了渴望已久的故乡,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故乡的亲戚朋友们也格外地高兴。努日扎姨夫说,“好样的,你们两个能够回到日夜思念的故乡,是家乡的山神护神保佑了你们,不然你可能早已死在他乡异地……”

达木考姨妈也接着说,“是啊,佛保佑,我们终于见面了。我以为我们今世再也不会有见面的日子,是你们想回故乡的坚定信念保护了你们。从今以后你们要在自己的家乡定居生活,云东〔25〕,再也不能离开”。

我也觉得长辈们说得很有道理。也许是因为多年的夙愿得到了实现的缘故吧,回到故乡一时间反倒觉得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不久,我又离开了故乡,但这次与上次不同是自愿而安心地离开的。除了担心达木考姨妈会难过而没有告诉她以外,其他人不仅知道而且还为我送行。故乡,我可爱的故乡,并不是我儿时起就愿意离开你,却是因为时代的变迁迫使我这个小孩不得不流落他乡。可是无论走到哪里我总是怀念故乡,并且在有生之年终将返回你的怀抱。假如我无法抗拒命运而有一天客死异乡的话,我真诚地祈求故乡的山神,地神以及喇嘛和比丘们保佑我这个如蜜蜂一般微小的灵魂。


第3节 家庭
自从地球形成那天起,世界上就有了成千上万的生命,其中最不可思议和无法解释的动物应当是人类。据佛家的观点,投生为人之难,如将一把豆子抛向墙壁,而无法使豆子粘在墙上一样。在千万个灵魂当中,只有一两个才能转世为人,是一切难中之难。也许,当人们看到每天有成千上万个人出生,会认为投生为人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从而不珍惜自己的人生。

老实说,一个人在哪里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出生,作为汉人、藏人、或是蒙古人出生,男人或女人,贫富贵贱,手足俱全或不全,生命的长短以及幸福或不幸的人生,这一切都无法由自己来选择。我也是如此,从小时候起,我就常常问父亲,热珍和达木考姨妈,“我是怎么出生的,我母亲是谁?他们谁也不对我说实话。这使我对自己的身世更加好奇。当我问达木考姨妈时,“天哪,这孩子是不是疯了,为什么总是问这个问题?”这时,闹扎姨夫会插进来说,“你不能这样说,他想知道这个问题,哪一天你就告诉他吧。小孩子心中想些什么大人是难以想象的。”“我怎么能够告诉他?这需要提及很多去世的人的名字〔26〕。”达木考姨妈这样回答。听他们俩的谈话,似乎讲过去的故事需要说出很多已经去世了的人的名字,这使他们难于讲述过去的往事。几天之后,在一个临睡前的晚上,达木考姨妈一边念着嘛呢,一边讲述了我出生的整个故事……

多年前,当时曲卡麻和麻隆麦仓两个部落之间还没有发生纠纷。在夏季玛曲河岸辽阔的曲卡麻草原上到处都是鲜花,扎西林寺院桑烟缭绕,佛音清扬,男女老少手持念珠,转经念佛。种种迹象表明,曲卡麻是一个佛法弘扬的地方。原野上到处可以看到男人们在牧放牛、马、羊,同时能够听到他们的歌声和甩投石器的声音,可见曲卡麻地
方的村庄部落都很富裕。每家每户的妇女们都在里里外外忙着挤奶,打制酥油。她们的歌声和从帐篷传出的朗朗笑声越发显示出曲卡麻的和谐安宁。其中,果嚓部落象生长在草地上的蘑菇群一样驻扎在曲卡麻春季草地上,帐群靠近山脚的地方有一户人家,巨大的牦牛帐篷的后方一杆经幡在风中哗哗飘动,帐篷门前左右两边的木桩上拴着两只老虎般健壮的藏獒。每当看到陌生人,两只狗便凶扑猛吠,两根木桩都有被拉断的感觉。部落内外没有人不怕这两只狗的。

黄昏时分,牛羊马被赶回家,公马被铐绳铐起来,母马套在链条上,牛栏里一排排地拴着牦牛和奶牛,羊圈里挤满羊群,无论是谁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富有的人家。这就是曲卡麻纳仓丹木考,有人也称做纳仓丹麦短枪手家。平时一头佩戴着珊瑚首饰里里外外奔忙着做家务事,处处撒着朗朗的笑声热情地迎送和招待来自远近各方客人的,是本村富人巴秀哇日谢麦西巴欠家四个女儿当中的小女儿才让吉。她就是纳仓家的长男纳仓扎德,人们平时又称他纳仓多日考的妻子。

据本村人说自麦西才让吉嫁到了纳仓家后,纳仓家就开始大吉大利,人畜兴旺,财富剧增。她是麦西家的财运女,嫁到纳仓家后她为纳仓家生了一个男孩,扎贡巴仁波切给他取名佳洋贝玛,当时已经四岁了。


第4节 出生
藏历第16个甲子公鼠年8月14日的夜晚,由于暴风雨,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雨越下越大,在一道道闪电下时而可以看到纳仓家帐篷后面的经幡和门前左右的牛马以及悄悄地拥挤在一起的羊群。帐篷里面货堆前的神龛上供奉的一对酥油灯在风中闪烁着,在土灶中燃烧的火苗上歪歪斜斜地支着一个铜锅,火坑里的灰火上放着一个小茶壶。头发花白的纳仓老奶奶手里拿着念珠坐在锅灶旁不停地在祈祷,“愿三宝保佑,愿贡唐仁波切保佑,保佑她们母子俩生命安全,平安无事……”

老奶奶除了时而咳嗽几声以外一刻也不停地祈祷。到了下半夜,雨依然不停地下着而闪电却变得更猛烈。家里的货堆、土灶、器具、以及躺着的家人在一道道闪电下忽映忽现。突然,随着一声揪人心痛的巨雷声一道闪电劈打在帐篷的附近,雷电使脚下的土地都有点震动的感觉,而一股焦味传入帐篷里。一时间,牛羊马以及门口的狗一起鸣嘶哭叫起来。

土灶旁的老奶奶由于恐惧大声喊道,“坚贝央〔27〕保佑啊,今夜到底怎么了”!

此时,睡在帐篷下方货堆旁的纳仓丹美斥责说,“你别哭喊了!明明知道今夜你不会被雷电击死的,你还是去看一看姑娘怎么样吧”。

奶奶回答说,“在阵痛,现在好象有点安静了。真不知是怎么回事,生又生不了,是不是要出人命啊”!

“你别说疯话了,你知道她们不会死的”。纳仓老头一边忿忿地说着一边抬起头,“孩子,多日考孩子,你起来到外面去看一看,好象羊群被暴雨给赶走了”。

“好的,阿爸”。从帐篷另一边的货堆旁一个留有长发的年轻人赤露着上身拿起长枪走出了帐篷。同时,一个女人喊道,“阿妈,哎哟,阿妈,您到这儿来一下”。“好的,我马上来。好孩子,使劲,挤,对,快要出生了,三宝保佑,贡唐仁波切保佑……”。

暴雨当中,与雷鸣一起又有一道闪电劈打在帐篷的背面,顿时,帐篷里布满了烟雾和焦味。

纳仓老人抬起头说,“这个该诅咒的恶天气今夜到底怎么了”!他的话音还没落,从睡在帐篷下部姑娘身边传来一声细弱的“啊啊呀呀”的哭泣声。

奶奶兴奋地喊道,“三宝保佑,生下来了,生下来了”!

纳仓爷爷高兴地说,“这下可好了,小心别让雷电击打这孩子,我马上起来”。

“你起来干什么,托三宝的福,纳仓家又生了一个男孩,真让人高兴,又是一个男孩”。老奶奶不由自主地说。

纳仓爷爷得意地说,“一点也没错,应当是一个男孩,昨夜我梦见的也是一个男孩”。

纳仓奶奶笑着说,“别吹牛了,谁都知道你的梦不准”。

“赛云东〔28〕,我真的梦见了”。纳仓爷爷又接着问,“多日考那孩子去哪儿了?今天应当是15号,天也亮了,快去煨桑”。

天亮了,雨也停了,纳仓家帐篷后面煨起了一堆冲天的桑。帐篷里面随着家人快乐的笑声不时地传来一阵婴儿呀呀的哭泣声。邻居家在门口干活的老奶奶们一个对一个传话说,“好幸运呀,听说纳仓家又生了一个男孩”。

就这样,在藏历第16个甲子雄鼠年8月15号的暴雨和雷电声中,纳仓扎德的妻子麦西才让吉生下了我。无论是由于纳仓爷爷做得好梦,还是因为奶奶的虔诚祈祷,或是由于父母前世积的德,总之,自从我出生以来直到囟门长全以前,全家人把我当作宝贝一样一刻也没放在地上。

在没有获得生命之前,谁也不知道我纤弱的灵魂在黑暗的中有〔29〕途中迷茫了多久,但是,自出生的那一时刻起我便来到了充满阳光的人世间,获得了难得的人生。我的奶奶,爷爷和父母手里拿着念珠,口里念诵着嘛呢经的情景可以肯定,我不仅出生在了佛法昌盛的雪域藏地,而且因为三宝的恩典以及自己前生所积的善德我出生在一个敬佛修善,知恩感德,遵法知耻的良好时代。从出生起我不仅获得了生命同时也开始了我的人生。

家人和亲戚们经常问,“不知他是谁的转世”。“真不知他的前世是什么样子”?当然我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也许用不着懂这些问题。不管前世是什么,无论自己能够生存多久,或是要经受多大的艰难痛苦,至关重要的是要坚持生存下去。

谁也无法预言一个人生命的长短,命运的好坏,但自从出生的那天起这个人必须开始一步步地走自己的路。愿三宝保佑这孩子,在艰难而无常的人生道路上给他指明道路。



草原(图片来源:http://is.gd/cBNa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