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6日星期六

丁一夫:西藏問題和中印邊界問題──《一九五九拉薩!》一書中的尼周密談




圍繞著一九六二年的中印邊界戰爭,頗有一些令國人看不懂的問題:中印之間的邊界爭議是怎麼形成的?中國軍隊收復失地以後又為什麼主動放棄?最近,李江琳所著《一九五九拉薩!》一書,提供了一些史料。中印邊界問題走到今天這一步,和西藏問題分不開。

麥克馬洪線的來歷

  麥克馬洪線源自一九一四年中英藏三方在印度召開的西姆拉會議。那時,西藏是一個事實上的獨立國家,不僅對內行政管理是獨立的,而且對外也是獨立的。不明白這個前提,就講不清西姆拉會議,也就講不清麥克馬洪線。

  在西姆拉會議上,費時最長,爭議最激烈,最終達不成協議的問題,並不是印度北方和西藏接壤的邊界問題,而是西藏東部、北部和中國接壤的中藏邊界問題。印度和西藏的邊界問題,是英印代表和西藏代表之間的事情,中國談判代表根本就沒有什麼發言權。令中國代表陳貽範傷透腦筋的是,西藏代表提出要把西藏的東部邊境按照前朝歷史往東移,並且準備充足,提出了大量「自古以來」的證據。陳貽範不肯讓步,於是英國代表麥克馬洪出面調停,提議仿照劃分內外蒙的方法,劃分內藏和外藏,提出內外藏的分界線,內外藏分別處理。麥克馬洪要中國政府接受這條線,條件是承認中國對西藏的「宗主權」。反過來,如果中國政府不接受,它就不承認中國對西藏的「宗主權」。同時,麥克馬洪還劃出英印北方和西藏之間的分界線,其中把歷來是西藏達賴喇嘛治下的達旺地區,劃入了英印一方。

  最後,中國政府拒絕簽字,是由於不能接受內外藏的劃分。而英國代表和西藏代表則就印藏邊界簽署了協議,也就是後來稱之為麥克馬洪線的邊界。西藏談判代表由於丟失了達旺地區,在會後遭到十三世達賴喇嘛的斥責。以後,西藏政府只要有機會就提出,要把達旺地區要回來。

  西姆拉會議以後,中國和西藏之間在二三十年代陸陸續續地發生過幾次邊境局部戰爭,西藏一直把自己看成是一個完全獨立的國家。中國政府一度在拉薩連一個「外交人員」都沒有。

尼赫魯周恩來密談
  事情到了一九五六年。那一年在中國政治上發生了很多事情。中國共產黨按照自己的意識形態改造國家,到了最為自信的時刻。在西藏周邊四省藏區,「民主改革」引發藏人反抗,藏人暴動有星火燎原之勢。中共一方面決心在周邊藏區把「民主改革」和「宗教改革」繼續搞下去,一方面仍然需要穩住西藏的局勢,要維持和達賴喇嘛及西藏噶廈政府表面上的合作。

  年輕的達賴喇嘛那時處於非常困難的境地,身為藏民族宗教領袖卻無法保護自己的子民。就在這時,他有機會應邀前往印度參加佛誕二五○○年,他決定向印度總理尼赫魯訴說藏民族的遭遇,作好了要求在印度避難不歸的準備。這樣做能夠引起國際社會的注意,從而給中國政府以壓力,抑制中共在西藏和藏區的「民主改革」,以達到保護藏民的目的。

  達賴喇嘛的這一心願,當時中共的西藏工委和軍區通過滲透到西藏政府的線人,早已有所掌握。就在這時,周恩來訪問亞洲多國,在出訪和歸國途中兩次經過印度。周恩來他們知道,達賴喇嘛是否能在印度避難,主人的態度非常關鍵。於是,周恩來動員尼赫魯去說服達賴喇嘛回歸。為此,在和尼赫魯密談的時候,周恩來主動談起了中印邊境問題。李江琳在《一九五九拉薩!》一書中,引用了尼周密談中周恩來的話:

  「……麥克馬洪線──我的意思是說,我們一直不知道,直到最近才瞭解這件事。當時的中國政府,也就是說,那些北京的軍閥和國民黨自然是知道的。…我們研究了這個問題,雖然我們從未承認過這條線,然而,英國同西藏有個秘密條約,在西姆拉會議的時候宣佈過。現在這已是既定事實,我們應該接受它。不過到目前為止,我們尚未諮詢西藏政府。我們上次有關西藏的條約裡,西藏人要求我們拒絕接受這條線;但是我們跟他們說,這個問題應該暫時擱置。我相信印度獨立後,西藏政府曾立即就此事寫信給印度政府。不過現在我們認為,應該設法勸說並說服西藏人接受這條線。這個問題也同中緬邊界有關,等到達賴喇嘛返回拉薩後將會做出決定。因此,雖然這個問題尚未決定,而且對我們不公平,但是我們依然認為,沒有比接受這條線更好的辦法。」

  這一段話可圈可點。周恩來相當明確地答應尼赫魯,中國現在將承認麥克馬洪線,「等到達賴喇嘛返回拉薩後將會做出決定」。這等於是開出了一個價碼:你讓達賴喇嘛返回拉薩,我們就承認麥克馬洪線。

  這段話裡,不了解西姆拉會議之歷史背景的中國讀者可能會有好幾處看不懂。為什麼說「我們尚未諮詢西藏政府」,「西藏人要求我們拒絕接受這條線,但是我們跟他們說,這個問題應該暫時擱置」,「現在我們認為,應該設法勸說並說服西藏人接受這條線」?如果西藏從來就是中國內部的一個省一級單位,那就根本沒有必要說這樣的話。

 中印邊境之爭

  尼赫魯在得到周恩來的承諾後,確實按照周恩來的願望,幫了很多忙。除了給達賴喇嘛施加壓力,勸他回國外,在印度議會裡盡力為中國的形勢說好話。因此,當一九六二年中印邊境戰爭爆發,印度議會大嘩,紛紛抨擊尼赫魯多年來在西藏和中印關係上欺騙了議會。

  一九六二年中印戰爭中,中國軍隊一度佔領了達旺地區,越過塞拉山口,但是立即不戰而退,退回到麥克馬洪線後面。這是為什麼?這一直是個謎,至今沒有人能夠回答。尼周密談內容的披露,提供了一個破解此謎的線索。受中印戰爭的刺激,印度在麥克馬洪線以南強化了邊境地區實際控制,在達旺地區成立了阿魯納恰爾邦。

達賴喇嘛的和平倡議
  對於西藏和周邊邊境問題,達賴喇嘛有著極為雋智的思考。一九八七年九月二十一日,達賴喇嘛在美國國會提出五點和平計劃,第一條就是建議把整個西藏轉化為一個和平地區。以後,達賴喇嘛又很多次地闡發了他的這個建議。

  歷史上,喜馬拉雅地區不少大小王國是西藏的朝貢國,現在的不丹、印度的錫金、拉達克地區,以及印度的阿魯納恰爾邦,歷史上都曾經向西藏朝貢。那裡的各族人民,仍然有很多是虔誠的佛教徒,至今仍然視達賴喇嘛為他們共同的精神領袖。

  達賴喇嘛指出,喜馬拉雅地區的人民,在這裡和平地生活了幾千年了。這個地區歷史上的大小王國之間,是沒有明確邊界線的,在王國之間的邊境上是從來不駐兵的。總的來說,相比世界其他地方,這裡是一個特別和平吉祥的地區。達賴喇嘛的建議,是恢復這一地區的和平與吉祥。


《动向》杂志第3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