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0日星期四

从一份文件看历史是怎样被打扮的


1959年5月7日新华社《内部参考》原文


1959年3月17日深夜,达赖喇嘛率噶厦主要官员、经师以及家人离开罗布林卡。由于仓促出走,许多文件没能带走。“拉萨战役”后,解放军在罗布林卡收缴了噶厦政府的大量文件。对中共来说,这些文件可以用来证明“噶厦政府预谋叛乱”。可是,几十年来,公布的文件只有1959年4月发表的达赖喇嘛与谭冠三往来的六封信。资料显示,谭冠三共写了四封信,“达赖喇嘛与1959年3月16日给谭冠三复信后,18日,中共中央代拟了谭冠三给达赖喇嘛的第四封信。”(《毛泽东西藏工作文选》166页),可这第四封信一直没有公布。

我在研究1959拉萨事件时,找到1959年5月7日的新华社内参,其中刊登了一份重要的“缴获文件”。内参全文如下:

新华社拉萨讯 最近在罗布林卡的译仓(处理宗教事务的机构)中发现了一份叛匪发给各宗(县)溪(乡)的命令的底稿。叛匪在这个命令中胁迫各地十八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的人都要到拉萨来参加叛乱,甚至公开威胁说,如有“贪生惜命,抛弃事业者,定将依军纪给予惩处”。
这个文件是用竹笔黑墨写在藏皮纸上的。原文系藏文,文件长四十五公分半,宽五十八公分半,略大于半张报纸。原件无日期。文件的全文如下:

广大的各宗溪:
康藏僧俗人民反对共产党和获取西藏独立自主的武装斗争正在进行,你们全体属于教地(按指西藏)之僧俗人众,均需为佛法着想而增军,督促征召18岁以上、60岁以下的人,并暂时由各地自己筹带武器、弹药、食物等,立即赶来拉萨,不得怠慢。如有对宗教之事不负责任、贪生惜命、抛弃事业者,将依军纪给予惩处,而不是口头说说罢了。此事切记为要。

西藏全体会议土猪年月日


这份“没有日期”的文件出现在1995年出版的(《平息西藏叛乱》188页)的时候,却有了日期:


“西藏独立国人民会议”向各宗、溪发布的命令
土猪年(1959年3月13日)”

1959年内参中的文件是以“西藏全体会议”的名义,1995年变成了“西藏独立国人民会议”;而且还有了一个奇怪的日期:3月13日。这个日期非常重要。1959年的拉萨事件是原定达赖喇嘛于3月10日到军区观看文艺表演的消息引起藏民疑虑,包围罗布林卡阻止达赖喇嘛前往而引起的。达赖喇嘛于3月17日深夜出走,3月20日解放军炮轰罗布林卡,开始镇压。“西藏全体会议”的这个文件,是中方用来证明藏方有预谋、有计划发动叛乱,主动下手的证据。发布于3月13日,即达赖喇嘛出走之前,是这份文件能够起到这个作用的必要条件。

可是,为什么在1959年5月7日的新华社内参里公布时没有这个日期,而到1995年却出现了呢?藏历只有土猪年,没有月日,公历完整的年月日又是怎么来的?

1959年之前,拉萨使用两套计时系统,藏人延续历史习惯,使用藏历,中方官员使用公历;藏人使用“印度时间”,中方人员使用“北京时间”。这份用藏文书写、写给藏人看的文件,只有不完整的藏历日期,却有完整的公历日期,这不符合藏人习惯。因此,我认为这个日期十分可疑,一定是后来加上去的。

1995年《平息西藏叛乱》是“内部发行,不得引用”的资料,也就是说,虽然该书所收录的文件已对原文进行过删减和修改,但仍然不是给普通读者看的。给普通读者看的是2008年出版的“官方正史”《解放西藏史》。这本书中引用了上述文件,但引文却是:

“叛乱武装总部以“西藏独立国人民会议”的名义,于13日向西藏各宗发出命令。命令说:‘为了反对共产党和获取西藏独立的武装斗争的胜利,所有18岁到60岁的人都必须自带武器、弹药、食物等,立即赶来拉萨,不得怠慢’。”(《解放西藏史》363页)。

将这三份资料比较,篡改的痕迹和过程一目了然。

然而,对这份文件进行文本分析可见,日期和内容有个很大的矛盾:内参和“内部资料”中的文件均称写信时,“武装斗争正在进行”,显示该文件起草时,战事已经开始,故“西藏全体会议”令各地符合条件的男人自带武器速来拉萨增援。也就是说,该文件是在作战过程中写的。可是,众所周知的史实是,1959年3月13日,拉萨事件中的武装冲突尚未开始,前一日部分噶厦官员和人民代表在开会时,还决定“派代表去北京请求中央宽容”。3月13日还没有任何理由称“武装斗争正在进行”。《解放西藏史》的编者显然注意到了这个矛盾,于是把“武装斗争正在进行”改成“为了反对共产党和获取西藏独立的武装斗争的胜利”,这样一改,“现在进行时”变成了“将来时”,看上去就比较合理了。

好在,这份文件的起草人,时任噶厦秘书的格杰巴·丹增多吉留下了一篇回忆文章,其中提及起草该文件的详情:

“19日……孜本叙亏巴(按:即雪苦巴,“拉萨事件”中被选为“协调小组”负责人之一。)和四品官洛桑次旺二人专门把我叫到司令部,令我草拟一份‘全西藏人民站起来,向红汉人共产党进行反击战斗。拉萨附近的个寺院和广大的贵族、政府、寺院的百姓要心怀政教之安乐,令16岁以上、60岁以下的所有僧侣民众,自带武器和干粮,昼夜兼程前来增援’的指示件。按此指示我又草拟了一份指令稿,然后又誊写了15份,盖上了司令部的印信,准备颁发。但因炮声越来越大,子弹犹如雨点般地飞来,所以此指令未能找到机会送出去。”(《西藏文史资料选辑》第12辑,77页)

可见,这一文件是在解放军开始轰炸罗布林卡之后起草的,而且并未颁发。事实上,1959年3月拉萨事件爆发时,拉萨的藏人只是自发地包围罗布林卡,向噶厦政府请愿,要保护达赖喇嘛。至今没有证据显示藏人实施了进攻解放军的军事部署。相反,有文件证明,中国政府最高领导早就计划大打一仗,并且做出了相应的军事调动和部署。1959年拉萨的武装冲突,是解放军按照计划主动发动的。但是多年来的宣传一直说是藏人乃至噶厦政府主动发动叛乱,解放军只是去平息叛乱。几十年后,为了证明这一点,本无日期的文件上就神秘地出现了3月13日这个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