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4日星期六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关于转世的公开声明

持金刚第十四世达赖喇嘛释迦比丘丹增嘉措致:境内外西藏人民,信奉藏传佛教之僧俗民眾,与西藏和藏人有关的所有世间眾生。歷史上,雪域佛土的先辈君臣,以及贤者和成就者们,创立和发扬了以“三乘”“四续”為主的教、证佛法和渊博文化,使西藏成為亚洲乃至世界佛教及其文化的源 泉。為藏、蒙、汉等无数眾生的暂时和长远的利益作出了伟大的贡献。在护持、弘扬佛法的歷史进程中,形成了西藏特有的“转世认证”文化传统,这对佛教的发展 及眾生的利乐,尤其对僧团的巩固,起到了非常有益的作用。
十五世纪,一切遍知根登嘉措,被认证為根敦珠巴的转世化身,并建立了噶丹颇章喇章(喇章:大喇嘛的私人居室-译者)。从此,形成了歷代达赖喇嘛的转世认证 制度。第三世索朗嘉措获得“达赖喇嘛”的尊号;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建立噶丹颇章政府,成為西藏政教领袖等。 迄今六百多年,透过转世认证的方式,准确无误地找到了歷辈达赖喇嘛的转世化身。

為了顺应当今世界民主发展的趋势,本人自愿地、欣慰地终止了从噶丹颇章政权建立(西元1642年)至今三百六十九年,由歷代达赖喇嘛担任西藏政教领袖的政 治制度。事实上,我已在1969年公开声明,将来达赖喇嘛的转世延续与否,应有广大信眾决定。然而,当信眾表达寻找达赖喇嘛转世的强烈愿望时,如缺乏明确 的指导方针,政治势力或既得利益者,会滥用转世制度谋取个人的政治利益,这种危险始终存在。因此,為了避免出现对后世达赖喇嘛的猜疑和歪曲,在本人身心健 康之际,有必要做出清晰、明瞭的说明。

以下简要阐述转世认证的理论和基本概念,以便更清楚理解我的主张。

前后世
承认转世认证制度之前,必须得承认前后世的存在。印度的古老宗教与哲学思想中,除了顺世派外,都一致主张“无有间断的前后今生”:有情眾生皆由前世投生今 世;今世身躯坏灭后,再次投生后世。 现今虽有某些推理者以“没有看到(前后世)”為由,宣称没有“前后世”,但秉持正直态度的科学家们却不会以“没有看到”的理由,去决定“没有”。

虽然很多宗教或教义都一致主张前后世的存在,但对于如何定义投生者、如何投生,以及如何连结前后世等的内容上,却有著不同的诠释。其中,也有“主张后世,否定前世”的宗教信仰。以佛教的整体思想而言,“前世”是没有开端、开始的;当烦恼被断除、远离轮迴的束缚时,由烦恼所带来的后世将会停止,但意识的续流仍会持续下去。这种教义 是被大多数的佛教思想家所认同的。若不认同前后世,将会与佛法教义產生矛盾,如:佛家“根、道、果”之学说,皆由内心有否调伏而成,以及所有情器世间则将 无因无缘所生等。此故,凡是佛教徒,必须得承认前后世的存在。

对于回忆前世的人们而言,“前后今生”的道理不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实(又称“隐蔽分”),但对普遍凡夫而言,却属隐蔽分,且须透过许多的理由去証实,因為 在死有、中有、生有的过程中,通常都会忘失过去的宿命。佛教经论提出了眾多相关前后世的理由,概义可括分為:前同类、前近取、前串习、以及前感受等理由。重点在于,唯明唯知的心只能由与己性质类别相同的近取因(或主因)而有,具有形色的物体不可能成為心的近取因,这点是显而易见的。无论透过逻辑的思考,或是物理的实验,都无法証实“唯明唯知的心可由异类的前因,或是无因而成”、以及“细微心识的续流可由某种违缘间断”;至今没有任何一人,无论是心理学家、 物理学家、或是脑部专家等,可以证实上述所言。更何况无论过去或是现在,无论在西方或是东方,有很多忆念过去宿命,并无谬地指出与前世相关的人和事物等实 例。若硬将这些实例扭曲為癫疯之言,不只有违“科学精神”,更是对现实的否定。西藏转世认证之制度,正是“依据前世的忆念或经验”而建立的一套验证标准。

如何投生
今生的身躯坏灭后,由无能间断的意识结生到后世身躯的现象可分為:“由烦恼力结生”和“由悲愿力结生”两种。初者:由无明力,于意识上,安置了善业与恶业 的随眠;在临终时,由“爱、取”滋润“有”,引发后世,趋善恶道,随业投生,无有自主。又如水车轮转,凡夫们无能自主地辗转于生死之间。凡夫唯可藉由恆时 修善,串习善心之力,于临终时滋润善业,投生善道。后者:已获菩提道之圣者,虽不随惑业所转,然由缘取眾生之悲愿,自力选择来世时地、父母等,唯利他人, 投生娑婆。

“朱古”词义 在藏传的转世认证制度中,把转世者称為“朱古” (中译:化身或转世),应该是出自信徒们的一种尊称。以般若乘的教义而言,所谓的“朱古”,就是佛陀的“三身”或“四身”的其中一者。一位本具烦恼的眾 生,由入大乘,集福德与智慧资粮,后净烦恼惑、除所知障、现证诸法之识,此乃“智慧法身”;彼识的法性则為“自性法身”。此二又称圆满究竟自利之身,或称 法身;这种“身”,唯独成就佛位者能相互看见,他人不能。佛為能利益他人,為使他人能见其身,故有大地菩萨可见的“报身”,以及由此(报身)所化现,示人 天相,凡夫可见之“化身”,此二称為“他利色身”。

化身可分為:具相好庄严,示十二相的“胜应身”,如导师释迦牟尼;為利益工巧技艺之眾生,所化现的“应化身”;為利益有情化现的人天相、水相、桥相、药相、树相等的“劣应身”三种。西藏的转世被誉為“朱古”(化身),应属于“劣应身”的范围。虽然佛陀肯定会化身為“朱古”救渡眾生,这不代表所有“朱古”皆為佛陀的化身。在西藏眾多“朱古”中,会有仅获“有学圣道位”、“凡夫加行道”,或是“凡 夫资粮道”者的“朱古”。 嘉扬钦则旺波曰:前世身躯坏灭之后再次投生,称“劣应身”;今世身躯未坏灭之前化现不同身相,称“朱巴(化身)”。总之,根据上述的理由,以相似或相联而 称為“朱古”。

转世认证
佛陀在世的时候,早有针对某人指出是某某前世的转世。尤其是细谈业果、经由前世业,感得今世报等内容的《四毗奈耶》、《本生经》、《贤愚经》、《百业经》 等无数经续都有记载。同样的,佛陀涅槃后,从印度的大神通师或成就者的传记裡,也可看到许多相关前世的记载,只不过没有西藏转世制度的“第几世”之演算法 而已。

西藏的转世认证制度
西藏原始苯波教也主张前后世的理论。佛教传入西藏之后,藏人普遍相信前后世的存在,也形成对圣者前世不同化身中利益眾生的功德,进行祈愿和随喜的传统,并 出现很多传颂观世音菩萨本生故事的经典。如:古代西藏典籍《嘛尼全集》和《五部箴言》,以及阿底夏尊者莅临西藏时(十一世纪)的著作:《珠宝之链》和《噶 当弟子问道录》等。 然而,当今广泛的转世认证传统,开始于十三世纪初。当时,噶玛拔喜的弟子们,根据预言认证噶玛拔喜為噶玛‧都松钦巴的转世,至今八百多年,共认证了十七世 噶玛巴转世;同样的,十五世纪中,认证贡噶桑姆為堪卓‧却吉卓玛的转世,迄今已认证十几辈桑顶‧多吉帕姆的转世。所以,在西藏转世认证的传统中,不分僧侣 和咒师,男眾或女眾,藏传佛教各宗派已经接纳和延续了这个传统。当今, 在藏传佛教萨迦、格鲁、噶举、宁玛、觉囊、珀东等宗派,以及苯波教中,有很多转世喇嘛肩负著护持教法的重任。

宗喀巴大师的弟子,一切遍知根敦珠巴,在创建札什伦布寺,培养眾多弟子之后,于1474年圆寂,享年84岁。当初没有人寻找他的转世,但出生于1476年 的日喀则达纳小孩-桑吉曲陪,能清晰、准确地回忆他过去的诸多生活,因為他的神奇表现,人们不得不承认他是根敦珠巴尊者的转世。从此开始,由噶丹颇章喇章 和噶丹颇章政府,共同寻访、认证歷代达赖喇嘛尊者的转世,延续至今。

转世认证方法
转世认证的传统建立以后,寻访、认证的方法和途径也逐步完善和健全。其中最重要的是:前世临终前的遗嘱、指示或特殊跡象;转世灵童准确无误地讲出前世的生 活点滴,能辨认前世的遗物及侍从等。除此之外,还有祈请圣者占卜;祈求世俗护法的神谕;观察拉姆拉措湖和其他护法之魂湖等很多方法和途径。当出现一个以上 的灵童候选人,难以断定之时,也有在佛象圣物前,举行“食团问卜”(或称“麵团球占卜”-译者)决定的惯例。

未终朱古
通常所谓的“转世”意味著“结束了前世,转生到今世”,因此凡夫们没有能力作到“未临终前的朱古”。然而,大地菩萨可于同时间内化现出千百身相,“未终朱古”对大地菩萨而言,是绝对可以办到的。

在西藏转世认证制度中,有各种转世的认证。如:同续转世、业愿转世、受教或加持转世等。转世的用意為:能继续或完成上世尚未圆满的传教利眾事业。有时為能 代替同续转世,未证圣道的上师可採取与自己业愿相应的某人作為自己的“朱古”,或受教弟子及他人作為自己的“朱古”。因此,未获圣道的上师们仍有可能具有 “异续的未终朱古”。

另外,由同一位前世的身、语、意,在同一时间内转世為多位“朱古“,这种现象也是不可否认的。在近代内,较為著名的“未终朱古”如:敦都‧久札耶喜多杰、究给‧赤千阿旺千绕等眾多上师。

金瓶掣签 随著浊世衰微时代的来临,被认证的“转世”也越来越多。 不少“转世”的寻找和认证,是因政治需要,採取了不当和欺骗的手段,给西藏教、政事业造成了严重损害。

西元1791至1793年之间,廓尔喀(尼泊尔)军队入侵西藏,当时,西藏政府请求满清政府派兵支援;驱逐廓尔喀军队之后,满清官兵以完善西藏行政為藉 口,制定所谓的《二十九条章程》,要求以“金瓶掣签”认定达赖喇嘛、班禅喇嘛和其他呼图克图的转世。八世达赖喇嘛江白嘉措还特别著述金瓶掣签的修法仪轨。 然而,透过金瓶掣签认证的只有几位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以及部分其他喇嘛。即使颁佈这样的规则,第九世、十三世,以及十四世达赖喇嘛均未通过金瓶掣签;十 世达赖喇嘛的认定,也未经过金瓶掣签,但為了照顾满清政府的面子,对外宣佈以金瓶掣签认证的消息。

实际上,使用金瓶掣签认证的只有十一世和十二世达赖喇嘛,其中,十二世达赖喇嘛在金瓶掣签之前,已经认定确立。所以,真正经过金瓶掣签认证的达赖喇嘛,其实只有一位。同样,在班禅喇嘛的传世系统中,只有第八世和九世班禅经过金瓶掣签的程序。

金瓶掣签的规则,只是满清势力的强横表现,而非藏人信赖的宗教仪轨。然而,如能公正实施,也可视作类似于传统的“食团问卜”方法。

西元1880年,认证十三世达赖喇嘛时,西藏与满清之间的“供施关係”(藏语称 “榷蕴关係”,是上师与施主的关係-译者)尚未断裂,满清政府在西藏还有一定的影响。然而,十三世达赖喇嘛的认证,是根据第八世班禅喇嘛的预言和乃穹、桑 耶护法的神谕,以及观察拉姆拉措湖的徵兆等确认的,因此没有经过金瓶掣签的程序。十三世达赖喇嘛在水猴年遗嘱(西元1933 年)中明言:“本人没有经过金瓶掣签,而依据预言、占卜等相同的结果,确立為达赖喇嘛的转世,并举行坐床典礼”。

当我在1939年认证為十四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时,西藏与中国之间的“供施关係”已经断裂,因此,没有必要经过“金瓶掣签”的程序。

眾所周知,我是由西藏摄政和民眾大会,按照圣者、护法的预言,以及拉姆拉措湖的兆象等寻访、认证的,当时没有中方的任何干涉。儘管如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 有关官员,在媒体散播谣言,谎称“免予”达赖喇嘛金瓶掣签的程序,并派遣吴忠信主持我的坐床大典等。此一谎言,被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副委员长阿沛‧阿旺 晋美揭穿。他在1989年7月31日召开的西藏自治区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讲话指出:“国民党这样撒谎,我们共產党為什麼也要跟著说假话呢?”

一厢情愿的图谋
在过去,一些富裕喇嘛的管家和侍从,以贪婪和非宗教的手段“认证”不少“转世”,对宗教、寺院和社会形象造成了伤害。特别从满清时代开始,中国当权者為了干涉蒙藏事务,将宗教和喇嘛当作政治工具,实施了很多不当政策。

当今,集权专制下的中共领导人,一方面宣称自己是“无神论”者;另一方面却干涉宗教,强制执行所谓的“爱国爱教”运动。尤其是中国当局发佈所谓“2007 年9月1开始施行《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的第五号法令”,这是一种极其荒谬、可耻的行為。以毁灭西藏独特文化风俗為目的,对转世认证的传统,强加种 种不合理的做法, 在全体藏人心中造成难以癒合的创伤。

為了欺瞒藏人和藏传佛教信眾,以及国际社会,中共等待著我的圆寂,并预谋私自认定我的转世(即十五时达赖喇嘛)。从近来颁佈的各种规章、公告等,种种跡象 明确显示这种图谋的存在。為了佛法和眾生的暂时及长远利益,防止破坏正法的企图实现,是我不可推卸的职责。因此, 作此声明 。

下一世达赖喇嘛的转世
正如我前面所提,「再次转世」皆由转世者本人的力量,或最终的业、福报、以及发愿等力量所形成。因此,转世何处?怎样转世?如何认证等,是转世者自己唯有的不共因缘,绝非由他人强制、压迫,或是為所欲為的情况下產生。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暂且不说转世观念,就连「前后世的存在」都蓄意否定的政治领导们,以权力干涉转世认证,尤其是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的转世,极為不妥。这种与自己政治理论背 道而驰的虚偽恶行,实属无惭无愧,世人皆会有目共睹。若发生上述所言,所有藏族同胞,以及国际藏传佛教的信眾团体也坚决不会承认和接受。

当我到了一世达赖喇嘛根敦珠巴的年龄时,我会谘询各宗派的大喇嘛,以及藏族民眾和相关信眾,检讨并决定是否延续达赖喇嘛的转世。如果达赖喇嘛的转世制度必 须保留,并且需要认证第十五世达赖喇嘛灵童的时候,寻找转世之重任将由达赖喇嘛噶丹颇章基金会的董事会负责,由他们请示藏传佛教各宗派领袖,以及与歷代达 赖喇嘛如影随形般的护法眾等,按照歷史传统寻访、认证。还有,我也会留下相关的明确指导文字。除此之外,任何政治权威,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领导人, 因政治需要,选出所谓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时候,谁也不需认可和信仰其孩童。切记!
祈愿 吉祥!

藏王2138年,藏历十七绕迥铁兔年7月27日
西元2011年9月24日于印度 达兰萨拉

( 原文為藏文,如有歧义,以藏文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