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7日星期四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中央民族大学的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中国警方以涉嫌“分裂国家”罪而拘捕,这使得本来就紧张的西北地区民族关系雪上加霜。伊力哈木是新疆非汉民族中的理性派。中国政府要想一劳永逸地处理好边疆民族问题,应该发挥理性派的作用,和理性派达成某种谅解和合作,这是良性处理民族问题的最好路径。清除掉理性派,新疆问题的麻烦就更大了。

新疆问题和西藏不同
近年西藏和新疆的民族关系日趋紧张,各类冲突事件此起彼伏。我在研究当代西藏问题的时候,常听到熟悉新疆的朋友说,新疆和西藏的情况有很大的不同,新疆的民族关系问题更严重更棘手。

西藏是单一的藏民族和中央政府形成双边关系,由於藏民族是全民信教的民族,又有具无与伦比道德感召力的达赖喇嘛作为精神领袖,而达赖喇嘛多年来一直公开声明“中间道路”的方针,所以,尽管中国政府一直呈现一种与达赖喇嘛为敌的恶劣姿态,达赖喇嘛却始终对中国政府抱着希望,希望中国政府有朝一日良知发现,和藏人坐下来谈判,让藏民族在中国宪法框架内获得自治权。达赖喇嘛这样说了,藏民族就会同样地追随.即使年轻一代里有越来越多受过现代教育的人希望西藏能独立、能复国,但未能成为藏人诉求的主流。藏人的主流是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中间道路是和平的非暴力的政治主张。前不久我在印度的某佛教圣地遇到一群从境内来的藏人,大家一起一路上口诵六字真言,到了山顶年轻人大叫一声“西藏自由”。我问,“西藏要独立吗?”大家竟然齐声笑着说“不独立不独立”。这说明,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在境内藏人中也是家喻户晓深入人心的。

新疆的问题就更为複杂.首先,新疆的非汉民族不是单一的,即使是在最大的非汉民族维吾尔族中,还有宗教流派和地域的不同,其政治诉求有所不同。再者,新疆没有像达赖喇嘛那样一个全民服膺、全民崇敬、并且具有崇高国际信誉的精神领袖。过去半个多世纪里,西南西北地区的非汉民族遭遇都很惨烈,但是只有西藏问题始终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活跃,只有藏民族在寻求和中国政府谈判,争取民族自决权的斗争中得到全世界人民的广泛支持。究其原因,主要就是藏民族有单一的领袖、单一的诉求。简单地说,藏民族是统一的、团结的。而新疆的非汉民族缺乏这一条件,所以始终没有形成一个组织或领袖,成为中国政府面前的单一谈判对象。相比藏族而言,新疆非汉民族的处境更为困难.非汉民族人民在高压状态下倍感沮丧和绝望,其反抗就会更激烈。而有朝一日中国政府想通过谈判协商来改善民族关系的时候,它在新疆找不到一个单一、能够一锤定音的谈判对象,想要谈出一个和平来也会更困难.而新疆非汉民族的反抗却不会停息,只会越来越激烈,越来越频繁。中国政府应该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和人类历史上以往的情况完全不同,由於技术的进步,世界上已经不存在绝对的封闭地区,你不可能把一个民族斩尽杀绝,不管你杀人的能力有多大。

理性派伊力哈木
伊力哈木是维吾尔知识分子中的理性派,受过完整的现代教育,精通汉语,了解新疆也了解中国。他在中国的首都北京工作生活多年,对於新疆的民族问题,他的态度一直是理性的。

伊力哈木指出:“在新疆,有一种倾向,那就是反恐扩大化问题.以反恐的名义掩盖其他矛盾,包括地方政府的无能以及维稳部门的无能。其实,新疆的主要矛盾并不是反恐问题,也不是恐怖主义问题,而是权力(不受制约)的问题,权力的不平等以及权力被既得利益集团控制和垄断的问题.”这一判断,可以说是切中要害。他是一个有勇气也有洞察能力看到和说出问题的人。对於这个要害问题,他向中国政府提出的建言是:“政府应该做的是什么?不是一再高压,而是要首先对自己动手术.治理不好自己,它也治理不好这个国家。治理不好自己,不去改变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和思维,不尊重人民的发言权,包括民族自治的权利,那么维吾尔人与政府的矛盾会越来越突出”。

尊重民族自决权是当今的历史潮流,为全世界所公认.中国作为一个多民族的大国,不管政府打算拖多久,最终也绕不过去民族自决权这一关.长远来说尊重民族自决权,多民族的国家才能拢在一起,以大欺小的民族压制政策,不管帝国貌似多强大,最终也免不了分崩离析。中国的领导人如果有一点长远见识,就必须直面民族自决权问题.而面对新疆这样的多民族地区,处理民族问题最好的合作夥伴就是伊力哈木这样的理性派。

可惜的是,现在的中国政府还不在这个思路上。中国政府现在实行的是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式强人政治,没有周永康的周永康式维稳手段,它把一切不同的声音都看成敌人,它以为消灭了这些敌人,不同的声音所指出的问题就算解决了。於是,维稳的刀子终於落到了指出问题的理性派伊力哈木头上。

当今世界没有比这更愚蠢的了。


当理性的声音沉寂以后
这次中国政府拘捕问罪伊力哈木,可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伊力哈木是一个北京的大学教师,他在互联网上创建和主持维吾尔在线,提倡非汉民族和汉人之间的对话,他的活动就是他的言论,他的言论都是公开的。公开地说理,正是伊力哈木的理性表现.中国政府其实也知道,按照法律来治罪於伊力哈木是很难的,於是在公佈拘捕伊力哈木的消息后,指挥网评员在网上疯狂轰炸,成千的匿名网评员狂呼“枪毙伊力哈木”,此情此景酷似文革。这种做法是蠢上加蠢。因为它不仅向维吾尔民族、也向藏人和其他非汉民族传递了一个信号:和中国政府理性沟通是不能成功的,争取自己的权益只能走别的路。

除了伊力哈木一直在身体力行的理性的、和平的、非暴力的说理沟通以外,还有什么路可走?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只有一个可能性:中国边疆的非汉民族地区,将永无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