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5日星期五

达兰萨拉,2015 (一)


2015年的印度之行,是我第一次在深秋时节离开美国去印度。通常这时候,我已经差不多完成了在达兰萨拉的历史调查工作,准备在寒冬来临之前返回美国。这次的“心智与生命研讨会”将于12月中旬在南印度的色拉寺举行,我加紧完成手头的工作后,束装前往印度。离家前几天,村里满地落叶,阿巴拉契亚山脉灿烂的秋色已近尾声。

傍晚,站在家门口,看着一群大雁从向晚的天空飞过。我也即将朝地球的东南方向飞去。



 站在候机室,隔着大玻璃窗看着将要把我送往印度的飞机。一名机场工作人员开着大卡车过来。车停在飞机旁边,车厢缓缓升起,与舱门平行。车厢后门开启,一道"天桥" 把车厢和机舱门连接起来。 卡车司机下车,从车厢里推出小车,送到机舱里。原来我们在航程中吃的机舱餐是这样送进飞机里的。全部工作均由卡车司机一人完成。

天色阴沉,似乎预示着某种不顺。果然,飞机将要起飞时发现机械故障,全体乘客下机,航空公司安排住进机场附近的旅馆,整整晚点十二小时。不过这对我不算太大的损失。原先是晚上到德里的,这样一来就成了白天到达德里,可以不用在德里过夜,当晚就搭车上山。




这次上山不是乘大客车,而是搭了个便车,乘出租车上山。仍然是夜车,一名印度司机开了一夜,天亮前到达达兰萨拉。在客房安顿下来,天亮后,看到的第一样东西是门口怒放的三角梅。此后,我就与这丛两层楼高的三角梅为不请之友,在喜马拉雅山区明丽的阳光下度过两周。



“白山脉”多拉达在客房左侧,每天早晨的例行功课是站在走廊上,眺望多拉达山脉的最高点:海拔五千多米的月亮峰。从上达兰萨拉步行到月亮峰,一天可以来回。如果体力足够强壮,可以翻过多拉达山脉,到山脉的另一面去看看。达兰萨拉是很多徒步爱好者和登山者的基地,从达兰萨拉到月亮峰有一条相当不错的小路,其中约四分之一还是汽车道。也许与地球暖化有关,从前这时候山上早就盖满了雪,如今雪越来越少。



客房的另一侧可见康加拉山谷。清晨,雾气从山谷中飘渺而起,远处一重山,一道谷,犹如仙境。我第一次见到康加拉山谷是2007年10月,8年后山谷里的建筑明显增多,显然人口已经大大增加。





无论是日出还是日落,金色山谷和金色山峰都是美不胜收。当落日把“白山脉染成金红色的时候,只有几分钟时间能够抓拍几张照片。太阳很快西沉,月亮升起,晚风静谧,经幡低垂,金红色的山峰转瞬之间变成灰黑色,夜色降临



将近两年没来,达兰萨拉有了很多变化。上山的路铺了厚厚的水泥,从大昭寺到主街铺了漂亮的地砖,大停车场修好了,停车不再是件麻烦事。街上印度游客很多,计程车也增加了不少。街上不再有牛随处遛达,野狗野猫也少了很多。上次来的时候,有几位澳洲女士在达兰萨拉喂养野猫,其中有位女士是宠物医生,她为很多野猫做了节育手术,现在野猫几乎看不到了。据说有几位西方人照顾野狗,或许他们也为野狗做了节育手术,总之晚上不再被此起彼伏的狗叫声吵醒。




山下雨,山上雪。一夜大雨后,月亮峰终于白了。浓云翻卷,一只鹰在空中盘旋



相关阅读:
达兰萨拉,2015 (二)
达兰萨拉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