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7日星期四

丁一夫:為什麼美國總統要見達賴喇嘛



對於美國總統來說,過一兩年就要會見達賴喇嘛,已經是一種政治儀式,全部目的都只是要對外,主要是對美國人民,傳遞一個信息:總統沒有忘記西藏人民,總統仍然和達賴喇嘛尊者站在一起。


2014年2月,達賴喇嘛又一次訪問美國。在此以前外界就早早傳說,達賴喇嘛這次來美國,美國總統要見達賴喇嘛了。全世界都知道,每次美國總統見達賴喇嘛,中國政府都會表示不高興,而且會表現得非常不高興。現在的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政府很不高興,是誰也不會掉以輕心的,和中國有巨額貿易赤字的美國總統,當然更知道其中的利害。照理說,達賴喇嘛是一個基本上沒有什麼官方政治頭銜的人,照美國人的說法,只是藏人和佛教徒的精神領袖,也就是一個民間人士,美國總統見一個民間領袖,既然顧忌中國政府的很不高興,盡該低調進行,悄悄地見了就見了,不要大事張揚了。可是,也奇怪了,每次美國總統見達賴喇嘛,白宮都要預先公佈日程時間,讓報紙電台都來上一條新聞。這樣一來,"很不高興"的中國政府想閉眼不看也做不到,又是抗議又是警告,提高到干涉內政的國際關係準則的高度。於是就成了一個事件。白宮則刻意擺出輕鬆的姿態,表示美利堅合眾國的總統要見一個重要的宗教人士和民間精神領袖,這是誰也阻止不了的。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在美國總統會見達賴喇嘛後,第一時間召見美國駐華臨時代辦,以表示憤慨。由於時差的原因,這一召見是在北京的深夜舉行的,連等幾個小時到第二天再談都不行,如此無非是要強調"中國太不高興"了。
美國總統和中國政府,看上去都像是照著預先寫下來的劇本在演出,主角卻是美國總統,是美國總統"沒事找事",為什麼非要見達賴喇嘛呢?

歷屆總統都要見達賴喇嘛
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蘇東集團崩潰,二戰以後的世界格局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老布什在1991年會見了達賴喇嘛,這次會見開了一個頭,以後的美國總統"在百忙之中",教皇可以不見,卻是一定要隔三差五地請達賴喇嘛來白宮見上一見的。克林頓總統在1993、1997、1998和2000年見了四次達賴喇嘛,接下來小布什更好客,在他任期中至少見了達賴喇嘛五次。奧巴馬總統上任一年後,曾經有一次取消了會見達賴喇嘛的計劃,立即引起了美國人的議論,政界指責奧巴馬在討好中國政府。奧巴馬趕緊在2010年和2011年接連兩次把達賴喇嘛請到白宮見了一面。現在又兩年過去了,到了該做點什麼的時候了,於是又中規中矩地在白宮會見了達賴喇嘛,這是他任上的第三次。
美國總統那麼多次見達賴喇嘛,都談了些什麼,白宮不透露會談的內容,事實上人們也並不很在乎他們都談了些什麼,連中國政府也從不就會談的內容"發火"。內容不要緊,形式說明了一切。

美國總統為什麼要見達賴喇嘛
美國總統隔三差五地要見達賴喇嘛,中國老百姓看到自己國家為此很不高興,於是也不由分說地很生氣,卻都不知道美國人為什麼要這樣做。
馬列主義傳入中國,有一點很配中國人的脾性,那就是所謂歷史唯物主義用物質利益來解釋一切社會現象和人類行為的根本原因。在自己不明事理的時候,中國人特別傾向於用小人之心揣之,相信背後一定是有什麼物質利害來起作用,說到底一切都是利益,是金錢和物質利益決定了人們的思想和互相關係,決定了各方的行為。在經歷了半個多世紀的共產黨統治和教育以後,整個中國大陸就更是重物質輕精神,笑貧不笑娼,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無利不起早, "唯物主義"事實上已經轉變為"唯利主義"。現在的中國人在這方面相當自以為是,  非但以此為一切事物的評判標準,還"推己及人"。
中共和中國政府幾十年來進行反美宣傳的時候,一直用這種唯物主義或者唯利主義來解釋。伊拉克戰爭是為了爭奪石油,美國對以色列持之以恆的支持則是因為猶太財團控制了美國的經濟,遊說了美國政界。
可是,美國總統為什麼要見達賴喇嘛,中國政府卻找不出利益決定的原因了。達賴喇嘛是一個流亡了半個多世紀的僧人,他通過慈善基金會接受佛教徒的供養都用於救助世界各地貧窮而有需要的人,自己生活簡單,可謂兩袖清風。境外十幾萬流亡藏人,幾十年來大多過著清貧的生活,來自各方面的資助多用於教育和扶助老人等事務。美國總統不顧中國政府的警告威脅,一定要見達賴喇嘛,不僅得不到一毛錢的好處,反而要受到中國政府取消波音飛機訂單的損失。中國政府打破腦袋苦思冥想,也想不出怎麼來告訴中國民眾,美國總統是因為什麼樣的利益驅動而要一次次地見達賴喇嘛。於是只能籠而統之地歸結為"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了。

總統在向美國人民表態
對於美國總統來說,過一兩年就要會見達賴喇嘛,已經是一種政治儀式,全部目的都只是要對外,主要是對美國人民,傳遞一個信息:總統沒有忘記西藏人民,總統仍然和達賴喇嘛尊者站在一起。
美國這個國家和世界上其他國家都不一樣,美國從誕生的第一天起,就是有其"立國理念"的,這就是托馬斯·杰弗遜在獨立宣言裡闡述的,人類追求平等、自由和正義的理想。這些理想深深地植根於美國人民的心中,正是他們所高舉的理想旗幟,使得美國成為理所當然的世界領袖,得到全世界人民的認同和追隨。而美國總統是一個民選官員,他必須讓他的選民們相信,他沒有背離他們的理念。
常聽到人們說,美國人是實用主義的。確實,美國人是講究現實的,必要的時候會退讓妥協,他們把現實主義視為一種智慧。但是,美國人又是非常推崇精神價值的,世界上幾乎所有宗教和民間信仰都能在美國興旺和傳播,就是一個明證。而所有這些宗教和信仰,包括無神論者,都能在美國和平相處,就是因為他們的核心是共同的,那就是當今世界的普世價值。
中共是當今世界的稀有物,是公開表示不相信人類存在共同普世價值的一群人。然而正是普世價值把美國總統和達賴喇嘛帶到一起。一千多年前,把佛教經典傳入西藏的蓮花生大師曾經預言了上世紀藏人的苦難:"藏人將像螞蟻一樣流散世界各地,佛法將傳入紅人的國度"。達賴喇嘛相信藏人秉持著佛教的慈悲和智慧,是能融入世界的。他在流亡了二十年後第一次到美國的時候,曾經在首都華盛頓的演講中說,我並不羨慕你們美國的物質力量,不羨慕你們的核武器,我羨慕的是你們的原則,那就是自由、民主、正義的原則。達賴喇嘛尊者說:"西藏問題是一個道德問題,請讓美國人民的心來說話。"
我相信,後來的每一屆美國總統,都記住了達賴喇嘛的這番話。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3月号
http://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14/03/blog-post_4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