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7日星期一

在那遥远的地方……


 八、在那遥远的地方……

韓有仁 著:《一场被堙没了的国内战争》


《在那遥远的地方》是西部歌王王洛宾先生创作的经典歌。1987年王先生来西宁与青海文艺界朋友相聚,曾深情地回忆起与那首歌曲有关的往事。他说抗战初期,郑君里先生【1】曾带领一批电影工作者来大西北。他们白天在海晏县的金银滩上拍摄记录片,晚上则为牧民放映露天电影。作为郑君里先生的朋友,王先生也一直与他们在一起。当地千户的女儿很爱看电影,每天晚上都与王先生骑在一匹马上共同观赏,由王先生将她带入影片的喜怒哀乐境界中去。当电影工作活动结束,他们要离开金银滩时,一股惆怅的情绪涌入王先生心头。他发现自己已眷恋上这位活泼可爱的藏族少女。当然,他知道这是不可能成为现实的。于是,他就把这缕缕情思化为音乐,用自己在河西走廊【2】采集到的哈萨克民歌曲调加以改编发展,满怀深情地唱: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她那那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地打在我身上……”

当时,王洛宾先生没有说出那姑娘的名字,也没有说出那位千户的名字。事隔12年后,我从《西海都市报》的一篇寻踪文章中得知【3】,那位姑娘叫萨耶卓玛,是达如玉部落千户同曲乎先生的干女儿。

虽然在我来到青海高原不久,同曲乎先生就已仙逝。但我在不少文字材料中曾走近过他,特别是上个世纪还两次访问过他的亲属,因而对这位名重西海的部落首领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同曲乎生于1880年,年轻时在家放牧,因为与名高位尊的白佛【4】有亲戚关系,就来到海晏县当了白佛寺大管家的助手。他的勤勉与能干逐渐得到了上层人士的赏识,1933年在原达如玉【5】千户宦仓阿格被人仇杀后,马步芳任命他继任千户,以后又担任国民党海晏县党部执行委员、青海省副参议长。

解放军挺进青海高原之时,同曲乎先生已近古稀之年,但头脑很清晰,在附近的白佛寺里躲避短时期后,就听从了进驻海晏县的部队指挥员所劝,带着亲信去西宁祝贺青海省军政委员会的成立。委员会主任廖汉生将军【6】接见了他并勉励有加。同曲乎先生一消疑虑,由衷表示归顺新政权:若不嫌弃老朽,甘愿效劳。他确实没有食言,回到海晏,就劝说同样躲在白佛寺的原县长史炳章(也就是曾与王洛宾先生相处多日的萨耶卓玛的丈夫),和马家军八十二军高参赵永瑞去西宁参加解放军官训练处学习;又力促逃到海晏的马家军副军长孟全录带着属下二十余人投诚;同时配合解放军清剿土匪,甚至不顾年迈亲自策马追驰、协助捕捉了反共救国军匪首,因而使土匪对其恨之入骨,扬言要杀尽同曲乎全家以泄恨。

在经济上,同曲乎先生也尽力为政府分忧。其时马步芳的官办实业三角城牧场,随着蒋马政权的崩溃也迅速溃散,大量牲畜被盗。在牧场由政府接管后,同曲乎先生以千户的威望令其辖区及临近地区牧民从速归还原牧场的牲畜,还让侄儿土福旦总其事,使该牧场得以较快地恢复,以后逐步发展成青海省著名的细毛羊良种基地。在后来的扶持赤贫户发展生产、搞绵羊改良、吸收游资办工业等工作中,他几乎都唯政府马首是瞻,成为牧主头人中政府得心应手的领头羊。那个时期,党和政府对他也确实以上宾相待,优渥有加,让他担任海晏县县长、海北藏族自治州副州长。他的大儿子才保安排为政协委员,二儿子龙什多任达如玉区区长,三儿子先巴是白佛寺的活佛,才十八岁的小儿子高贝被保送到西北民族学院学习,1953年一毕业就破格提为州财政科科长。他那掌握家务的第三个妻子才塔,也因年轻能干,又会说汉语,被任命为县妇联主任、州妇联副主任。【7】 那时的同曲乎家族,可说是冠盖满院,干部盈室。县委书记的客厅里常见同曲乎家族的人来做客,而千户的庭院中也少不了党员干部在喝酒。相互间的关系,纵不能说肝胆相照,也可谓荣耀与共了。

然而进入1958年,这不稳定的蜜月终于结束了。尽管在那不得人心的牧业合作化高潮中,同曲乎先生仍然一如既往地拥护政府的号召,交出全部牲畜,带头组织了同宝牧场【8】。但他并没有得到信任。当平叛的风暴颳到了没有一声枪响没有一丝硝烟的海晏县时,第一个被打倒的就是已届耄耋之年的老千户同曲乎。留存在海晏县档案馆那纸张业已发黄的油印材料《海宴县平叛及诉苦情况》是这么揭露他的:早在5711月,拉卜楞【9】来二人以念经化布施为名与同曲乎商榷开密会,作叛乱部署。会后同曲乎给其子龙什多1300元派往西藏联系。582月社会主义改造高潮征集游资期间,又串联筹集武器并抢购面粉700余袋囤于白佛寺和麻皮寺【10】583月从西藏来的喇嘛罗布藏带着盖有班禅印信的介绍信来海宴,曾由龙舟联系,由同曲乎与年智海接应,召集北山的头人开会两次。584月县人代会后,又由同曲乎和年智海在同曲乎家召开全县部落寺院头人会议,叫嚣共产党要改造我们,有钱人哭的哭喊的喊,现在不起来更待何时?又制造谣言印度美国英国运枪支支持我们西藏新疆甘南都叛了,提出口号:舍命不舍教!成立东藏王国,达赖班禅登龙位’……会上确定由同曲乎总负责,下边分片负责,先攻区乡政府,再围攻县。其叛乱的力量已打入我内部,参加叛乱的就有县委委员2人和区委副书记尖木措。也许因为除会议”“计划一类较空泛的活动,实在举不出其他更具体的叛乱行为,此材料只好自我解释:但因为我及时防止叛乱,仅先后刺伤我干部2人,抢劫5次。

有了上述的罪行1958年初夏,同曲乎先生顺理成章地与他的妻孥同时被投入监狱,送到各乡游斗。鉴于策划叛乱本来就是件子虚乌有之事,他无法供认,于是在群众批斗会上被开水浇头,以致头皮当场一片片脱落。其时他已双眼失明,脑子也糊糊涂涂,经这醍醐灌顶才猛然醒悟,只能以微弱的声音呀呀(藏语是是)地承担下所有的指控。好在因为年迈病重,最后他没有被判刑。其长子才保和次子龙什多被判死缓,先后死于狱中。才保的妻子也在迁往沙柳河【11】后自杀身亡。三子先巴被强令还俗,精神病加重瘐死于沙柳河。其妻才塔承认了自己是叛乱的参谋长,协助夫君出谋划策,计划先打乡、后打区、再打县。有了这样的认罪表现,她和同曲乎的幼子高贝虽然也被判重刑【12】,但均被恩赐监外执行,因此得以在翌年春天为赍恨长逝的同曲乎老先生送终。只是高贝将父亲的尸首按藏族习俗驮往山上天葬时,不敢贸然行事,先将布单子护住尸体,在向社队干部请示并由他们作了检查验明正身后,才撤去单子,由盘旋空中已久的大鹰来协助完成简单而神圣的葬礼。

那么,同曲乎的那些所谓叛乱罪行,是真有其事吗?1980年初春,在刚察县沙柳河公社,我访问了已从四类分子改正为公社社员的高贝和他的其他亲友,得知事情的原委。

同曲乎先生的小儿子高贝说:“1957年拉卜愣寺着火,因我父亲是千户又是虔诚的佛教徒,拉卜愣寺就来我们部落化布施修经堂,结果被说成联络叛乱。龙什多确实是取了银洋到西藏去过,但那是为归还欠人家的钱,不是搞什么叛乱联系。而且这个龙什多并不是我哥哥,是和我哥哥同名字的阿桑龙什多,由我堂兄土夫旦介绍到我家做事。后来他也被捕,去年释放在羊场当牧工。

所谓与班禅使者联络的内情,材料中被点名的龙舟也做了断然否认。因为下面有专文叙述,这里就简单带过。

与同曲乎有血缘关系、解放前就在他家做事的土夫旦,解放后安排为海北州的畜牧科科长。1958年他也是作为同曲乎家族成员被捕,从死刑改判无期徒刑,1979年释放。当我1980年去哈尔盖公社访问他,提起同曲乎的罪行之一是打入党政内部,将多名干部拉进叛乱队伍时,土夫旦给我透露了一个秘:这事情是我们编造出来的。58年我们在监狱里被捆绑吊打,甚至还用两个冰疙瘩放在眼眶上,逼我们交代。我们身子遭罪,心里更难受。特别是对同为藏族的干部,心想以前大家都是一起工作,一块喝酒吃饭的人,现在怎么也对我们这么厉害,这么威风,就想出口气。反正当时要追查我们的同伙,我们就把他们给搅进来。龙什多因为和班玛书记是结拜兄弟,听班玛说起过甘南叛乱的事,就把班玛扯进来,还揭发更尕部长也参与了此事组织过打狼队,而当时政府号召的打狼也被说成是叛乱。苏乎德是贝勒旗的王爷,就揭发与他同一个旗出来的蒙古族县委副书记王万良也知道部落的叛乱。阿肉百户则说党员副县长才推加本身就是老百户的儿子,搞叛乱他都知情。哈沙是用开水浇同曲乎头皮的积极分子,我打心里恨他,正好以前我听他说过公安局挖地道的事,我就写材料揭发哈沙刺探公安局机密,同时把班玛也扯了进去。后来这些人都进监狱了。我们很高兴,想着要死大家一块死,你们也好不了!我听到土夫旦这番迟到的表白,非常吃惊。因为在那以前,我恰恰采访过被他提到的王万良、更尕等人,听他们诉说过冤情。想不到冤案的制造者中,也包括同是受冤之人。那么真正的冤案之根,到底在哪里呢?


--------------------------

1.  郑君里(1911—1969),中国著名电影演员、导演。

2.  中国内地通往新疆的要道。东起乌鞘岭,西至古玉门关,长约900公里,宽数公里至近百公里,为西北—东南走向的狭长平地,形如走廊,称甘肃走廊。因位于黄河以西,又称河西走廊。

3.  《牧鞭之恋灵韵长存——追忆王洛宾与卓玛的传奇故事》(李羌张尊重)载《西海都市报》(《青海日报社》主办)2002.6.30日。该文还附图:王洛宾先生佩带过的银饰藏刀和送给主人的石头材质眼镜。

4.  白佛,夏茸尕布活佛的俗称。夏茸尕布是青海省尖扎县拉莫德钦寺寺主,也是海晏县金银滩附近白佛寺的寺主,在藏传佛教有很高的地位。同曲乎先生是六世白佛的外孙、八世白佛的舅舅。

5.  达如玉部,是青海藏族环海(西海,即青海湖)八大部落之一。

6.  廖汉生(1911-2006),湖南张家界市桑植县人,土家族,1929年参加革命,任各级指战员。新中国建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政委兼青海军区政委、中共青海省委副书记、省政府副主席。中将军衔。曾任军事学院院长,国防部副部长,北京军区政委、南京军区政委等职。后任第六、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7.  上述有关同曲乎的材料来自《同曲乎乎生平事略》,该文载《青海文史资料集粹“人物卷”》(青海省政协2001年编印)。 


8.  此牧场如今已改组为公司,仍沿袭旧名,主营牛、羊饲养与畜产品加工。

9.  拉卜楞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其创建者为下文要论及的河南亲王。1982年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0.  麻皮寺,格鲁派寺院,故址位于海晏县治北偏西20公里,与白佛寺均为夏茸尕布所辖。1958年,该寺有寺僧130人左右,其中活佛6人。因其所在地被211厂(即著名的“原子城”)征用,寺院随之拆除,再未重建,该寺部分僧人去了白佛寺

11.  沙柳河,地名,在刚察县。在1958年海晏县大迁徙中,部分民众被迁至该地区。具体内容见《辉煌的原子城背后》。

12.  见《海晏县志》(甘肃文化出版社1994年版)第28页“大事记”:1959年1月7日,海北州法院决定:原县政协主席高贝以“积极参加反革命武装叛乱罪”处以6年徒刑;县妇联主任才塔以“组织策划反革命武装叛乱罪”,处15年徒刑。

相关文章: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