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6日星期六

達賴喇嘛尊者在第26屆“心靈與生命研討會”上的講話

錄音整理: 李江琳 / 中文翻譯:丁一夫


我想談談我對世俗倫理的想法。我們現在在這裏,除了天氣較熱以外,一切都很舒服,可以很舒服地安睡。但是就在這同一時刻,同一瞬間,同一個星球上,同樣的人,有些人在挨餓,有人遭到殺戮,有些人一天24小時處於無望之中。我們是社會性的動物。如果這個世界一直如此,我想最終我們也會面對一些問題。所以,我們每一個人,70億人類中的一員,即使是出於自私的觀點,也不能無視上述事實。我們必須認真想想,特別是我們佛教徒。在德裏的時候我也提到,我們一直在為其他有情眾生祈福,可是看上去我們真正認真關心的其他有情眾生好像不是在這個行星上,而是在其他行星上。如果我們真正誠心誠意地為其他有情眾生祈福,那麽我們先應該為人類祈福,然後為其他動物祈福。我們無法教育其他動物,但是很多苦難是產生於人類的行為,出自人類的貪婪。沒有關心他者的體驗,他者的苦和樂。我認為這是一種極端形式的剝削。所以,我想,如果我們人類,70億人,都變得更慈悲,更敏感,那麽成萬億的其他有情眾生就會相對地少受到干擾。我們現在應該想想這一嚴肅的問題。還有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人類人口的增長。地球暖化也正在來到。問題是越來越多。這些問題也成為沖突、殺戮和戰爭之源。

現在我們來看看希望之源。

在這次會議開始的時候,我說到過,在以往幾千年裏,人們把希望完全置於信仰之中。即使是在20世紀,在戰爭時期,雙方都在祈禱。我有時開玩笑說,上帝說不定會給弄糊塗了,不知道他應該保佑哪一方,是這一方還是那一方?因為雙方在互相屠殺,卻同時都向上帝祈禱。是不是這樣?這很為難。

然後,最不好的是,宗教自身也在製造一些問題。首先,它使人類分裂。如果你認真看待宗教,你會看到所有主要宗教傳統都在談論愛、慈悲、寬恕、容忍、自我約束,這一類的東西。但是多數宗教信仰者卻不關心宗教所傳達的這些信息。於是宗教變得腐敗。事實上,恰如他(指報告者)在報告中提到的,人類的很大一部分是無信仰者。那些說他們是信仰者的人,說自己是基督徒、佛教徒、印度教徒的人,在生活中卻不關心宗教修行,宗教傳遞的信息。然後是教育。我認為,相對來說,二十世紀的教育是高度發達的。無論什麽地方,人們普遍認識到了教育的重要性。不管他們能不能為此而作出努力,人們都認識到了教育之重要。但是教育,包括科學知識,真的帶來了好的東西嗎?我有點懷疑。有些歷史學家指出,二十世紀有二億人死於暴力,死於戰爭。可見,教育也造就了極大的毀滅力量。科學家也在無意之中助長了這種毀滅。通過科學硏究得到的知識卻被誤用了。所以說科學對造成人類的苦難也有份。

就教育而言,我想到911事件。那些策劃這一事件的人是很聰明的人。笨的人,沒受過教育的人,做不出這樣的策劃,不能實施這樣的毀滅。所以說,我們唯一的希望是好的教育。至於宗教,不管一個宗教傳統是多麽美好,就像佛教——我是一個佛教徒,也許我有點偏向性——我認為佛教是一種相當講求實際的宗教,但是很明顯,佛教永遠不可能成為普世的宗教。所以,我們唯一的希望是教育。在宗教方面,我非常高興地看到,我這位聰明的朋友正在開展的工作教育人們善心、冥想等等。我非常敬重其他科學家揭示出,善心是一種非常重要的東西。在教育領域裏,如果你引入一些道德倫理,從幼兒園到大學水平,最終我想,這能改變人類的思想,通過這種方式改變人類的行為。那時人們就會變得更正面。如果道德倫理教育在宗教領域裏展開,那會變得更復雜。宗教領域裏有更多的復雜性。

所以,我們除了世俗倫理外沒有別的選項。我們不談來世,不談上帝,不談天堂,不談佛陀,諸如此類,我們只談教育人民。任何多少有點整體觀念的人都知道,也認識到,我們的世界不是一個快樂的世界,有很多問題。如果現在的情況,現在的思維方式,現在的生活方式繼續下去,我想這個世紀裏還會產生更多的問題。雖然我自己沒有多少可擔心的,我已經77歲多,快78了,再過十年是88,二十年就是98,然後我就走了(大笑),於是一切問題都留給年輕人和他們的孩子手裏了(大笑)。但是,作為人類一員,我們必須為後代考慮,他們也是人類。他們也有跟我們一樣的願望,一樣的感情,想要快樂的人生,不要受苦。而我們已經有了一些經驗,作為老一代,通過我們的經驗向後代展示一種整體性的觀念,這是我們的責任。現在,在這裏,像我這樣的宗教人士,我們能够做的只是提供合作和支持。主要的工作,我覺得要靠科學家來做。你們的知識不是以信仰為基礎的,而是通過實驗與考察得來的。這意味着你們的知識來自於真實。所以,你們的解釋更容易為人們,特別是無信仰者所接受。所以,為了要發展出有效的世俗倫理,科學家的合作是至關緊要的。

我在開幕詞裏提到過,我們這樣的會議有兩個目的。擴展我們的知識,這是一個目的。另一個目的是怎樣通過我們的知識,使世界和人類更美好。這是第二個目標。現在你(指報告者)已經對世俗倫理作出了一個清楚的說明。正如他所提到的,這個月在德裏,經過幾年的討論後,德裏大學,以副校長為領導,已經開始實行在教學中引入世俗倫理的計劃。當時我說,我們應該成立一個委員會,或者一小群人,來開始發展一套完全基於世俗觀念的課程,用於世俗教育領域。你(指報告者)當時也在場,可以證明。教學的材料應該是從幼兒園到大學水平。今天早晨我和今天的演講者說,我認為任何基於世俗的道德倫理都應該來自於智慧和知識,而不是來自於信仰。所以,在這套課程裏首先要解釋,作為一個學術對象,什麽是我稱之為「心靈和情緒之圖像」,不談對和錯的概念。先只是說明白什麽是情感的圖像。然後解釋這種那種情緒對我們的心靈和平是很不利的,因此無益於我們的健康,無益於個幸福的家庭、快樂的社區,先說清楚這些。然後說明怎樣來應對這些情緒。這就說到道德倫理。所以,一開始,僅僅是作為一種學術對象,然後由此得出一些結論:既然有些情緒是有害的,有些是有利的,那麽怎樣來對待它們呢?我有時候稱之為「情緒的衛生」,就像我們要講究身體的衛生一樣,我們也要有情緒的衛生。從幼兒園開始,用非常簡單的方式。(晉巴插話:尊者對孩子們學習靜坐冥想的美好景象有深刻印象)這非常好,從初級教育一直到大學程度。在大學程度我們可以講述精神因素,解釋它們的多樣多變,諸如此類。我想,值得嘗試的是,在大學程度,作為一種學術對象,課程內容可以擴展,包括洞察力、專注力等等。你們已經開始做了。我有一點嫉妒你們(指向一個報告者),你們已經在進行試驗。我們這裏還沒開始做,包括這裏的西藏學校都還沒開始。你們在某種意義上是開拓者,這太好了。

我們不是出於一種快樂念頭才來尋找這些新的事物。我們是面對着十分緊迫的現實。我們沒有別的選擇。賺更多的錢能解決這些問題嗎?不能。科學技術能解決這些問題嗎?能解決一些,但不能完全解決。從根本上,問題產生於這裏(指着心),產生於負面的情緒。我們擁有如此智能,但巨大的破壞,巨大的痛苦依然發生。於是,在這裏(指着頭腦),我們已經用教育來應對。那麽這裏(指心)的問題呢?用宗教來應對?這很困難。只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做到。一旦我們展開了關於世俗倫理的教育,通過這種教育使得世俗倫理廣為人知,那時宗教也會變得更腳踏實地,那時就會有更多懷着熱情的人們理解這些道德倫理的重要性,然後所有宗教也可以從不同的哲學觀點來討論。各宗教就會變得更加健康。我的書名字叫《超越宗教》,我一開始想,有些人也許會以為我談的是比宗教更神聖的話題。不是的。其實我所談論的主題是所有宗教的基礎,但它本身並不是建立在宗教基礎上。宗教有時候會製造你我之間的界限,我所說的卻是更為普世的東西。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稱其為「超越宗教」。

我們在這裏的僧侶,還有我們的學生,我們都是70億人類中的一員。如果不是一天到晚想到這一點,讓我們至少每天想一次。我幾乎天天都會聽BBC。有些令人悲傷的事情會發生。如果我們以為這種事情本應如此而予以接受,那我們就不是人類了。我們要了解這些事情的起因,思考用什麽來防止和彌補。這是作為人類的責任。對動物來說,當威脅它們生命的事情發生時,他們只能被動接受。而我們人類就會努力去探索:能不能避免這些事情發生。是不是這樣?

我講完了。謝謝。



2013121


(根據錄音整理翻譯,未經達賴喇嘛審閱,錯漏由整理及翻譯者負責。)

本文來自: (陽光時務) 原文連接:http://www.isunaffairs.com/?p=15353


相关文章:
构筑东西方文明传统的桥梁——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全文)
椰子树下的经幡——孟古德西藏难民定居点
印度哲蚌寺小记(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