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7日星期五

有太阳的早晨——达兰萨拉随笔(2)


有太阳的早晨,天空很蓝,松树很绿。


尽管下了无数次决心,晚睡晚醒的坏习惯总是改不掉(真的比戒烟还难!)。清晨5点,寺院响起钟声,僧人们起床。不久外面传来集体诵经声。我似醒非醒,心里想着:应该起床去转林廓,到大昭寺去转一圈也行啊……醒来时,刚好听到早课的尾声。

阳光从厚窗帘里透进来。拉开窗帘,阳光涌进小屋。第一件事是把棉被抱出去,搭在栏杆上晒。海拔近两千米的山上,9月中旬的夜晚已经很凉,要盖厚棉被了。印度的棉被跟中国一样,是棉花的,这种棉被很暖和,但也很吸潮。我偏偏是倒霉的过敏体质,卧具有点潮湿就会引发皮肤过敏,更不用说关节炎发作。我的关节炎是文革留下的纪念,它让我一生都记得深藏在云霄山脉里,一个叫做“新溪”的小村。



这样明丽的阳光,总让我想晒点儿什么。



想要晒点儿什么的人,显然不止是我一个……


一个韩国MM站在隔壁门口,看样子是要走了。她戴着太阳帽,背着比自己身体小不了多少的大背包,望着脚下的纸板箱。可能是背包太重,她没法弯下腰来拿纸箱。我走过去,帮她搬起装满杂物的纸箱,她接过来,道谢,朝走廊那头走去。纸箱里的杂物很可能就留给了寺院——我的三只小锅大概就是这样来的。

用一只小锅在煤气灶上煮鸡蛋,到浴室洗漱。打开门,让含着松树气息的空气流进小屋。有太阳的早晨令人身心舒畅。鸟声婉转,一只鹰在两山之间的空旷处滑翔。楼下经堂门口的石板地上,有人铺了塑料布晒柏树叶。



晒干的柏叶是煨桑的主要材料。


贡觉卓丹慢悠悠地走来。我指给他看辨经场上的两只大猴子。其中一只猴子又大又肥,旁若无人地走过来,跳上阶梯,朝楼下的客房走去。贡觉卓丹弯腰从角落的垃圾桶里检出几个空矿泉水瓶子,用力朝猴子扔。猴子没砸中,空水瓶在地上弹了一下,落到草丛里。一个瓶子落在站在楼下走廊的印度男人身上。猴子和人都吓了一跳,猴子窜上一棵树,男人抬头冲我们做了个鬼脸,我大笑。



三个巨大的水箱,使寺院自来水的来源。咦,刚才趴在水箱上晒太阳的猫呢?


如果我像08年那样,沿着游牧的嘎第人进山的小路去登山,会路过一道山泉,水质清冽,有淡淡的甘甜。然而,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如今我已经无法负重登山,曾经的旅伴也各奔东西。那道泉水原是只能浅尝,不可畅饮的。

有太阳的早晨,月亮峰清晰显现,三角形山峰的皱褶里,还有小片小片的残雪。07年登山,快到“月亮峰”的时候,忽然下起冰雹,无功而返。08年那次,虽然登上了海拔3千米的山顶,还在空廓的山中吼了一嗓子“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气喘吁吁到得山顶,“月亮峰”却被厚重的云雾遮挡得严严实实。我的旅伴躺在草地上打盹,我望着月亮峰前的云幛,祈祷雾气赶快散去,让我一睹仙颜。可惜云雾非但没散,还下起了小雨。

达兰萨拉的雨季尚未完全结束,山谷里常常漫起雾气。雾气浓重的时候,会下雨。云雾升起时,我把晒在栏杆上的棉被抱回来。虽然只晒了不到两小时,一天工作结束后,躺在小床上,棉被依旧保留着太阳的味道。





2010年9月17日星期四

相关文章:

有太阳的早晨——达兰萨拉随笔(2)
偷得浮生半日闲——达兰萨拉随笔(3)

太阳雨 ——达兰萨拉随笔(4)

天街月色凉如水 ——达兰萨拉随笔(5)

与山鹰为伴的日子——达兰萨拉随笔(6)

十月先开岭上梅 ——达兰萨拉随笔(7)

到大昭寺转经去——达兰萨拉随笔(8)

分享一组照片:喜马拉雅的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