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5日星期四

分享一组照片:喜马拉雅的黄昏

古老的房屋,太阳已经沉落,天边一条淡淡的红云,有一种说不出的苍凉感,令人深深体会到”百年孤独“。(2009年摄于拉达克)


印度河上游,金色的原野。(2009年摄于拉达克)


2008年,在锡金采访西藏难民定居点之后,经噶伦堡来到大吉岭,在大吉岭附近的扎西林西藏难民定居点采访。定居点旁边有座噶举派寺院。我到那里的时候,寺院空空的,僧人都到另一座寺院,参加他们仁波切正式“接管”寺院的仪式去了。这是前任仁波切的灵塔,落日下,佛陀含笑不语。(2008年摄于大吉岭)


吐蕃末代国王朗达玛以”灭佛“流传于世。大概很少人知道,他的一个孙子逃到阿里一代,在现在的拉达克建立了一个小王国,这个小王国却是个佛教王国。拉达克地区到处是古老的佛寺佛塔,这是列城旁边”胜利峰“上故王宫边的一座古塔。(2009年摄于拉达克)


落日下浩瀚的喜马拉雅。(2008年摄于大吉岭)


拉达克列城,两座古老的佛塔。我独自走到山上的故王宫前,在几座古老的佛寺里参拜,暮色里慢步下山,看到佛塔边小小的人影,真切地感受到“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时光之旅。(2009年摄于拉达克列城)


这样云蒸霞蔚的景色,只有在雨季刚刚结束,山里还蕴着大量水分的时候才能拍到。但是要拍到那样奇特的一角阳光,只能靠运气啦。
2010年摄于达兰萨拉)

黄昏的太阳照着月亮峰,一缕金色的云从山中袅袅升起。我窗前的美景,常常让我推开电脑,抓起相机冲到走廊上,想要留下大自然那美丽的瞬间。(2010年摄于达兰萨拉)



几天前在达兰萨拉拍的日落。这个地点里大昭寺很近,站在路边,面对空旷的山谷,向晚时分,落日如火。气候不同,天空的云型不同,每天的日落都不一样。有时候。很多时候,山谷日落如同海上日落,云层把天空分成两半,下半部分颜色灰蓝,像暮色中的大海;上半部分天空深蓝,红云翻卷,一轮红日缓缓下沉,最后沉入云中。你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拍摄日落的全程。这天的云很厚,看不见落日,但整个天空相当有气势。 正是“落日熔金”的感觉。



晚霞未落,月牙初升。



云气茫茫,天地混沌,日落月升,地老天荒


我望着这缕薄纱般的云在空中摇曳生姿,呆了半响才想起拍照。



我最喜欢的日落照片。前几天在大昭寺附近拍的。
 
 
 
相关文章:

有太阳的早晨——达兰萨拉随笔(2)
偷得浮生半日闲——达兰萨拉随笔(3)

太阳雨 ——达兰萨拉随笔(4)

天街月色凉如水 ——达兰萨拉随笔(5)

与山鹰为伴的日子——达兰萨拉随笔(6)

十月先开岭上梅 ——达兰萨拉随笔(7)

到大昭寺转经去——达兰萨拉随笔(8)

分享一组照片:喜马拉雅的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