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2日星期三

太阳雨 ——达兰萨拉随笔(4)


山中云雾缥缈,犹如仙境



早晨,山谷晴天,山上下雨。

坡上植被繁茂,天然针叶树林从山顶铺到山沟,雨点落到针叶上,发出细微的声响,要静心细听,才能听见空旷山谷里的潇潇雨声。窗前有棵不知名的树,银灰的叶子闪着湿润的光,树干上寄生了几簇羊齿植物。刚来时,羊齿植物新鲜碧绿,不知何时叶子突然黄了,带来上天的信息:喜马拉雅的金秋正在朝我走来。



喜马拉雅的秋天,原来是从这里开始。


窗前的风景开始分为两种颜色。窗下的山坡长满松树,色彩依然浓绿;左侧稍远的山坡以灌木为主,草色开始泛黄。这时候,游牧的嘎第人赶着牛羊,回到定居的村庄,他们开始大量割草,储备过冬的草料。不久,家家户户的屋顶平台上,就会晒满干草。

康加拉山谷云破日出,山谷笼罩在淡青雾霭之中。长达两个多月的雨季里,大地吸收了充足水分,此刻,水化为汽,汽凝做雾,雾聚成云,云带来雨,循环往复,天道轮回。


云在山谷里聚集,渐渐聚合成一片云海。


地平线上,浓重的白云正在聚集,用不了很久,云就会聚集成海,朝山顶飘来,带来浓重的雾气。可是,谁知道呢?现在正是雨季的尾声,天空瞬息万变,云海有时被风吹破,有时被阳光撕裂,散成朵朵云团,在辽阔天空里聚合出种种迷人的幻象。此刻,我右边的山后,云海悠然飘来。那座被喜马拉雅雪松遮盖得严严实实的山头,是尊者的住处。站在走廊上,依稀可见松树林里的彩色经幡。那是环绕山腰的“林廓”,达兰萨拉转经道。空谷里传来汽车喇叭声,上山下山的公路,就绕着那座山头而行。


法王府所在的山头,长满喜马拉雅雪松。松林里挂着五色经幡。


雨停了,山中的色彩更加明丽。对面山上的田畴小路,粉色房屋,玲珑精致犹如童话书里的彩图。山谷里,云已经聚集成海。漫延而来的云海被阳光挡住,稍稍退后了一段,露出对面山头上的电视塔。或许是由于这座电视塔的缘故,达兰萨拉可以收到青海、四川和拉萨的电视台。电视塔下有座印度神庙,夜晚,神庙亮起灯,高高的电视塔站在小巧的神庙旁边,好像是小庙的护卫。每年到达兰萨拉来,我都想到那座神庙去看看,但是每次都给自己找到了不去的理由。







达兰萨拉电视塔,


隔壁的僧舍传来锣声,一名僧人用木棒敲击挂在栏杆上的铜锣,召唤正在休息的僧人回去上课。几分钟后,简易教室里响起诵经声。云雾山中,一只鹰展开翅膀,身姿优雅,御风而行。


御风而行的山鹰


割草的嘎第老人坐在讲经台前,悠悠地吸烟。 我对他喊了一声“哈罗”,老人呢头,对我微笑招手。昨天他来割草时,我很不礼貌地拿着相机对他猛拍。老人不以为杵,还背着草捆,为我摆了个pose。我转身进屋拿了包从中国带来的香烟,一扬手,把烟抛到老人面前。他起身捡起香烟,先是双手合十朝我微笑,继而把烟放在额头上,表示感谢。我喜欢印度式的招呼:Namaste—我向你心中的神灵致敬。

嘎第老人在讲经台前割草


阳光终于没挡住汹涌而来的云海,云雾像开闸的洪水涌进山坳。洁净的白云吞没山谷,遮住峰峦,将世界拥抱在温柔的雾气之中。在山外看是云,在云中看是雾。浓重的云雾里,传来童僧清亮的笑语。





达兰萨拉见证了一个民族的崇高精神境界。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敬佩的民族!她拥有非凡的审美能力,能够将苦难升华为史诗,将荒岭净化为佛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达兰萨拉”已经成为人类精神的缩影。她象征坚韧、和平、祥和、从容,优雅,她代表人类精神中最美好的一面。达兰萨拉像一面明澈的镜子,反衬出一个被物化民族的粗俗、鄙陋和肤浅。

云雾渐渐上升,康加拉山谷在云海之下显现。我坐在窗前,凝视浮云变幻。雨声潇潇,上天又降下甘霖。

在达兰萨拉,你无法不耽美。


相关文章:
有太阳的早晨——达兰萨拉随笔(2)
偷得浮生半日闲——达兰萨拉随笔(3)

太阳雨 ——达兰萨拉随笔(4)

天街月色凉如水 ——达兰萨拉随笔(5)

与山鹰为伴的日子——达兰萨拉随笔(6)

十月先开岭上梅 ——达兰萨拉随笔(7)

到大昭寺转经去——达兰萨拉随笔(8)

分享一组照片:喜马拉雅的黄昏